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封情书

最后一封情书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傅昌尧

儿子杨可九岁时,杨云的丈夫不幸病逝。为了让儿子不受伤害,她婉言谢绝了许多登门求婚和做媒的人,这些年含辛茹苦,一点点将儿子抚养长大、教育成人。眼看着儿子明年就考大学了,没想到祸从天降,在一次体检之后,儿子突然被诊断患了绝症!更为可怕的是,医生下了“绝命书”,说孩子的时日不多了……
犹如晴天霹雳,杨云一夜间急白了头发。以前,杨云天天风里雨里不知疲倦地忙碌,是因为有精神寄托——儿子不仅听话,而且学习成绩特别好。可如今,猛然之间,精神支柱倒了,她也一下子垮了,周围的人都担心悲伤过度的杨云会先她儿子而去。
这天,杨云正含着泪给儿子揉搓日渐萎缩的双脚,杨可突然开了口:“妈,我……对不起您!”杨云说:“好儿子,你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没有什么对不起妈妈的地方。”“不,我不是个好孩子……”杨可冷冷地说,“我偷过你的钱,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弄丢了三百块钱吗?其实,是我偷的……”杨云一怔,疑惑地看着儿子,说:“真的?!”杨可点头道:“真的。”杨云问:“你……拿那么多钱干嘛?那是我摆地摊半个多月才能挣来的!”杨可说:“我趁你晚上出去摆摊,就偷偷去打游戏、还看黄色录像……”杨云闻听,脑袋“嗡”的一声,她惊愕地瞪着儿子,半天说不出话来。杨可说:“反正我现在要死了,以后再不会拖累你,也不怕你生气了……”杨云疑惑地说:“那你每次考试,那么好的成绩是怎么来的?”“是抄我同桌呼涵的。我每次给她一点钱,她就……”
杨云本来就因悲伤而虚弱,没听杨可说完,就差点一头栽倒在病房里。为了证实儿子的“临终交代”,杨云找到了儿子的同桌呼涵家。在杨云又气又急的目光注视下,呼涵忐忑不安地点头承认了……临走时,呼涵突然又说:“阿姨,您知道吗?杨可……他已经和一个外班的女生谈了一年多恋爱了……”天哪,怎么会是这样?杨云扭转身,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呼涵的家……
回到家里,看着凄清的屋子和墙上丈夫的遗像,杨云心灰意冷。想想这些年来,自己忍受着巨大的凄苦,将孩子拉扯成人,本以为有了指望,却一下子变成水中月、雾中花。最可恨的是,平时看似听话、进取的儿子,原来一直是在欺骗自己!这种伤害比这么多年付出的代价更加惨痛,更加让她难以接受。
环绕在儿子身上的最后一圈光环消失了,杨云的精神大厦完全坍塌了,她突然感觉到死亡的快乐与解脱。她从墙上取下丈夫的遗像,揩去灰尘,然后穿上自从丈夫去世后从未穿过的大红套裙,拿出摆地摊用的尼龙绳,端来椅子,将绳子系在吊扇上,最后看了一眼丈夫的照片,把脑袋伸进了绳套……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撞开,来人哭喊道:“阿姨——”一把抱住了杨云。杨云低头一看,是杨可的同学呼涵。呼涵哽咽着说:“阿姨,我骗了你,杨可也骗了你……其实,他是个好孩子……”
原来,杨可自从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后,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这些年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他知道,这些年来母亲在自己身上寄托的希望实在是太多太多;他也知道,其实现在最最痛苦的人就是母亲!这些天,躺在病床上的杨可总在寻思着怎样减轻母亲的痛苦,让她坚强地活下去。他知道,越是安慰、鼓励母亲,母亲就越会悲痛欲绝。在病床上翻来覆去了好几天,杨可总算想出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好办法”。那天,杨可的同桌呼涵到医院来看他。杨可向呼涵谈起了自己对母亲的担心,他让呼涵帮他一起减轻母亲的痛苦,他说:“世界上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儿子欺骗母亲。如果告诉她说我以前的一切优点全是假的,要让她由爱转恨……这样,她就不会痛苦……”呼涵看着一脸真诚的杨可,只好点了点头。于是,两个涉世不深的中学生,为了一个可怜的母亲,在病床前悄悄编排了一出带泪的闹剧……
然而,呼涵看着杨云离去时那失魂落魄的背影,十分后悔,她觉得不该这么欺骗一个就要失去儿子的母亲。杨云走后,呼涵向父母道出了实情。父母闻听大怒,直骂呼涵幼稚、愚蠢:“你们这些孩子,太不理解父母了!这样做是安慰母亲吗? 你们这是在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啊!你赶紧去向杨可母亲说明清楚!”呼涵一路哭着赶紧奔向杨可家……
从板凳上扶下杨云,呼涵泣不成声,说:“阿姨,我……不该帮杨可骗你,差点害得你送了命……我们是好心啊!阿姨……”   
杨云明白过来以后,更是心如刀割般难受,她一把搂过呼涵说:“好闺女,你们都是好孩子,阿姨不怪罪你们……阿姨一定会不辜负你们的好心,坚强地活下去,也让杨可尽量多活哪怕一天……”
然而,杨可的病情却一天天在恶化。这天,他附在杨云的耳边,用微弱的声音说:“妈妈,你知道的,我最爱踢足球。可为了不影响学习,担心踢坏鞋子,我一直都是看别人踢……中国队马上要冲击世界杯了,我真想等到胜利消息后再死,妈,我能活到那一天吗?”杨云强忍着泪水,笑着说:“儿子,妈妈一定让你活到那一天!”
