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成功,美国佬双双飞嫁中国姐妹

下载成功,美国佬双双飞嫁中国姐妹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枚子

(2003年12月《知音·海外版》   口述:可红   作者:枚子)
一对是宜昌亲姐妹,一对是美国百万富翁。网络,让两对有情人相识并相爱,并由此演绎出了一场跨国爱情喜剧。

[记者手记]2003年10月10日,记者在“我的中国妻子(www.mychinawife.com)”网站上参与了两对恋人在网上举行的特殊婚礼:就职于宜昌华夏证券的可丽,沉迷于网络,推介三峡经济时,在妹妹可红的精心策划下,和一位美籍韩人Joe在网上擦出了爱情的火花。神秘的东方文化和温柔的中国女性,让这位美国人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和两姐妹的交往过程中,又把自己的一位美国朋友介绍给可红。很短的时间,这两对男女就结成了夫妻,并将两个洋老公从网上“下载”到宜昌定居,共同演绎了一部美丽的网络奇缘……

以下是可红叙述的网络奇缘故事——

网络情缘,两个情感受伤者走到一起了

我和姐姐可丽出生在湖北宜昌,姐姐长我3岁,她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企业会计专业,并资助我在宜昌读完大学。

姐姐毕业后于1996年,出任猴王集团北京公司办公室主任,1998年,到华夏证券公司北京总公司总裁办公室工作,后来又调往深圳华夏证券公司。我在大学毕业后一直随着姐姐“南征北战”,我和她同时结婚、生子。

然而,正当姐姐在事业上如日中天的时候,幸福温馨的家庭生活却与她渐行渐远。姐夫在姐姐面前找不到自信,于是开始在外面寻找快乐,心就更远离了姐姐。姐姐毅然放弃了深圳的所有财产和事业,离婚后带着儿子回到宜昌华夏证券工作。

姐姐来到宜昌后,在政府网站开设的一个“三峡证券经济”的网页中做管理工作。与此同时,我的婚姻也经历了和姐姐同样的遭遇。命运安排我重新回到宜昌,和姐姐住在一起,协助她的工作。2001年8月,姐姐萌发了创建自己的网站的想法,以推介三峡经济吸引投资,此时,一位美国人Joe闯入了她的网络生活。

这时的Joe已经在美国的经济类网络上小有名气,他经营着自己的证券网页,同时,他还在网页上写有自己心情的散文,以自己独特的风格驰骋于网络和现实之间。

那时,每天看到姐姐愁眉不展的样子,我就使出浑身解数哄她开心。我是在浏览国外网站时发现Joe的网页的。我觉得Joe的语言于犀利中不乏细腻,就把Joe的网页介绍给了姐姐。当时,姐姐的外语水平不高,只有借助翻译软件,才能看懂Joe的网页内容,但这并不妨碍姐姐对Joe文章意义的了解。Joe的思想深深地吸引着姐姐,因为姐姐要为自己的网页充实内容,在没有经过Joe许可的情况下,姐姐将Joe的作品收集到自己的网页里,建立起一份比较完整的“Joe思想”。

然而,在时隔五个月后,姐姐突然发现Joe的网页上没有了新的内容,于是,姐姐第一次向Joe发出了问候:“你还好吗?”Joe却给了姐姐一个反问:“你是谁啊?”

姐姐跟Joe说用了他的文章,要谢谢他,并希望他能继续写新的文章来帮助她充实网页。Joe告诉姐姐,他刚处理完自己的离婚官司,顾不及写文章。

这么优秀的男人也离婚了?一种好奇的心理驱动我特别想了解Joe的家庭情况,我瞒着姐姐给Joe写了封信。

Joe马上回复了邮件,并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给我。Joe是美籍韩人,9岁时随家人移民到美国密歇根州。他在密歇根州开有当地最大的一家洗衣连锁店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就在他帮韩国妻子全家拿到美国绿卡,他的事业正如火如荼时,妻子却有了外遇。

看着Joe的经历,我突然心生一念:为什么不把这两个感情受伤者撮合在一起呢?这时,Joe在电脑上向我发来问候:“我可以认识你吗?”我于是决定实施我的计划,以姐姐的名义,将姐姐的情况不设防地向Joe和盘托出。Joe记住了姐姐的名字,并发出交友信息:“可丽,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我现在将我的联系方式和图片传给你,希望能收到你的回音。”

在网上,我又私自将姐姐的相片传到Joe的信箱。Joe在看到姐姐的相片后,发来他的感慨:“可丽,你是漂亮和自强的女人,不应该遭遇情感的背叛,我希望在和你的交往中给你安慰和帮助。”

