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宝贝,我爱你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天堂之门之吻 点击数:
 

 

 
 

        这是一个经典爱情故事,无可置疑。
        这个女人,长得太有特色。一对明眸,大得惊人,亮闪闪的,释放的电量绝不亚于惊天霹雳。双唇总是湿润的,随着口齿一张一翕,撩人心扉。一袭长发,垂到半腰,乌黑秀丽,洗发水广告没找她拍简直是厂家的损失。一米七的身材足以令她在那群矮胖的恐龙中鹤立鸡群。归纳之,活生生的一个尤物,用美字形容她都显得粗俗。
        于是,毫无疑问,从第一眼见到她,我就不可自拔地坠入情网。那年,我18岁,高三。
        她还没调到我们学校,就已声名远播,传说中A班的班花,B中的校花,C区的区花,D市的市花,再扯之,E省的省花也不为其过。
        当得知此女即将转至我校以至我班,我校的男同胞们没少兴奋。具体事实如下:A君,雅号“逃课之王”,一年难得在校见此君几面,那段日子在学校频繁出没,时常可见此君在校门口潜伏。最后被门卫误以为是社会上的小混混而抓到教务室,限制其人生自由半日,差点没闹到市法院。由此可见此女魅力之大。更不用说我班的男生了,简直乐癫了,为此特地开了个篝火party,二十几个男生歃血为盟,誓将此女追求到手。自然,我也包括在内,嘿嘿。
        她初来我校那天的浩大场面至今历历在目。几乎全校的男生都出动了,没去迎接的寥寥可数,包括我班前天出车祸忍痛在院的王君,F班由于体型过于矮小而不敢露面的郑君,以及健忘地忘了带眼镜的高度近视者李君。学校从门口到教室走廊挤得人山人海,在人潮中,我甚至看到了年近70岁的老校长,由此看来此女整整影响了三代人。
        来了!站在前头的哥们这么一句,简直比本·拉登亲口承认制造9。11事件还有轰动性。果然,她来了,我想也不需要再多加描述,前面已介绍过了。老实说,写作这么多年,我却还不知怎么措辞来真真切切地形容这个女子。太难了,你明白。总之,她比传说中的还传说,男人个个陶醉得要死,女人个个嫉妒得想哭。不知是碰巧还是有意安排,当时校广播就这么飘来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得,女的哭了不说,不少男同胞也激动地哭了,顿时整个学校鬼哭狼嚎,像极了办殡丧的悲壮感。实话告诉你,当时我最骄傲的事就是自己没哭,真的,一滴眼泪也没有!当自己清醒过来,已身在校保健室了,没错,我硬生生激动地晕了过去。
        打那日起,我班成了全校最有名的班级,每天流动人口量成百上千,说白了,摆明一个“狼穴”。班主任谢美人也及时采取了防范措施,在她前后左右,东南西北分别安置了我班的八大丑女,以求驱魔辟邪。哪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众男生的言语攻击后,八大丑女无地自容,纷纷要求调离阵地。无奈之下谢美人向校领导求救,特地在班上为她安排一个座位,一米开外人烟绝迹,并且张榜公告严禁外班男生无故进入我班,违者严惩,才使局势稍得稳定。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班那二十几个亚当怎能坐以待毙,争先恐后向她发动攻势,岂奈此女爱情堡垒固若金汤,丝毫不得动摇。
        “难道你就没喜欢过一个男人?!”一日,B君被逼急了,泪水直在眼眶打转。
        “有。”她回答地很镇定。
        “谁?!”B君简直气疯了,声带直逼女高音。
        “我爸。”她这么说。
        B君哭了,眼泪鼻涕一大把地冲出教室,三天没来上课。
        看着自己的同胞兄弟一个个败下阵来,我心里仿佛打翻了无味瓶,酸甜苦辣加上咸。是时候自己发飙了!所谓硬的不成来软的,这正是当时本人的策略。毕竟都已经是高三了,几个月后要面对的是严峻的高考,身为学委的我自然要多多帮助这位刚转来不久人生地不熟的新生啰。顺便沟通沟通,发展一下感情也不过分,嘿嘿……于是,我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时不时靠近她满脸堆笑:“你新来,有什么学习问题不懂尽管问我。”我边说边傻傻嬉笑着,笑得脸险些抽筋。“噢。”她应了一声,便再没有作答。我只好怏怏退到一旁。哼哼,我会等的,你总会有学习问题吧!哪想,从此以后,她没有问过我半个有关学习的问题。等第一次省质检成绩出来,我才发现自己的智商和白鼠差不了多少。身为一班学委的我,硬生生被她拖了下来,屈居第二,并且和她的分差高达23分!搞得自己那几天心里很不是滋味,险些染上暴食症。我算领略到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的精髓了,原来美女并不是个个没大脑,也有这种智商高得可怕的。
