拂晓时分

拂晓时分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王晓云

其实,这不是一个网恋的故事,而是一段躁动的青春。

深夜十二点了,在计算机公司工作的秦军回到了自己租住在徐家汇的小屋。

他独善其身,有一个在外企工作的女友,但是不常见面。秦军今年二十七岁,说大不大,还可以去迪厅瞎跳,可以通夜打牌,玩工作起来不要命,但是也说小不小,有一点经历,不时地准备安定下来。在寂寞的夜晚里,他有时也上上网,偶尔也被吸引着去聊天室里转转,慢慢地,就有了几个网友,燕子只是其中的一个。

这一夜的深夜十二点,秦军却意外地接到网友燕子的电话。他们聊过几次天,打过几次电话,当然也莫名其妙地互相发了照片。但是还没有见过面。燕子自称二十一岁,是外院的女学生,现在放暑假,她回到宝山的家中。但是这个电话却非常奇怪,秦军拿起来,叫了声燕子,那边就传出哭泣。秦军接着叫:燕子燕子,你说。

燕子说:我给你发了伊妹儿,我吃了"鼠必死"毒药。电话接着就断了,让秦军一阵激愣。他迅速打开犗犝犜犔犗犗犓查看信件。燕子的信果然躺在那儿,一只毛茸茸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燕子说,她今天做了一件三个月以来一直想做的一件事,那就是吞下毒药,可能是为了纪念失去的男朋友,也可能什么都不为,就是这样,很想这样。

秦军觉得自己的手指在发抖,他赶快拿起电话。燕子那边却是一直"滴滴"地响着,打不进去。秦军抓住自己的头发,突然想到,燕子因为没有扫描仪,寄给他的照片是用信件传递的,信封下,有燕子家的地址,可是信在公司里。秦军一拍自己

的大脑,准备去公司,他想了想,又拨通了110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打这个电话,电流的声音传递着紧张。终于终于,那边说话了,先是交代了一番打假电话的后果。秦军气道:有完没完,人都要死了!那边停顿下来。秦军想通过110的力量,由燕子家的电话号码查到她的家庭地址,但是被否定了,他忙说,他准备去宝山,110能不能去人。那边说:等你拿到地址再说吧!

秦军走到街上,十二点的上海街头依然一片迷离,成年人和孩子们都一样在玩耍,可是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却吞了毒药,等待死,这是多么可怕啊!她为什么要死呢?秦军百思不得其解,出租车在高架上旋转,秦军想到和燕子不多的几次谈话。

他和燕子在163"缘分的天空"里认识。秦军那时叫"带你去看海",燕子叫"丁香女孩"。都是很美的名字,积淀着很美的情绪。秦军说,我真羡慕你还在上学无忧无虑。燕子说:我也真羡慕你,有满意的工作。

他们聊了很久,因为不能见面,所以说话肆无忌惮。后来竟然谈到学生里的恋爱,大学是恋爱的摇篮,是真正的恋,没有世俗的。燕子说:才不是你说得这样呢,我们都爱不起来了,有一多半不是女孩子了。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到这里也便打住了。人家说,第一次聊天往往能暴露他们最关注的,也是他们比较真实的状态。秦军觉得燕子的状态很正常,有很多幻想,还以为自己很成熟。一般的女大学生都这样的,燕子好像并没有能促成她今夜服毒行动的心理危机。

秦军甚至把自己的困惑讲给了出租车司机,司机同情地说:这可非同小可,我们走快点。但是夜晚依然有红灯和塞车。停下来的车子外,走过很多背着双肩背包的年轻女孩,每一个也都像同样充满着梦幻的燕子。

秦军终于拿到燕子的家庭地址,他赶快打电话给110,那边同意去了,秦军自己也准备打车过去。

这之间,他用手机反复地拨打燕子家的电话,终于通了。秦军赶快问:燕子吗?快告诉我你吃了多少药?现在肚子有没有痛,你身边还有人吗?我马上就来了。燕子一听立即说:别来,别来,你是我唯一信任的朋友,让我安静地走吧。秦军气道:你胡闹!快回答我的问题。燕子吞吞吐吐地告诉秦军,她是吃了"鼠必死",就着可乐,一颗一颗,竟然吃了一瓶。秦军叫道:要死!那边声音顿了顿,秦军赶快说:我不是说你,快告诉我,你的父母亲呢,在身边吗?燕子说,都不在,她一个人在家。秦军听到这里,心里更加毛糙起来,连忙说:等着等着。就把电话挂断了。