杨云把儿子的愿望对医生一说,医生为难地说:“离中国队世界杯外围赛的最后一场比赛还有两个多月,要想孩子能挺到那一天,除非出现奇迹……另外,假如中国队又输了,还是进不了世界杯呢?孩子将带着多大的遗憾离开这个人世啊!”杨云坚定地说:“不,我一定要让儿子活到那一天,中国队一定能进世界杯!”
这天晚上,杨云听见沉睡的儿子似乎在迷迷糊糊地念叨着什么。仔细一听,儿子好像在念叨一个人名——“小红”,像是个女孩的名字。于是,她又找到呼涵,问她和杨可关系好的女孩子里有没有一个叫小红的。呼涵说,其实学校里喜欢杨可的女孩子不少,可他平时从来不和她们来往,还说他是怕给妈妈心里添烦……听呼涵这样一说,杨云认定儿子心里肯定有女孩子,十七八岁的男孩,这很正常,而儿子念叨的小红,八成就是那个心中女孩。杨云叹息道:“假如这时候,那个女孩小红能来看他,一定能唤起他生的勇气,他一定能够活到中国队进军世界杯的那一天,甚至更长的日子……”
这天,医生给杨可检查身体时,说:“值班室里有你一封信,看字迹像是女孩子的字。”杨可艰难地苦笑了一下,他已经看不见面前的任何物体了。杨云兴奋地拿回一封信,悄悄附在儿子的耳边说:“是个叫小红的女同学给你写的,我能拆吗?”杨可愣了愣,僵硬的面容颤动了一下,轻轻点头。
杨云拆开信,说:“你眼睛看不见了,妈念给你听吧——”
“杨可,你好,听说你病了,我很难过,一直想来看你,可我们毕竟不是一个班的,没有借口。这些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牵挂着你的病情,上课啥也听不进去,眼前总是晃动着你的身影……虽然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可我相信你心里一定只有我,也只有我会在这时能给你力量,让你战胜病魔!你是个坚强的男子汉!还记得我们共同为国家队加油,在饭厅里喊哑嗓子吗?好男儿就要像踢球一样对待困难和病痛!等考试一结束,我就会偷偷去看你,给你唱歌……”
念着念着,杨云发现儿子渐渐抬起了眼皮,脸上似乎也飘来了一丝难得的红润。她没有念完,自己就激动得哭了起来。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而每隔三天收到的一封情书,像春风一样吹绿了杨可行将枯萎的生命。在这几十天的时间里,这十来封情书已经成为了杨可生命的支柱。每天,只有当妈妈轻声为他读起信件里温暖亲切的问候时,杨可瘦削的脸上才会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颜……
那天,是全中国都期待而激动的日子,中国足球队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向世界杯发起最后的冲击,也是杨可生命奇迹般走向终点的时候。
那晚,看完比赛,当医院里有人不顾警告,燃放鞭炮的时候,巨大的恐惧感一下子笼罩着杨可的病房。杨可一把握住前来陪他看球的呼涵说:“谢谢你,呼涵!是你给我写的这么多信,让我支撑到现在。虽然你平时不善言辞,可你的情感世界那样丰富,这从你过去的作文中也能看出来……只是你弄错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女朋友叫小红,你应该知道的。”
杨云和呼涵同时愣住了。呼涵吃惊地说:“我没有给你写信啊!”
“妈妈,我的好妈妈!”杨可一下子扑到杨云的怀里,“我没有女朋友,我是个听话的孩子,妈妈,小红是我喜欢的一个足球明星的小名……”
杨云搂着儿子,从怀里掏出又一封情书,念道:“亲爱的杨可,你真是我心目中的男子汉!你终于坚持到了胜利的这一天,我为你骄傲……我答应你来看你的,还答应给你唱歌,现在我就给你唱:小兔乖乖,把门儿开开……”
在杨云如泣如诉的歌声中,杨可幸福而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上一篇文章:天使的糖果
·下一篇文章:一根鸡心项链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24105980J9IJ3I76B9I7I4B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