姐姐闻之实情并没有责怪我,相反,她也被Joe的真诚打动了,于是开始亲自和Joe继续交流下去。

姐姐和Joe语言不通,我就成了他们的翻译。在交流中,Joe和姐姐互相捕捉着对方敏感而细腻的思想。那时,正值中国的新春佳节,由于中美时差的原因,姐姐经常是在深夜和Joe交流。Joe对姐姐每晚都留守在电脑前和他交流而感动,一种温暖的情愫就在网络中悄悄蔓延开来。我为做了件有益于姐姐的事而欣慰地笑了。

既然不想活了,就嫁给我吧

为了扫除交流障碍,Joe在美国给姐姐寄来很多的英文书和CD,鼓励她学习英语。Joe经常写信鼓励她:“当你练习英语的时候,希望你大声地一遍一遍把它念出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听我讲,那是最好的练习方式。”

2003年3月8日,Joe从美国给姐姐寄来一套可视摄像镜头和对话工具。在信中,Joe说:“可丽,今天是你的节日,祝你节日快乐,我现在特别想看到你。而且我还买了一本中英文对照的书,学习了很多中国的问候语。”当姐姐通过可视镜头看到Joe,并在网络电话中听到Joe“你好”的中文祝福时,激动而幸福的泪水从姐姐眼眶里奔涌而出。

以后的每个日子里,姐姐都可以听到Joe远在万里之外的声音,Joe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训练姐姐的口语水平。在Joe面前,姐姐紧张得像个学生。

Joe在网络中,帮姐姐经营着她的网站。网页在两人的交流中建设得人气兴旺,姐姐和Joe之间的情感也在键盘的敲打中构筑起来。

姐姐也把Joe当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有时候工作中碰到困难,姐姐就会在荧屏上闹情绪:“我不想活了,现在越来越脆弱,什么事都做不好,活得真没有意思!”Joe突然跟她说:“既然不想活了,那么就嫁给我吧。”Joe说在很多美国男人的心目中,都认为中国女子温柔、贤惠、真诚、善良。所以,自己也想找一位中国女子为妻。

面对再次降临的情感,姐姐很犹豫,在她和Joe之间横亘着许多鸿沟:语言障碍、文化差异……Joe却劝慰姐姐说:“可丽,嫁给我吧,我可以包容你所有的烦恼和苦楚。”姐姐幸福的泪水滴落在键盘上,但是对这段情感还是犹豫着,第一次很快地说了“再见”就黯然下了线。

那晚,姐姐房里一夜未熄灭的灯光告诉我,姐姐很痛苦。我知道姐姐的心思,那么长时间的观战让我清楚地看到他们两人感情的真挚。我决定再帮姐姐一把。第二天,我趁姐姐不在家,以姐姐的名义给Joe回了一封短信,告诉他:“我也爱你,没有什么能阻挡这份穿越千山万水的爱。”

晚上,姐姐因不知如何回答Joe神情忧郁地坐在电脑前,常规时间要到了,我替姐姐开了电脑,Joe的声声呼唤传来。Joe说,他看到了姐姐的信,欣喜万分,立即就向美国的家人和朋友宣布了他要娶一个中国妻子的消息,姐姐大吃一惊,看到在一旁的我笑得十分诡秘,很快明白这一定是我在捣鬼。想分辩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头的Joe已经在眉飞色舞地和姐姐描述他对婚礼以及两人未来的生活计划。姐姐是爱Joe的,于是将错就错地吃下我为她精心烹制的“甜饼”。

第二天,姐姐也把Joe向她求爱的消息告诉了亲友。然而,在办理跨国婚姻手续时,姐姐遇到了前夫的阻拦。按照规定,如果姐姐要带10岁的儿子到美国和Joe结婚,就必须要前夫签署放弃抚养儿子的义务,Joe才能办理抚养孩子的手续。但姐姐的前夫为了报复姐姐,不愿意签字放弃抚养儿子。

听到这个结果,姐姐伤心地哭了。时空的距离可以淡漠任何一段“生死不渝”的感情啊!姐姐没有把这些告诉Joe,一年时间,300多份网上情书,让姐姐不忍心放弃已经在她心目中扎根的Joe。她开始瞒着Joe说她正在办理手续,继续着和Joe的网络情缘。

我们决定来中国同你们结婚

虽然在姐姐和Joe的来往中,我充当了翻译和“红娘”的角色,在为姐姐感到欣慰的同时,我也开始为姐姐即将远行而失落。从小就和姐姐为伴的我实在舍不得离开她。

于是,我开始瞒着姐姐和Joe在网上聊天,实施我的下一步计划:把Joe“骗”到中国来。

我对自然科学和历史很感兴趣,于是在网上开始向Joe描述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和祖国的大好河山。Joe虽然成长在信息发达的美国,但对中国却知之甚少,经过我这一点拨,Joe开始四处找朋友了解中国。随着了解的深入,Joe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三峡大坝壮观吗?中国功夫真的那么厉害吗?听说你们以前的皇帝一个人住3000多套房间?