秦军恨不得车子能飞,司机也是。秦军暗暗希望,110能赶在他前面。明亮的月光像水银一样从车子上斜扑下来,显得郊区的路上更加空旷。秦军又想起了燕子向他谈到的理想:她很想出国去,可能正在办。她说就这样毕业找个普通工作呢?还是去国外留学,留在国外或者回国做高级白领。秦军说,都是好的,只要你热爱生活。燕子说:什么叫热爱生活,忙忙碌碌平平淡淡吗?我一点也不出色,我又不漂亮,我以前的男朋友都离开我。秦军说,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他也正在考虑。至于漂不漂亮呢是不重要的,人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燕子说:不!你是在安慰我。那你爱不爱我呢?这是一个突兀的问题,秦军回答说:不知道。燕子说:我只不过是问问你,连说说也不敢吗?谈话到这里就不快而终。秦军只好说:那你寄照片给我,我客观地说说你漂不漂亮。

于是就有了寄照片的举动。

照片秦军是看过了,粉嘟嘟圆呼呼的一张脸,说不上漂亮,也说不上难看,但青春的气息是在的,这其实是美丽的。于是秦军告诉她:很青春的,不错的。燕子说:你骗我呢?照片用了柔光镜,皮肤自然要好一些。秦军说:这重要吗?他有些烦了。但是燕子马上就感觉到了,轻声问:我烦你了吗?秦军说:没有啦。燕子那边挂了电话。秦军想想满惆怅的,不要伤害人家,准备再打过去,却因为什么事忘记了。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她也未免太脆弱了。

上到大三了,这点心里承受能力应该还是有的。

秦军抽了支烟,他也给了司机一支,但是司机拒绝了。司机说他的手也要救人呢,不能马虎。秦军说,司机大哥,你真是好人。司机说,我有你好吗?

你不也没跟她见过面吗?坦白说,你是有点喜欢她吧,要不能这么上心?她还说,你是她现在唯一信任的人。秦军苦笑道:大哥,你真会开玩笑,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信任我呢。

秦军缓缓地吐出烟圈,他虽是对司机这么说,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他想起了有一次和燕子打电话。那天,是星期天,早上秦军去了某大学网球场打网球,中午刚回到家里就接到燕子的电话。秦军以前有个小心眼,没有告诉燕子他的手机号码,学生的闲时间是很多的,他却比较忙,就怕忙时燕子电话来,他支支吾吾地燕子会多心,再说,他也得有自己

的心灵空间。他虽然告诉燕子他们之间只能做普通朋友,却没有告诉燕子自己已经有了女友,只说不能发展是因为自己目前不想考虑婚姻。其实他不是存心要骗燕子,而是因为第一次聊天时,每个人总喜欢说自己是自由人,这是谈话轻松的前提,不用有什么顾忌,网上要的不就是无所顾忌吗?反正只是谈谈而已。但是多数网友到了情感的阶段,需要真诚了,却不好推翻自己以前的介绍,除非发展成婚姻,否则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路隐瞒下去。秦军也没有例外,这不是很大的缺点吧?

那天是中午,天气很热。秦军接着电话,说自己还没有洗澡,往下滴水呢。燕子说,我也在滴水。秦军问,怎么。燕子却告诉她,她刚刚洗好澡,还没来得及擦,洗时想着打电话,就打了,这么急。她说着,还"咯咯"笑出了声。清脆的笑声撞着秦军的耳鼓,有一种张扬的青春。秦军随意说:那你还没有穿衣服�?说完这话,两人同时吃了一惊。良久,燕子才轻轻地说:我还没有。声音很温柔。秦军说:那你窗帘有没有拉?燕子说:拉了,我的窗帘很漂亮,是金粉色的。他们虽同时挂了电话,心里却都怅怅的。

秦军洗完澡,还有一种不能克制的冲动,很想再打电话给燕子,却终是没有勇气,为了克制这种冲动,秦军放弃了惯常的午休,跑到外面去分散精力。太阳很大天很蓝,燕子的脸庞总在他眼前晃动,还有身体,模糊粉色的……秦军想,自己怎么是这样的人呢?怎么禁不起诱惑,这算什么有责任感的男人。

