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来的外国媳妇

抢来的外国媳妇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彦君

在西双版纳写生的第十年,韩双竟然娶到了一个外国媳妇,并且,这个外国媳妇还是被他的几个同学给强抢回来的。
 事情发生在二十一世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并且抢的还是个外国女人,难道,他们的心里没有王法了吗?
 说起来,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故事。
 韩双是学美术的,上学的时候,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魅力感染了他,所以,毕业以后,为了寻找原始森林的魂魄,他遁迹山林,一晃就是十年。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工夫到了,妙笔丹青也有了火候,该是韩双下山的时候了吧?可是,韩双的魂却象被什么勾去了似的,没有一点儿下山的迹象,怎么回事呢?
 其实,人是感情动物。纳西人的一位老东巴说的好:“再丑的姑娘看上十遍,也有好看的地方;再美的女孩看上十遍,也有缺憾存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里,神秘的箭毒树,挺拔的酒瓶棕,茂盛的绞杀蓉,牵魂的扁担藤。苍松翠柏,奇花儿异石尽管诱人,韩双毕竟是个血性男人。画到三年,多少感到寂寞了。
那一天,画完了澜沧江唱晚,韩双疲惫地爬进了堆满画稿的木楼。昏昏欲睡之时,突然,木楼摇晃起来,伴着嘈杂的声响,一声声野象的嘶鸣直贯耳鼓。梦中惊醒,韩双打开窗子,向外一看,不觉“妈呀”一声喊出喉咙。
 月光下,一群野象汇集而来,大的小的,公的母的,一个跟着一个,二十多头的野象,形成了浩浩荡荡的阵势。沿途沿路,茂密的灌木丛被长长的鼻子扫荡一空。楼前的一棵芭蕉,大腿粗细,两三丈高,小山一样的野象长鼻子一卷,枝叶果实荡然无存。
 都说版纳的生态发生了变化,断续的生物链开始复现。韩双还当神话儿,今天,销声匿迹多年的野象群就在眼前,机会难得,激动不已的韩双哪里顾得上自身的安危?推开窗户,探出身子,挥笔如风,一场白描。
 韩双的精力全部集中在了野象上,其不知,他的生命已经悬浮在了生死一线。
 原始森林里的野象,原始的野性形成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嗅觉,残酷的自然法则赋予了他们谨慎的排外本能。群居群行,强烈的表现欲鼓惑着他们高昂的斗志。没有干扰的时候,他们捋草拔树,示威嚎叫;人的气息传递过来,那根好斗的神经一下子便提了起来。抬眼看去,小木楼上,一个半裸的人站在面前挥笔作画,傲然无视的态度简直就是挑战。野象愤怒了。
 愤怒的野象头颅高昂,长牙直指,眼露凶光,脚鼓咚咚。看着场景,韩双想,够了,有了这扣人心弦的怒象图,原始森林的魂就算找到了。明天就可以下山了。
 就在韩双踌躇满志,心旌遥遥的时候,愤怒的野象行动了,雷霆风暴一样,凶狠地向韩双临时搭起的木楼扑来。
 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常年保持热带温度,居住的傣族、纳西族,藏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多半在树林里,深谷中,傍水而居,依山而住。居住的房子,皆为木制的吊脚小楼。楼下,四梁八拄支撑起来,三米高处,做门做窗形成居室。房子的上面,盖上一层薄薄的草帘子以避风雨。韩双的房子也是一样。所不同的是,韩双的木楼,单户独村,借树而就,远离村落,人迹稀少。
这样的房子,怎能抵挡得住野象的冲击呢?这样的荒僻之处,怎样才能求得外界的援助呢?发现了危险,韩双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冷汗津津,几尽绝望。
 就在韩双的木楼被野象冲撞的摇摇晃晃,快要散落的紧要当口,红光一闪,一个娇艳的身影凭空而落。娇喝声中,一团物件劈头砸向领头母象的眉眼之间。
象群的进攻改变了方向,转身随挑衅的目标狂奔而去。
 从死神的脚下活转过来,韩双下楼随象群追去。
 没有追上野象,当然也就没有找到救他一命的彩衣姑娘。庆幸的是,恩人那羊皮护腰,披星戴月的纳西服饰,却被他牢牢地刻在了心上。
 为了寻找救命恩人,韩双打消了下山的念头,加固了木楼,重新住了下来。
 带着新的渴望,韩双走遍了西双版纳的许多地方。终于有一天,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进入了韩双的眼帘。
那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神秘的曼佗罗花儿纯洁无暇的美丽引诱得韩双忘记了她的野性。一不小心,他被她的毒刺蛰伤了手指。醒来的时候,韩双发现,救他的女孩眼大肤白,美丽端庄。腰扎一块羊皮,头上身上点缀着星星月亮。
 看到了服饰,想起了心中寻找的恩人。韩双的魂象被什么勾住了一样。
次日,韩双把自己的木屋移到了第四道冈梁上,这里,不到百米,另一座独楼住着外国女人桑兰。米娜亚。她是一个作家,深深爱上了中国云南的边塞文化。小楼里,她已经住了两年了。再往前,居住着神秘的摩挲人村寨。据说,摩挲人实行的是阿夏婚姻,男到女家,走婚繁衍,生出孩子归女方所有。韩双知道,摩挲人属纳西人的一个分支,桑兰。米娜亚身上那套披星戴月的服饰,就是纳西人典型的民族服饰。
 神秘的边塞文化,加上热带雨林无穷的自然风光,这才有了这片水土无尽的魅力。难道说,这还不算版纳的魂魄吗?
 韩双完全被这里的山水人之美融化了,走不出去了。
 韩双的魂被谁勾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双三十出头儿了还只身一人。这对韩双的父母就很重要。于是,他们向韩双最最要好的同学张洪、李民、胡小光求助。
 毕竟是最最要好的老同学,酒喝多了的时候,韩双的心事流露出来。调皮的胡小光说:“那个桑兰。米娜亚不是喜欢穿纳西人的服装吗?好,咱就把她当纳西姑娘,抢回来成婚不就完了?”韩双说:“那怎么行?抢人成婚,可是犯法的。她还是个外国姑娘。”胡小光说:“纳西人古有抢婚习俗,桑兰。米娜亚那么喜欢民族文化,能不知道纳西的民俗?何况,她两次救你性命,说不定早就爱上你了呢。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一切由我们安排,你就等着做你的新郎官儿吧。”
 本来是酒话儿,一觉醒来,木已成舟,美丽的桑兰。米娜亚鸟儿一样温顺地躺在了韩双的身旁。
 原来,美丽的桑兰。米娜亚也在心仪着勤奋的韩双呢。


·上一篇文章:一根鸡心项链
·下一篇文章:三巴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25254CB5A44J582GKG08664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