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见面的约会

无法见面的约会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刘建良

[ 作者:刘建良(湖南)]
    华清和林萍是一对恋人,两人一起在深圳打工。三个月前林萍换了一家位于郊区的新公司,从那以后,华清再没见过她。
    华清约了林萍好多次,可她都没去赴约。每次事后打电话问原因,林萍却理直气壮地说她去了,是华清没去,还发脾气说华清戏弄她。这就奇怪了,不可能两人擦肩而过却没认出对方吧?华清怀疑林萍变了心,故意找借口想分手。
他想证实一下这个想法,就给林萍打电话,约她在彩虹桥上的第三根灯柱下见面。这么详细的地点,再不可能出现人海里擦肩而过却没看见对方的怪事。
    约好九点整见面,华清八点半就到了,一直等到下午四点,林萍都没有出现。华清强压怒火拨通了林萍的手机,电话一通,林萍连珠炮似的叫了起来:“你存心戏弄我是不是?不去就别约我,要分手就直接说!”华清问:“你在哪儿?彩虹桥上第三根灯柱,没弄错?”“你以为我是幼儿园的小孩?这么大一座彩虹桥也会搞错?我从上午九点一直等到下午一点。”林萍长叹了一声,说,“算了,我们还是分手吧。”说完挂了电话。
    华清发了一会儿呆,冷笑起来。除了最后那七个字,林萍明摆着是在撒谎嘛。他不甘心让她这么戏弄,又拨通了电话,林萍不吭声,他哈哈一笑,说:“是我没去,跟你玩玩嘛,发这么大火干嘛?”电话那头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叛逃者七号,玩得很高兴是不是?立即自动归案,否则你将受到最严厉的制裁。”华清一愣,想问个清楚,那边电话已经断了。他气极了,想:“又是她玩的鬼把戏!”
    为了排解失恋的痛苦,华清一门心思扑到工作上。这天,他加班到很晚,刚到公司门外,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拦在他面前,低声叫道:“叛逃者七号,你被捕了!”同时背后扑上来两个人,牢牢扭住了华清的手臂。
    华清又惊又怒,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什么叛逃者七号?你们认错人了,快放开我!”“认错人了?哼哼,”那人冷笑道,“这话你向叛逃者制裁委员会去说吧,带走!”那人一挥手,身后的两人将华清推进了一辆小轿车。华清不停大叫:“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叫华清,不是什么叛逃者七号。”
    任他又叫又闹,那三人阴沉着脸不理不睬。华清突然想起电影里的特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你们是国安局的?我可从没当过特务啊。”
    话音刚落,他又惊叫起来,原来车子正驶在一条环山公路上,在一个急转弯处,忽然以高速冲出路面,射向悬崖下。
    华清惊恐地闭上眼睛,可等了好一会儿,并没发生什么,车子似乎还在行驶。他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张大了嘴巴,刚刚明明冲下了悬崖的车子这时竟已驶进了市中心,两旁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解地问那三人。“别装傻了。”一人冷笑道,“你已经回来了。”“这是哪儿,我回什么地方来了?我没装傻,真的不知道啊。”事情越来越怪,华清只觉得全身发冷。
    车子驶进一个戒备森严的院子,那三人把华清带进一间房里,扔下一句话:“明天提审你。”说完锁上门走了。
    门是电子控制的厚重钢门,只墙上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这是真正的监狱。华清顿时双脚发软,瘫倒在地,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碰上什么了?”他突然想起那次给林萍打电话时一个男人说到叛逃者七号,难道又是林萍在捣鬼?可她怎么会认识这些人呢?
    第二天,有人来把他带进了另一个小房间,桌子后面坐了三个人,一个中年男子冷着脸问:“叛逃者七号,你是怎么逃到物质世界的?是谁帮助了你?说!”“什……什么?”华清听不懂,“什么物质世界?我没有叛逃啊,我不是叛国者,你们一定弄错了。”那人冷哼一声:“装傻?上刑!”
    华清坐的椅子上有电动钢环,将他的手脚全扣住了,那人一喝,过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两把钳子,钳子尾巴后面拖着长长的电线。华清一看就明白了,自己坐的是一把电椅,这些人要给他上电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狂叫道:“冤枉啊!”眼看两把电钳越来越近,华清绝望地闭上眼睛。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走进来说:“等一等,我们可能弄错了。”