他拼命去想自己的女友雅楠,头像却不能成立。也难怪,刚才的那番话,太具有无意之中的挑逗了。最后,他不顾雅楠正在午休,打了电话过去。雅楠懒洋洋的,电话半天不接。接了说,怎么中午打电话,有什么事。秦军轻声说:雅楠,我爱你。雅楠提了点兴趣,大笑起来:我知道了,傻孩子,别烦我。雅楠的大笑有点倦怠,没有那种幽曼的神秘的气氛。秦军在梧桐树下站了半天,终于平息下来。

如果说有感觉,那是唯一的一次。但秦军并不明白燕子当时的想法。也不知道,她没洗完澡,怎么会想到给自己打电话。想想燕子放下电话光光的身体,越想越乱。她曾经说,她们班的一半女生都不是女孩子了。这是不是有另外一种体验。她们还小,还在上学,不应该接触这些事,但是她们的身体已经成熟了,社交、网络、影碟是一些开放环节,她们都已经走进了。秦军真不知道,这次是他诱惑燕子,还是燕子诱惑他。他感到很危险。他很久没有给燕子打过电话。

没想到燕子也没有给他打。燕子根本就不知道他当时的想法,因此这也不是伤害燕子的理由。

车子终于快到了,司机督催着,快把地址拿出来看看,从哪里去比较近。幸好司机对这一带比较熟,车子几拐几拐,就到了小区的门口。值班亭的人不在,他们很快就开进小区,沿着楼房一幢幢找过去,结果,弄堂是对的,但是号数就是找不到。可以看出是八十年代初建的小区,里面的楼号很混乱,他们不断地兜圈子,后来发现,竟然从终点回到起点,这就像传说中的"鬼打墙"。秦军毛骨悚然,不得已,还是走下车来向一个人询问二十六号。那人是个酒鬼,摇摇晃晃地说:什么鬼地方,我不知道。秦军怒道:

你不讲,不要瞎讲!那人没理他,摇摇地向远方去了,月光下的身体像飘荡的灰影子,有点�人。秦军心里又是一凛。待见到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小孩,连忙凑上去问,人家看到他近前就跑掉了,仿佛他身上有邪气。秦军又怕又急,打燕子家的电话,就是不通。后来他灵机一动,连忙拨打110。没料到110的人气势汹汹地说:你也知道找不到二十六号啊!以后没事别闹着玩。说完,电话就挂了。秦军气得对着电话骂了一通。

司机很同情秦军,在小区里继续兜圈子,终于终于,他们看到二十五号了,发疯般地奔过去,但是二十五号那边是一大块空地,种着油油矮矮的冬青,月光下望过去,近于是荒漠了。秦军突然想到:二十六号是不是疯人院?!

幸好燕子家的电话救了他的急。电话终于通了。是燕子的声音。秦军说:快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来了!燕子说:你千万别来。我不让你来。

秦军生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任性!燕子哭起来:刚才来了许多警察。秦军见她哭,心也软了,忙柔声说:是我叫110来的,你没事吧?燕子说,现在还没有。燕子却不肯告诉她家的方位。秦军说,我是关心你,那你下楼来,把事情给我说清楚。秦军现在怀疑燕子是在恶作剧了,他反而有些不着急了。

只是很生气。

按照燕子的指引,他们出了小区的大门,从另外一个月亮门进去,果然就看到了二十六号。也按照燕子的吩咐,秦军没有上楼,而是在楼下等着。燕子说,她父母守着她,不给她出来。但是秦军气恼加坚持,燕子只好小心翼翼地下了楼。现在,他们是完全置身于月光下了。

这是秦军第一次看到燕子,其实就像她的照片,并不比照片难看。她从老式的楼梯走下来,走得很

慢。她穿着宽大的长裙,有点胖,比实际年龄显得成熟。这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怎么也不能跟自杀连在一起。白天,假如她从你的面前走过,就像邻居家长大的女儿,你根本不会怀疑她有那么复杂婉曲的心。

秦军和她走到小区门口的马路旁。看来得进行一番交谈,他们不自觉地躲开居民区里沉睡的房子和有可能醒着得人。走着,他们觉得很陌生。都不是幻想中的样子,却又觉得可能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不至于是三头六臂吧,也不会是潘安貂禅和奇丑无比吧。假如你不明白你的网友,你就到网吧里去看看,或者去游戏机房,或者在大街上随便看看,他们就在其中,没有神秘,会为面包欢笑,会为痛苦哭泣。