        古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本来我们这些高三快上战场的莘莘学子早就应该进入状态,即便做梦,也应该梦些什么数学公式,英语语法的,可自从她来后,十有八九都梦她去了。结果很明显地体现在了这第一次省自检。历次考试平均成绩稳居年段前三的我班,一下子滑到年段倒数第一,其中自然以男生成绩波动幅度最为明显也最为夸张。典型的是上次那个被逼哭的B君,好端端一个学痴,我班前五的才子,对她过于痴迷,一副非君不嫁的架势,以至废寝忘食,荒废学业。得,省自检成绩下滑地比蹦极还快,全班倒数第十!
        谢美人急了,当天打了个申请报告,要求学校为此女另谋高就,换个班级别连累了自己的班,把她谢美人一世英明也毁了。可校领导也清楚得很,以此女的魅力,换哪班哪班就倒数,便把烂摊子留给谢美人,发下话来,自己搞定!一向沉稳有深度的谢美人也乱了阵脚,跑到厕所以泪洗面,几天下来,憔悴不少。
        第五日,谢美人出现在班级,满脸红润,拉过那位我校的大美人嘀嘀咕咕交代一阵,颇为神秘。咦,难道有应对之策了?上课后,但见她不慌不忙地飘上讲台:“各位同学,希望你们明白,我们都是高三的人了,我身为班上的一员,看到这次班级成绩下滑心里也不好过。大家振作起来,好吗?”你知道这两句话的效果吗?你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当场全班掌声雷动,当然,鼓红手的基本上都是“深受鼓舞”的男同胞们。B君甚至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激动地站起身来,捋起衣袖,振臂高呼:“说得太好了,太好了!我一定会拼了命学习的!”那样子,像在对天发什么毒誓似的。后来想想,医大毕业的谢美人确实不是盖的,此招治标必先治本是也。
        而这一良方的效果一定让你瞠目结舌。高考前几次大考我班均稳居年段第一,年段前十竟占了六个,包括她,剩余五个都是男的,其中也包括后来学习疯狂无比的B君。谢美人乐得屁癫屁癫的,天天围着她嘘寒问暖,简直比亲子还亲。
        很快地,高考来了;很快地,高考又过了。待到填报志愿时,学校又产生一项记录。众人惊奇地发现,填报某名牌大学的人数严重超额,男生中不论好坏,三分之二的都填了该大学。我想不必我多说,你也该明白,没错,该大学正是她的第一志愿。
        “一个两个都疯了!”70岁的老校长扔下这句话,硬是得了从未有过的心脏病被抢救送进医院。谢美人才猛悟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该大学在我省的录取人数仅为个位数,而我班全部男生都以此为第一志愿,结果不言而喻,无数个男生将不可避免地上本二,她的一世英明就此葬送。填志愿次日,谢美人当面在全班60人面前捶胸跺足,哭天喊地。
        最终,我校有四个人进入该大学,包括她,我,以及另外两个她的狂热追求者,占全省二分之一,也破了个历史记录。当然,背后的陪葬品不比当年秦始皇驾崩陪葬的人数差多少。需强调的是,可怜的B君也身在其列,据说是考前压力过大,当然,压力来自对她的那份执着。听说后来他回读了,并以该大学为唯一志愿,可至今仍未在大学中见到他,想必还在回读班中呕心沥血,也苦了他一片痴心。
        就这样,我和另外两个男生,系着对她的梦,搭上了北上的列车……
        在远离故土的外省城市,同乡这个概念便是指来自于同一个省的。可初次来迎接我们这四个新生的“同乡”未免也太多了吧,离谱得很,密密麻麻一百来个左右。后来才知道,其中80%都是混进来的,为的是一睹其芳容。有魅力就是有魅力,完全不受风水气候的影响。不久,该大学几乎所有社团都向她招手,极力邀其加盟,险些发生社团火拼!但她还是那么有个性,最终仅选择女生部,这个部,全为女生,性别非女的连个缝都甭想钻进来。可有的苍蝇死也不甘心,好象那个校学生会会长麻子李,甚至写了份建议书给学校,推荐她当女生部部长,竭其所能阿谀献媚。但他们哪里晓得她的性格呢?她可是软硬皆不吃的才女啊!
        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个曾经和她同班一年之久的同学又了解她多少呢?或许我根本不了解她,但却不可自拔地爱上她。我也知道盲目地向她发动攻势是徒劳的,原来学校几百个男生便是最好的前车之鉴了,于是,我变得不主动了,偶尔在学校遇见她也只是打个招呼便匆匆走开,我真不知道怎么在她面前表达自己,同时,我也渐渐陷入相思之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疼痛………
