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记之误撞南墙

相亲记之误撞南墙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我眯着眼睛窝在大沙发里等饭吃,耳朵里全是菜下油锅那滋滋拉拉的美妙声音。此刻是五一长假第三天的下午两点,三天来我每天保持这个姿势超过二十三小时,连睡觉也在沙发上,三天加起来只吃了两顿饭,此刻厨房的声音无异于救我一条小命。

给我做饭的恩人叫小米,是大学里睡在我上铺的姐妹,原名米美,我嫌拗口就叫她小米,我叫窦四方,她便叫我小豆,俺们都是健康食品。大学四年我们好的如胶似漆,小米曾扬言今生今世和我不分离,结果毕业不到半年她就嫁了个南方人。我不安于室,做了自由摄影师,至今仍是孑然一身四处游荡,小米常说我的名字起坏了,现在整日拿着相机‘斗四方’,听名字就累的不行。

我就说那是小米你不懂欣赏,我还没跟妈姓沙呢,要不,杀四方你不也得听着吗?而且老爸对我不薄了,我们家名字起的气吞山河,俩孩子,一个九州、一个四方,总占地面积大于地球!要是当初老爸贪方便胡乱给我起个‘斗鸡眼’什么的,我不也得叫着吗。

我就是这样转战四方,每到旅游旺季人比景多时就是我回窝休息外加自然节食减肥的日子了,每次回来都累的只想冬眠。只得她这等老朋友才心疼我,时时在我饿死了之前喂点东西,我才能苟延残喘至今。

一会小米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小豆!你这有紫苏吗?我给你做紫苏牛肉。”。她带很重的南方口音‘紫苏’说的象‘子孙’。我笑:“儿子还等你过继给我呢,哪来的孙子。”

小米对我的恶劣行经早已习惯,又抄着半南不北的口音说:“那料酒有没有?樟茶鸭子要用!”我道:“老舅没有,大姨也没有……我家就我一个人,你就对付着把我放锅里算了。”小米走出来说:“子姜有没有?蚝油?茶叶?豆豉?起司?……”她一边说我一边摇头,一年没回家住了,哪有那些东西啊。终于她绝望了:“你这里除了我带来的菜就只有白米和酱油,我怎么做啊?”

我说:“我教你,把你那些牛肉鸭子老舅大姨全切成丁,一勺烩了炒饭吃。”她长叹:“小豆,你这样下去怎么行。实在该有个互相照顾的人啦。”

我掩面拖长声音做痛哭状:“你说的也正是我欲扬须抑欲吐不能午夜梦回辗转反侧狠狠压在心里的事情啊!不如行行好,把你家老公让给我吧!”小米上前撕我,她那柔嫩的主妇身板怎么和我这上山下乡的人比?几下就被我摁在沙发上了,我狞笑:“交出你的老公来,不然,你今天可……呵呵呵呵”

这时身后突然传出怪喝:“趴下!不许动!举起手!说你呢!看你往哪跑!”说的是葛优《不见不散》里的台词。我吓了一大跳,小米趁机狠狠锤我两拳爬起来。我这才看清楚发声的是我的手机,此刻正一闪一灭继续叫。见我吓的面无人色,小米在一旁咕咕的笑,这蹄子刚才看到我手机时叫:“这是摩托罗拉最新款,可以自录铃声的”。然后她拿去摆弄了一会又还给我,想必是录了这个当我手机铃声预备吓我半死的。铃声没有辜负她,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响起了!我惊魂未定的接电话:“喂~~你耗~”

电话那头一个咬着舌头的男声:“是小豆吧?我是苏寥华,我家美美在不在啊?”我笑了:“是塑料花啊,麦麦在,兜兜我也在。”小米从我手里抢过电话,听一听,先失声道:“兰陵回来了!”然后迅速看我一眼,开始小声和她老公嘀咕开来。我一旁捣乱,怪声怪气的说:“我叫塑料花,苏轼的塑,寂寥的料,中花民族的花………”他老公刚认识我就是这样介绍的,当听到中‘花’民族的‘花’,我难受的想把他舌头拽出来,现在我亲爱的立场不坚定的小米也变这个声调了。

小米郑重放下电话,回头顾做轻松对我说:“明天有没有空来我家吃个饭啊?我换了新家你还没来过呢。”装轻松装的太明显,我一眼看穿她定有阴谋,于是懒洋洋的说:“换新家算啥,你换了新老公我就去!”

小米深知骗不过我,于是两手抓定我肩膀,直对到我脸上横眉立目、咬牙切齿的说:“姑奶奶和你直说了吧,明天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的去!否则我就砸了你的相机!”“啊!”我一声惨呼,她用我的最爱来威胁我!你狠!我……宁死……要屈……。

小米接着露她的青面獠牙:“听着,我家住星花小区铃兰苑十七楼d,就是北京最高的居民楼。明天晚上六点你要不穿的漂漂亮亮的过来姑奶奶绝饶不了你!”然后得意的收拾手袋,打道回府。一门心思回去安排陷阱,连饭都不给我做了。回头又来一句:“记住,那人叫兰陵。”

我追出去:“‘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的兰陵?不是烂棱?”她已经伸手拦下出租车,头也不回的道:“蛋使主人能对壳,布知何处是大箱。就是那个!”