燕子终于开口说话,

她的声音还是那样脆甜,

这声音是似曾相识的,这

声音也是曾经让人幻想

的。记得在那些很无聊的

日子里,这声音是充满欢

乐和憧憬的。秦军说:燕

子,你的声音真好听。燕

子说,我唱歌也很好的,凡

是流行歌曲,我都会唱的,

什么王菲、郑秀文、莫文

蔚,我都能模仿。你不知

道莫文蔚长得多难看,在

《食神》里面丑得掉渣,人

总是要靠打扮的,主要是

有人捧。秦军说:是啊!是啊!她们没什么了不起,你要努力也可以,你的声音也很好。燕子说:你真会嘲笑我,我能做明星吗?秦军说:明星也是人,也是经过奋斗的,不过人为什么要想着做明星呢?正常生活也有正常生活的好处。燕子说:原来你是这么想的,真不求上进。秦军笑道:那你上进吧,我鼓励你,小孩子。燕子说:原来你是把我当小孩呢,不跟你玩了,可是,到哪里去找发现我的人呢?两人假装叹息一番。秦军当时觉得好玩,工作压力那么重,轻松无聊的时候和这小女孩谈谈话也好,再说燕子又是那么寂寞,她说周围的人都看不懂她,她最喜欢和秦军聊聊天了,谁去拒绝这样一种很简单两全其美的娱乐呢?秦军认为是娱乐,他不知道,其实燕子不是这么想的,燕子在寻找知音。当时说说歌星只是开玩笑,秦军都没往心里去,难道燕子会把这当真了,会因为做不成歌星而寻短见?

再次听到燕子悦耳的声音,秦军没说话,他现在觉得燕子是无聊找刺激,骗他说吃了"鼠必死",本来以为让秦军吓一跳,没想到秦军自己来了,还叫来了警察。这女孩知道自己闯了祸,半天不敢吭声。玩笑扯大了,也让她难受难受,秦军不理她。果然,这女孩说,刚才警察来了,把他们家教训了一顿。接着,她父母也把她教训了一顿。秦军说:你看看你,为什么要骗人,把大家都急死了。燕子说:我骗他们,我又没有骗你,我是真的吃了鼠药,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反应。秦军大吃一惊:真的,你不要骗我!燕子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我不想告诉警察和妈妈他们,我真的觉得活着没意思!

秦军紧张地一把抓住燕子的手,叫道:快,跟我去医院检查。燕子甩着手说:不去不去。她这时着急,真的哭出了声。秦军听着,就更加着急,忙说:快叫你父母亲来,我打电话!燕子抢着他的电话。正这样抢着,燕子的父母因为不放心,赶到他们身边来了。这是秦军第一次看到燕子的父母。燕子的父母都是

很老实的那种随处可见的小市民,倘若说,要送他们的女儿出国留学,实力是让人怀疑的。更意外的,燕子的父亲还是个瘸子。这很让人怀疑燕子说得出国留学是不是她杜撰出来的一场美梦。燕子看到父母亲来了,看了秦军一眼,觉得父母很为她丢脸,她看着秦军不说话。这时候,秦军觉得这一切是多么荒谬而又让人沉痛,不自觉地对燕子父母说:你们的女儿吃了老鼠药,你们就这么不负责吗?!

燕子的父母面面相觑,先是迟疑了一下,接着像是突然爆发一样,把秦军震懵了,只见燕子的父亲指着秦军说:真的是这样,你还好意思说!我的女儿都是你害的,整天上网啊上网啊,早晚上出事来。他说着咳漱几声,很沉痛的样子。燕子妈妈拍着老伴的背,也随声附和着:一个月电话费都打掉八百多!秦军觉得问题严重起来,不过这些严重都没有眼前的事情严重,他一把拉过燕子的手说:不跟你们罗嗦了,一下子也说不清楚!让燕子上医院要紧。燕子

父亲说:你现在急了,人命关天,我还比你急呢!总算让我看见你了,小赤佬!燕子本来不知在想什么,现在才突然苏醒,看到眼前的场面如此不可收拾,气得大叫:爸,跟他不搭界的。她父亲却说:谁说不搭界,那你把搭界的找来,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女孩子。