        我已经说过,这是一个经典爱情故事,所谓经典,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有一条鱼,向往那传说中神圣不可玷污的清泉,于是,它拼命地游啊游啊却怎么也到不了。终于,它累了,累得再也没有前进的力气。它感到无助,开始对现实绝望,随波逐流。一日,它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它没有多在意,几天后它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喜欢水中的一切。于是,它问水中的石头:“这里是哪儿?”石头的回答使它大吃一惊。原来,自己已游到那条清泉,那条梦想的河流。
        我便是那条犯傻的鱼。
        如果不是那次同学聚会,或许我永远也找不着那颗清泉中的小石头。
        说是同学聚会,可笑得很,因为只有四个人,即是在该大学的四个原校同学。提倡者是C君,也是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的男生,借同学聚会之名,打算在当日来个轰烈表白。
        “嘿嘿,你们两个别忘了来,反正也是做做陪衬,这次我一定会成功的!”C君在那自鸣得意。
        “什么鸟话!多谢你的安排,为我的胜利制造机会!”D君反唇相讥。
        而我,沉默不语,也好,她也给足面子答应下来,能一起吃顿饭,自己也满足了。
        该天,颇为大款的C君在一餐馆摆下宴席。她没有失约,准时地来了。
        半杯酒下肚,C君开始发情:“芳,其实你是知道的,我如此喜欢你!”
        “是吗,谢谢。”她淡淡地答道,“可我的答案恐怕要你失望了。”
        C君是个明白人,二话不说开始埋头灌酒。
        紧接着是D君,同样的对白,重复地上演了一遍。
        D君也不傻,搬把椅子坐在C君旁,同喝闷酒,大有一醉解千愁之势。
        我没多说什么,自己明白得很,何必自找没趣,愁上加愁呢?
        那晚,她出奇地喝了不少,待到结束,面容微微泛红,看得出已有点微醉。而C君和D君,整晚只顾埋头喝闷酒,不讲一点情趣,曲终人散时早已烂醉如泥。
        于是,喝得不多较为清醒的我决定先把她送回宿舍,再来处理那两位男同胞。
        我和她走出包间的时候,耳后清晰地传来C君,D君的吟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呜呼~~~~~~~
        我扶着她,走在回校的路上,已近深夜十点。这是我第一次碰着她,扶着她的肩膀,透过毛衣感受她的体温。她周身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香气,大概被酒气压住了,所以很淡,却足以令我心旷神怡。她的脸微红,显得更加妩媚可爱。我感到自己心跳得厉害,简直不受控制地猛窜;我感到全身上下一阵燥热,估计自己第二天上不了课了,准发高烧。
        我们就这样颠颠簸簸走着,彼此沉默。片刻之后,沉默被打破,而说话的不是我,是她。
        “杰,看来今天你没喝多少。”她口齿不太清晰,说话断断续续。
        “嗯。”我应了一句,便不知如何再接下去。只怪自己口才不好,高中时母亲为自己订的《演讲与口才》,偏偏被我请到书柜当摆设,崭新无比。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她突然吐了这么一句。
        天,今天竟是她的生日,这可是爆炸性新闻!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那么多男生对她倾慕不已,却没一个能查出她生日的,简直比国家机密还机密。
        “不,我不知道。”当然了,我怀疑除了她爸,大概没有异性知道她的生日是哪天吧。
        她好象没在听我说话,继续说下去,不过却换了一个话题:“其实我没什么异性朋友,他们只是把我当作一件艺术品去推崇。”
        不知为什么那时候我会有点恻隐之心,原本在我对她的认识中,只有她来怜悯谁,而绝不可能有让别人同情她的理由。
        看来我不是个优秀的推理家,在她说出这句话后,我觉察到她漂亮的脸蛋上掠过一丝痛苦,涩涩的。
        我动容了,当时就想安慰她说没事,我会作为朋友永远支持你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是喜欢她的啊,难道只能是朋友?
        “放心,其实你有很多朋友的,我不就是其中一个么?”最终,我还是说了,毕竟能和她做朋友我也满足了,我没什么奢望。
        哪想,她转过头来对着我:“难道只能是朋友?”
        这句话可把我吓坏了,天,难道她早就洞察出我喜欢她?我顿时感到体温骤然上升,脸一定红得比猴子屁股还屁股。咦,不对啊,这句话的口气好象……