    两个人架起浑身瘫软的华清,送到另一间房里。里面坐着一个和蔼的秃顶老者,站起来握住他的手道:“华先生,实在对不起,是我们弄错了。”华清惊魂未定,叫道:“当然是你们弄错了,但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是不是林萍害我,是不是她诬告我要叛逃出国?”秃顶老者一愣,笑道:“不是,林萍小姐也是受害者。”
听说和林萍无关,华清的满腔怒火刹那间烟消云散了,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萍……她没事吧?”“华清!”门外突然传来惊喜的叫声,林萍飞奔进来,扑到他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华清惊喜地搂着林萍,怒视着秃顶老者道:“你们对她做什么了?我要去告你们!”林萍却抬起头来,哭道:“华清,算了吧,我们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根本告不了。”
    “另外一个世界?你说什么呀?”华清一头雾水,朝秃顶老者怒吼道,“是不是因为你们的折磨,让她神经出毛病了?”“她好好的,我们并没有对她怎么样。”秃顶老者忙安慰他,有些尴尬地说,“这事比较怪,你们先坐下,听我慢慢解释。”
    华清只有搂着林萍坐下。那秃顶老者问:“华先生,你知不知道反物质?”“看过报道。”华清点点头,“科学家们猜想,任何东西都是由正反两面组成的,有物质,就应该有反物质,但只停留于猜想,并没有真的发现反物质,因此也有报道说反物质并不存在。”
    “你知道就太好了。”老者面露喜色,“你们科学家的猜想是正确的,反物质确实存在。事实上,这个世界是由正反两种物质共同构成的,反物质世界和物质世界一样,同样有人和动物,阳光和空气。”
    华清听呆了,说:“你是说,在我们物质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同样有人有生物的反物质世界?”“是的。”老者点点头,“除了物质结构的正反不同,其他的几乎都是一模一样,而且两个世界是同时并存,并且互相平衡的,缺了谁都不行,只是由于时空的阻隔,而无法互相发现。”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平时看上去明明白白的世界其实并不明白,在同样的天地同样的时间里还重叠着一个完全相反的世界,呆了半天,华清道:“那我们现在是在反物质世界里?”
    “对。”老者说,“我们的科技比你们物质世界发达,你们对反物质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猜测阶段,我们却早已发现了物质并知道物质世界里同样有人,而且我们还找到了去物质世界的通道,为了怕大规模移民导致正反两个世界失衡,我们严禁反物质世界的人去你们物质世界,不过还是有叛逃者,我们先后处理了六个,发现你时,我们以为你是第七个,所以将你编为叛逃者七号,其实完全弄错了,不是我们的人叛逃去了你们的世界,而是林萍小姐来了我们的世界。”
   “你的本事可真大,找工作竟然找到反物质世界来了,你到底怎么过来的?”华清疑惑地看着林萍。“我不知道。”林萍一脸迷茫,“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而且在事发前,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件事现在我们弄清楚了。”老者道,“我说过,反物质世界和物质世界很多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林小姐坐车的火车站,在我们这里也是一个火车站,那天你们的车站同时有两辆火车高速通过,巧的是,我们这里也是两辆火车同时通过,由于频率完全一样,就形成了磁场共振,而当时林小姐恰好站在磁场力点的接合处,便一下子给吸进了我们的世界,更巧的是,火车通过时,林小姐正在和你通电话,我们的电信系统接受了她的手机频率,你们见不了面,却仍可以通电话,你们的电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最终导致了这场误会。”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怪事!”华清搂住林萍,感慨道,“难怪我怎么也约不到你,原来我们在两个世界里,那天我在彩虹桥上等了整整八个小时,还以为你在戏弄我呢。”“我还不是一样等了五个小时?”林萍噘起嘴,想想却又笑了,道,“真奇妙。”
老者将他们送了回来,不久两人就结婚了,闹洞房时朋友们吵着让他们讲恋爱中的趣事,华清说了这段奇妙的经历,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众人一致认定,这小子是娶了新媳妇高兴,乐昏头了。


·上一篇文章:谁说无情
·下一篇文章:天使的糖果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2274BC84E238485D1J529HH.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