秦军正要说话,燕子抱住自己的头,痛哭起来:你们都不要吵了,都是我不好,让我去死吧,死了就好了。

大家一时都沉默着,末了,秦军抓住燕子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近前,轻声说: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燕子顺从地点点头,可是她刚点完头,身体就轻飘起来,秦军只觉手上越来越轻,最后却沉重地一顿,燕子摔在了地上。她脸色青白,口吐白沫,把在场的人都吓坏了。远处的司机急忙跑过来,和秦军一起把燕子抬到车上。秦军问:医院远不远。燕子母亲哆嗦地说:不远。秦军看看六神无主的燕子父亲,就把手一挥说:你看家吧。老人却不肯看家,瘸着腿向另一个方向跑。

车子又在茫茫夜色中飞驰,秦军抱着燕子,觉得心里很难过,他把脸贴在燕子的头发上,紧凑着燕子的耳朵说:你可千万要挺住啊!他这时对燕子的感情是那样复杂,既有抚慰,有担心,还有谜团,燕子每月电话费八百多,她一定还有另外的网友,这个人是亲密的,可能让燕子沉迷,但这人一定又是虚幻的,否则在今夜,一定应该是让他来,他不肯来,燕子绝望了,这是燕子的死因吗?如此虚幻而又非得弄清楚,是这么麻烦!倘若为自己考虑一下,燕子是千万不能有事的,否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以为很成熟的秦军这次是真的焦虑了。汗水一滴一滴的流到他脸上,滴到燕子的脸上,既休戚与共又是真的哀恸。燕子母亲也在旁边忧患地看着他们,抹着眼泪。

医院迅速对燕子进行了紧急抢救。又是洗胃,又是灌肠,又是打点滴。忙到稍停了以后,医院说:

幸亏来得及时,脱离危险了。

燕子睡在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点滴一下一下地滴着,传递着安全。秦军坐在床头的椅子上,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对坐在床上的燕子母亲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吗?燕子母亲哭着说:她平时很开朗的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迷上了电脑后,又是哭又是笑的,问她,她什么都不说。

你是她网上的朋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燕子妈妈抬头望着秦军,眼光最底,是有很多的不信任。秦军知道解释起来一定非常麻烦,而且他们一定也不肯相信,幸亏燕子活着,一切只有她才说得清了。秦军说:我不想解释,我理解你们对我的怀疑,等燕子醒过来问她吧!秦军把目光转向燕子,在白色的被窝里,她虚弱的像一片叶子。她紧紧咬着嘴唇,好像就算是醒过来,也一定什么也不肯说的。秦军叹了口气,他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燕子曾发给她的伊妹儿。燕子在伊妹儿里谈到她刚刚失去的爱情:你虽然只是我的网友,但我却愿意把一切都告诉你,因为我正是苦闷无处诉说才上网的:

专宇走了,带着他的摇滚和腐败气息。专宇一向是腐败的,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他来自河南一个偏远的乡下。他打过很多工,睡过马路,我真佩服他。有一个周末我放学坐地铁,地铁里人很多,专宇就站在我旁边,我的小包挂在腰上,我这天打扮得很漂亮,只背着小包。突然,我感觉我的小包动了一下,是专宇,他把包放在了我的面前,他说:有人想动我的包。我回头一望,一个背影匆匆逃走了。专宇他真勇敢。本来这样就完了,可是出地铁口时,我们又遇见了。人群稀落。我望着他微笑说谢谢,他说,没什么。我随口问他去哪儿,他说没地方去,瞎兜兜。这回答真让我奇怪。他好像游侠。他说他在一家迪厅里打工,做服务生,今天轮休,没地方去,就想来野外走走。他很佩服我是女大学生,还是学英语的。这真让我幸福,我终于发现自己的价值了。他懂得很多事情,很有趣,后来,我就没回家,跟他去迪厅了,不用买票,他有关系,他今天轮休,可以陪我跳舞,他迪士科跳得很棒,他说,这是因为热爱摇滚。

摇滚是个时髦的词,我的同学也喜欢说。

这是燕子给秦军的第一封伊妹儿,秦军当时觉得燕子好浪漫,文笔很优美。一个很有性情的女孩,所以,他也愿意听燕子的诉说了。

秦军看了燕子一眼,她还没有醒来,燕子睡的很安静,脸是肃穆着,竟是很好看。秦军又想起了燕子的第二封伊妹儿。

我真的很烦恼,怎么喜欢一个外地的服务生,以后有什么前途?!我想出国去,我想靠自己的努力挣钱和工作。专宇他不要我了,竟然是他不要我,他说他配不上我,我们不现实。但他是喜欢我的,这真幸福。他真的很有性格。分开的时候他拥抱我,说我是他最疼爱的人,慢慢的,我想奉献给他一次,既然他这么爱我。这是不是很堕落……从此我沉迷于网络……