        “其实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那就是……”她抬起微红的脸,热辣辣地看着我。
        ???!!!
        虽然我自认智商也不低,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逻辑判断能力了,不可能,怎么可能?
        “是你,杰。”她轻轻地说。
        我几乎晕了过去,或者这么说,我当时没晕过去简直是个奇迹。
        不过我的思绪更加混乱了,我甚至认为也许“是”就是“不是”,而“喜欢”则代表“讨厌”。
        但最终我还是保持清醒,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我醉生梦死好了。
        “可你并不喜欢我,只把我当朋友。”她口气有点失望。
        我第一反应很剧烈,连说了一万个“没”。待缓和一下情绪,我决定豁出去了:“我是喜欢你的,一直以来都……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真的,无法克制地喜欢。”
        我对自己说,见到你不喜欢上你的男人简直就是怪物!
        她停下脚步看着我。我敢保证当时自己一脸严肃,仔细想想,确实没在她面前真正表白过。
        “呵呵……”她笑,那笑声直抵我的心扉,“看来我们一直都彼此喜欢。”
        我以傻笑回应,受宠若惊。
        接下来,我像个犯错的小孩,一言不发。她也没再说下去,暗自思忖着什么。她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明白自己把她先前说的那些话回味了不下一百遍。
        当我再次恢复思考能力时,她已经被送回宿舍,而我,也躺在了床上。床只是个附属品,当夜,我不能再清醒了,直接性失眠。
        噢,还有,忘了提了,C君和D君也早被我抛之脑后,那晚他们哥俩就在餐馆美美地睡了一觉,次日还被迫交了不菲的露宿费。
        第二天,从我从床上爬起以至上课,我仍怀疑昨日的一切皆为南柯一梦。你知道,如果ET突然从你眼前闪过,你至少会花一个星期来判断那是否是自己的幻觉。
        直到放学,她在学院门口等我,向我招手,微笑。
        全场哗然。
        我终于确信,我是本世纪最幸福的亚当同族。
        我朝她走去,短短几米距离,一道道利光直奔我而来,怀疑,羡慕,嫉妒,痛苦,仇恨………
        我敢说这个月我们学校的头版头条非我和她莫属。
        “去哪?”她说。
        “给你补过生日!”我眨巴着眼。
        “来,牵手!”她边说边探出双手。
        哎哟……我的心都融化了。上帝真不公平,对我太照顾有加了……“}
        深秋的晚风有些微凉,和谐的脚步声伴着簌簌的落叶声,回荡在校园深处。
        这条小径,两旁匀称地挺立着梧桐,幽远静谧,被广大师生奉为我校的情人路。这样的夜,无论格调还是情调,可谓一流。
        我拉着她的手,迈着小步。
        “今晚的蛋糕挺甜的。”她嘻嘻笑着。
        呵呵,哪有我的心里甜呢……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这条路中那棵最高大的梧桐树旁。
        她停了下来:“知道吗,这棵树大家都叫她许愿树。”她顿了顿,语调略带羞涩,“我曾在这棵树前许下愿,在自己生日这天向你表白。”
        我不好意思地还以笑容,心中暗暗计划从此以后自己应该把此神树好好供奉起来,日日膜拜。
        忽然,她转身对着我,狐疑地问:“你真的喜欢我么?”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上前一步揽住她的小蛮腰:“宝贝,我爱你!”
        宝贝,我爱你……!!
        她幸福地笑了。我终于可以措辞来形容这个女子了———我最最动人的GF!
        她仍是笑着,比任何时候都动人,两片唇红润得仿佛樱桃一般………
        好了,故事到此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发生什么纯属个人隐私,朋友们,不要打扰,不要打扰。:}

 
   

 

·上一篇文章:更浪漫的人

·下一篇文章:下载成功,美国佬双双飞嫁中国姐妹



 相关故事


·神奇的宝贝

 

 

·老头的宝贝

 

 

·妈妈,我爱你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