兰陵!这样一个如诗如画名字,我心里勾画出一个目光温柔,飘逸隽永的人……兰陵……单看看他长什么样也值得了。

第二天我认真收拾了一下,去必胜客买了个小米最爱吃的海鲜披萨来到星花小区,这小区楼高都在50层,是北京最高的住宅楼,星字取手可摘星的意思,花指小区绿化很好。可爱的小米,她该过这样的日子。在楼下我打电话确认:“是星花小区吗?”接电话的是卷舌头塑料花:“丝!小豆你赖啦!”

“铃兰苑?”“丝!宁兰苑!”“四十七楼?”“没错!是十七楼!”

四十七楼!连电梯都上了半天,哪天停电非死在上面不可!我在门口敲门,里面一叠声的说:“来了来了”然后门开了个小缝,我伸手推开门就进去了:“家里不错嘛,收拾的这么干净!”大窗子映着一大片净蓝的天,阳台上种满花草。屋子里每件摆设都和谐的不得了,深得我心啊!

身后传来声音:“你找谁?”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小个子男人,四四方方的脑袋,四四方方的嘴。正系着围裙拿着锅铲全神戒备看着我。我惊呼:“你不是塑料花!”那人也吃惊道:“我怎么会是塑料花?”

这……小米难道真换了老公?不是塑料花……那这个人是……难道他是……难道……“你姓兰?”他更吃惊:“是,我姓南,你怎么知道?”

天呐!这就是如诗如画的兰陵?长的象狼牙山似的!

小米夫妇也真是,居然让客人做饭。我把披萨放在桌子上,那上面已经有两道菜了,浓香扑鼻,这个狼牙山手艺真没的说!我暗暗吞了口口水才问:“怎么你在做饭,这家人呢 ?”他表情还是紧张:“这家人走了很久了,现在只有我,你是找他们的?”

“走了?还走了很久?”小米竟然这样算计我!好歹也得先介绍我们互相认识再借故溜走啊,这算什么!看把人家孩子吓的!狼牙山抓锅铲的手都用力的指节发白了。他还是紧张看着我放桌上的披萨:“你送外买?”

这笨蛋还没反应过来我是他相亲对象!我突然很想逗逗他,当然这样就破坏我的第一印象了,那又怎么样,他长的如此抽象还打破我美丽幻想呢。于是我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我是推销的。请买下我自制的披萨,得到的钱将全部捐助世界红十字会!”

他犹豫一下,问:“你说说世界红十字会是哪一年发起的?”

喝!好仔细的人,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那你还说你是红十字协会的!不要骗钱了!还是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吧,小姐你气质这么好,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你应该是有文化的人。努力一下,千万别放弃自己!”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我。然后做请我走的手势。

我又好气又好笑:“我买这个披萨还花了九十八呢?你才给我五十块!不够,再拿出来。”他眼睛收缩:“你抢劫……”这人居然误会到底,我终于笑起来:“我还抢劫呢,我……”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趴下!不许动!举起手!说你呢!”他‘啊’的大叫一声,挥舞着锅铲对着我,我想这个玩笑开大了,赶紧告诉他吧,一边迅速拉开架势防卫,免得他给我来一下,一边急急说:“别怕,我就是窦四方啊!”他声音都颤抖了:“什么?斗、斗四方~~~”

我说:“对!窦四方,他们没和你说?”手机还在那‘趴下!不许动!’的叫,我说:“你先等一下,这是电话,我先接个电话……”就象演电影007一样,我手指尖勾出电话让他看清楚我没掏枪,然后接——是我哥哥打来的,我说:“是斗九州啊!”他脸色开始发白。

“找我什么事?噫?你怎么知道我……”压低声音:“……相亲?”“小米说的,这个八婆!问问她死哪去了,还不快点回来!我这祸起萧墙,再不回来我把她家砸了!”他‘啊’了一声。

“长什么样……?”回头看了兰陵一眼:“……很有创意!行了,别说了。回头向你汇报! ”这手机铃声太吓人,我干脆关机然后正式介绍自己:“我叫窦四方,你是兰先生吧?”

他感到我没有恶意,慢慢放松下来:“是,我是姓南,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皱眉:“你还不知道?你也被朋友算计了?我是来相亲的!这俩家伙一定等着看咱们热闹呢?咱买卖不成仁义在,随便聊聊让我交差算了,免得她砸我照相机。”

他显然有点蒙头,问:“你真是来……相亲?你看你知道我的名字,真不好意思,这个这个……没有朋友和我说起……你、你坐。”

我直接坐到饭桌边上,心想这次相亲是毁定了,两个人一下尴尬在那没话说,桌上的菜香味一阵阵飘过来,我垂涎欲滴,终于说:“没啥话可说要不咱随便吃点饭?”