秦军第二封信刚看完,燕子急着来了第三封信:对不起,发得是我的日记,我接电话去了,是电脑室的小妹帮我发的,有没有说错什么?秦军连忙说:没有。

秦军不断地回忆,还是没有一条清晰的脉络。

那最后一句话,似乎才是最重要的,然而燕子没有说,沉迷于,沉迷是个很坏的词,有陷入的意思。用空间的思维来想象一下,在无尽的彩色网线中,燕子就像一只美丽的飞蛾,无论飞到任何终端,都是不可能进入现实空间的。这样的小蛾还很多很多,飞累了,就会从空间掉下来。似乎这就是燕子寻死的原因吧!但是在世俗中怎么说呢?最后,他对燕子妈妈说:燕子喝药,可能是因为她男朋友,这人可能在网上,但是不是我。

燕子妈妈奇怪地说:男朋友!她没说过她有什么男朋友,你叫我到哪里去找他呢?我也理解你们,但是你不要逃避责任,她吃药只告诉你,你只是她普通朋友,她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是啊!这是一个多难回答的问题,这是什么原因呢?退一万步讲,秦军觉得那就是自己的现实性,在他和燕子之间,一切从开始就摆得很正,虽然没有幻想,却是踏实平淡没有功利的,是燕子相信在最后的晚上,她只要愿意打电话,秦军就一定能来的。

把这样理性而细透的观点讲给燕子的父母他们能理解吗?

秦军正这样想着,门外起了喧哗,一群人推开门,一眼可看出有燕子的父亲,还有警察,一个胖胖的五十多岁的警察对秦军挥挥手说:你出来一下。

可想而知,之后秦军反复需要向人阐述他和燕子的交往,有一时间,秦军都觉得自己今晚是来错了,好事是不能做的,人和人的沟通原来如此艰难。

天欲拂晓,秦军犹如困兽,他急着要上班,大个子警察拦住他说:你急什么,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他像背台词样的。让秦军恨不得给这个现实的世界打上一枪。

秦军在医院的一个小仓库里呆着,门口坐着警察,秦军索性什么都不想,望着青黛的泛着鱼肚白的天空。宁静下来,他又觉得自己很卑俗,毕竟是人命关天,而且燕子她确实是无助的,可爱而可怜,自己受这点委屈算什么,更重要的是,救了一条人命。想到这里,秦军就不急了,只是不断地探问燕子有没有醒过来的消息。终于终于,在天亮的时候,那个胖警察走进了小仓库的大门。

五十多岁的胖警察拍着秦军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小兄弟,你可以走了,好事嘛,还是可以做做的。

真是看不懂你们。

秦军问:燕子她是不是醒过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警察说:怎么回事呢,还需要调查,总之是和你们这样的网友有关,放心吧,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秦军推开他的肩膀,大声说:不,我不走了,我要跟燕子说话!秦军跑向了燕子的房间。

一个夜晚过去了,燕子一直昏睡着,也许她已经醒来了,但是她不想面对秦军,她闭着眼睛。燕子妈妈说:要不,你对她有什么话说的,我出去一下。秦军看到燕子的睫毛动了动,急忙说:伯母,不要。天亮了,我要去上班了。请你告诉燕子。网络是虚幻的,人却是现实的,我们在网上,不过认识各行各业的人,也学习一点东西。现实的生活总要自己踏踏实实去走的。秦军说着,把燕子的被角掖了掖,他惊奇地发现,燕子闭着的眼睛下流出无声的泪水,像是无声的抗议和感激。秦军假装没看见,继续对燕子母亲说:你告诉燕子,我会再来看她。

秦军说完就走出了病房,走到了拂晓时分的太阳里,出租车司机等着他。他们走了。穿过城区,穿过郊野,又走进城区,路上有很多各行各业的人,也有燕子那样的女孩儿,在梦幻与现实之间,她们依然健康和青春美丽。


·上一篇文章:进错房间
·下一篇文章:结婚后,我的富姐老婆变脸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91710138H3C95E263DAD21A35G.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