我对Joe的问题一一解答,并说中国经济现在发展迅猛,特别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提出,希望他能到中国投资。

Joe显然是被一个全新的世界迷住了。在他的影响下,他的朋友Bruce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中。

2003年6月6日,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中,这人自我介绍说:“我叫Bruce,在内华达州大学教授自然科学,在看到你和Joe对中国的交流后,我也对中国产生了兴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你可以把中国介绍给我认识吗?”

嘿,好主动的一个老外,我礼貌地和他交流起来。然而,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发现自己反而陷入了Joe精心设计的圈套里。原来,Bruce也是刚刚离婚,身为大学教师的他在美国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征婚网站,同时他还是一名电脑工程师,离婚后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生活。Joe在和姐姐交流的过程中,得知我也有着和姐姐一样的情感遭遇后,就充当起“姐夫”的角色来关心我这个“姨妹”了。当他发现我对自然科学感兴趣后,就把有着同样爱好的Bruce“介绍”给我认识。

虽然Bruce带着目的和我交往,但这并不妨碍我向他和Joe介绍中国。当我和Bruce在网上熟悉得像老朋友一样时,我发现我和姐姐一样,陷入了一种温柔的情愫中。2003年8月16日,Bruce突然对我说:“亲爱的,很奇怪我们从未见过面却彼此相爱,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生活。我现在急于向你宣布我的两个决定:第一,我要马上买机票到中国;第二,我要到中国来和你结婚。”

这美国人真是太直接了,但是,Bruce所作的决定,使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他对我的关心。我向他发出了邀请。

为了送我一件特殊的礼物,Bruce又开始忙碌了,他投资4万美元在美国开设了一个叫“我的中国妻子(www.mychinawife.com)”的网站。他送我这个网站,是希望我在网站里记述下今后我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并以此网站为平台,为中外有情人搭起沟通的桥梁。

这时,Joe知道了姐姐不能出国和他结婚的原因,他当即打电话给姐姐:“你不能来美国,我可以来中国啊,通过近段时间和可红的沟通,让我对中国有了初步的了解,同时也让我萌发了到中国投资和定居的信心。”当他得知Bruce要来中国后,他告诉姐姐他将和Bruce一起来中国和我们结婚,并答应说服Bruce和他一起到中国定居。

Bruce和Joe来中国的日期是2003年9月9日,我和姐姐连夜赶往北京的那天是9月8日晚上。坐在火车上,我和姐姐的心情都激动万分,要知道,到明天见到Bruce时,我和他在网上刚刚认识3个月啊,姐姐和Joe认识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难怪别人都说我们疯了,但时间又能证明什么呢?当我们在网上彼此交付了真诚后,我们就知道离不开对方了。

9月9日下午2时30分,当Bruce和Joe一同走出首都国际机场时,Joe一眼认出了姐姐,Bruce也发现了身穿古典中国红的我。在众目睽睽之下,Bruce和Joe亲吻了我们。

接到Bruce和Joe后,我和姐姐带领他们参观了北京的长城、故宫、颐和园,陕西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华山,上海的东方明珠塔以及武汉的黄鹤楼。Bruce和Joe感受着中国的历史、现在和未来,不由得深深感慨对中国的赞美,在游历中,他们还了解了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前景。

9月14日,我们带领Bruce和Joe来到宜昌。在游览了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和壮观秀美的三峡后,Bruce和Joe深深喜欢上了宜昌。9月16日,父母为我们操办的订婚典礼热闹非凡,Bruce和Joe更是出语惊人,他们在向我们求婚时,向我们宣布:他们深深地喜欢上宜昌这个漂亮的城市和中国这个美丽的国家,他们决定定居宜昌,在中国投资,为爱人的家乡做点自己的贡献。我的“阴谋”终于实现了,而同时也心甘情愿地掉进了Joe设计的圈套。

9月25日,我们到湖北省民政厅领取了结婚证。Bruce和Joe决定在婚礼结束后,返回美国为我们办理美国结婚证。Joe准备将美国的事业了结后来到中国定居,投资新的经济项目。Bruce也准备到宜昌定居,对整个三峡地区的自然科学作系统的研究,并和我共同办好“我的中国妻子”网站。

Bruce生性浪漫,他在将“我的中国妻子”网站送给我作为订婚礼物后,他和Joe对我和姐姐说:“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就取之于网,还之于网,在网上举行婚礼。我们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姐妹是我们最漂亮的新娘。”他们的想法立即得到中美两国朋友的赞同。

2003年10月10日晚上9点,我们四人的婚礼如期在“我的中国妻子”网站上拉开帷幕,在万朵火红玫瑰簇拥的洞房花烛聊天室里,Bruce、Joe、我和姐姐,面对网友的祝福和问候,欢快地敲击着键盘,用中英双语张扬着我们的爱情:无论贫穷与疾病,富贵和灾难,我们始终不离不弃……


·上一篇文章:宝贝,我爱你
·下一篇文章:嫁个男人没长大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364151JB650GGA61EE35JKDA.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