这个表情不错,他下巴掉下来的样子透着可爱,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姿色。接着犹犹豫豫递过饭碗,我开怀大吃起来,他胃口全无,小声问:“你是作什么工作的?”

我吞咽:“我没工作,就随便拍些照片骗钱。”他点头:“啊,怪不得,你看上去很饿!”

我的天!我吃力的咽下饭,一会抬头看见他目光紧紧锁住我,我觉得不自在,找话和他说:“你怎么认识塑料花的?”他摇头:“什么塑料花?”“就是苏寥华啊,就是把你骗这里来的人。”

他奇怪:“没人骗我来啊,谁是苏寥华?”这人脑子进水了?我白他:“这里是谁的家谁就是苏寥华,你吓着了?”他更奇怪了:“这里是我的家啊。”“你不是兰陵吗?”“我叫南强!”

啊?!?!?!?!你……这个南墙撞的我眼冒金星,我心中暗叫不妙,连忙掏出手机开机,果然一开机小米的电话就来了:“小豆你上哪去了?临阵给我脱逃,兰陵等你一个多小时了,你跑了初一还有十五!”我都快哭了:“我在铃兰苑四十七楼,你家不是住这里吗?”“我家十七楼!你头上那叫什么乙朵!”

她把十发成平舌音,难怪我误会成四,还我头上那叫什么乙朵,你嘴里那叫什么斜头吧!

现在怎么办,南强目光烁烁的瞪着我,我嘴里塞满人家的饭还没咽下去呢,以我脸皮的厚度仍旧闹了个面红似锦,我虔诚祷告:“万能上帝啊,快把地上砸30个洞让我直接掉到17楼吧!”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勇于承认错误!坦白可以从宽。”我终于抬起头带者视死如归的表情说:“我走错了路,对不起吃了你的饭… 你……你吃披萨吧………”我把披萨推给他立刻夺路而逃,他后面喊:“哎~等等……”

我等我就是白痴!我喊:“我不会做饭啊, 你将就吃一顿披萨吧!”一边拿出爬山越野的劲头狂奔,就这速度能追上我的真不多,小南墙被我甩在后头老远。他的声音传来:“我会做饭啊!”我咬牙切齿的关上电梯门,还听到他接着叫:“我会洗衣服我还会打扫卫生我还会养花……”

就这样我一路回家象鸵鸟一样把脑袋扎在沙发里,过了很久手机再响:“不许动!看你往哪跑!”我觉得这话真是写照,含泪接过电话:“喂~你耗~~”从电话叫小米换这个铃声我接电话全是这声。

“我是南强,就是今天吃饭的那个,你还记得我吗?”我摸着脑袋:“南~墙!永不敢忘!你追饭追到这里来了,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我、我……你今天走了我就一层一层的问,终于在十七楼问着你,是你朋友塑料花告诉我的。”“你一层一层的问?”“是,我听你电话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听清楼层~~每次问人家:‘认识斗四方吗?’他们都当我神经病!”

我不由笑了:“对不起,你找我干什么?”

他犹豫问:“米美说你是摄影师,那你名字斗四方,是不是姓窦的窦?不是打斗的斗?”我大声:“谁和你打斗,本来就是姓窦的窦!”他结结巴巴的说“那华颜杂志上的交错、晚诗、这个瞳……还有很多摄影是你拍的?”那正是我供搞的一家杂志,于是我应:“是。”他道:“我十分喜欢你这幅交错,沙滩上沙和人的质感那么突出,前面黑白相杂的影子是一个人手指挡在眼睛前偷看留下的吧?这个隐喻才是交错灵魂所在,不是指的沙滩上各种动作的人,是不是?”

是是是,太是了,还没有人象他理解的那么好呢,他勾起我的得意事,我精神头暴长,和他胡侃起来:“你也喜欢爬山?贺兰山去过没有?,那个海南的早晨啊,真好玩,绍兴的早茶象老人世界……”这次交谈竟然异常愉快,一口气把我手机说的没电了。

后来呢?

后来我出游就多了个忠实的驴友。

后来呢?

后来我吃菜吃的长胖十斤。

后来呢?

后来我步小米后尘,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变成普通的标准话。

为什么?

因为南强带着口音啊。

咦?小豆,他带口音关你什么事?

你……你真不知道还是耍我,后来我就撞到南墙回不了头了。

后记,结婚时朋友问南强怎么认识我的,他说:“哎!我这就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我祸?你等着南墙!


·上一篇文章:成化年间的爱情故事
·下一篇文章:都市流氓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4351834EB50H7CBIABDJDC3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