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无法见面的约会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刘建良 点击数:
 

 

 
 

[ 作者:刘建良(湖南)]
    华清和林萍是一对恋人,两人一起在深圳打工。三个月前林萍换了一家位于郊区的新公司,从那以后,华清再没见过她。
    华清约了林萍好多次,可她都没去赴约。每次事后打电话问原因,林萍却理直气壮地说她去了,是华清没去,还发脾气说华清戏弄她。这就奇怪了,不可能两人擦肩而过却没认出对方吧?华清怀疑林萍变了心,故意找借口想分手。
他想证实一下这个想法,就给林萍打电话,约她在彩虹桥上的第三根灯柱下见面。这么详细的地点,再不可能出现人海里擦肩而过却没看见对方的怪事。
    约好九点整见面,华清八点半就到了,一直等到下午四点,林萍都没有出现。华清强压怒火拨通了林萍的手机,电话一通,林萍连珠炮似的叫了起来:“你存心戏弄我是不是?不去就别约我,要分手就直接说!”华清问:“你在哪儿?彩虹桥上第三根灯柱,没弄错?”“你以为我是幼儿园的小孩?这么大一座彩虹桥也会搞错?我从上午九点一直等到下午一点。”林萍长叹了一声,说,“算了,我们还是分手吧。”说完挂了电话。
    华清发了一会儿呆,冷笑起来。除了最后那七个字,林萍明摆着是在撒谎嘛。他不甘心让她这么戏弄,又拨通了电话,林萍不吭声,他哈哈一笑,说:“是我没去,跟你玩玩嘛,发这么大火干嘛?”电话那头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叛逃者七号,玩得很高兴是不是?立即自动归案,否则你将受到最严厉的制裁。”华清一愣,想问个清楚,那边电话已经断了。他气极了,想:“又是她玩的鬼把戏!”
    为了排解失恋的痛苦,华清一门心思扑到工作上。这天,他加班到很晚,刚到公司门外,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拦在他面前,低声叫道:“叛逃者七号,你被捕了!”同时背后扑上来两个人,牢牢扭住了华清的手臂。
    华清又惊又怒,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什么叛逃者七号?你们认错人了,快放开我!”“认错人了?哼哼,”那人冷笑道,“这话你向叛逃者制裁委员会去说吧,带走!”那人一挥手,身后的两人将华清推进了一辆小轿车。华清不停大叫:“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叫华清,不是什么叛逃者七号。”
    任他又叫又闹,那三人阴沉着脸不理不睬。华清突然想起电影里的特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你们是国安局的?我可从没当过特务啊。”
    话音刚落,他又惊叫起来,原来车子正驶在一条环山公路上,在一个急转弯处,忽然以高速冲出路面,射向悬崖下。
    华清惊恐地闭上眼睛,可等了好一会儿,并没发生什么,车子似乎还在行驶。他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张大了嘴巴,刚刚明明冲下了悬崖的车子这时竟已驶进了市中心,两旁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解地问那三人。“别装傻了。”一人冷笑道,“你已经回来了。”“这是哪儿,我回什么地方来了?我没装傻,真的不知道啊。”事情越来越怪,华清只觉得全身发冷。
    车子驶进一个戒备森严的院子,那三人把华清带进一间房里,扔下一句话:“明天提审你。”说完锁上门走了。
    门是电子控制的厚重钢门,只墙上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这是真正的监狱。华清顿时双脚发软,瘫倒在地,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碰上什么了?”他突然想起那次给林萍打电话时一个男人说到叛逃者七号,难道又是林萍在捣鬼?可她怎么会认识这些人呢?
    第二天,有人来把他带进了另一个小房间,桌子后面坐了三个人,一个中年男子冷着脸问:“叛逃者七号,你是怎么逃到物质世界的?是谁帮助了你?说!”“什……什么?”华清听不懂,“什么物质世界?我没有叛逃啊,我不是叛国者,你们一定弄错了。”那人冷哼一声:“装傻?上刑!”
    华清坐的椅子上有电动钢环,将他的手脚全扣住了,那人一喝,过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两把钳子,钳子尾巴后面拖着长长的电线。华清一看就明白了,自己坐的是一把电椅,这些人要给他上电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狂叫道:“冤枉啊!”眼看两把电钳越来越近,华清绝望地闭上眼睛。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走进来说:“等一等,我们可能弄错了。”
    两个人架起浑身瘫软的华清,送到另一间房里。里面坐着一个和蔼的秃顶老者,站起来握住他的手道:“华先生,实在对不起,是我们弄错了。”华清惊魂未定,叫道:“当然是你们弄错了,但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是不是林萍害我,是不是她诬告我要叛逃出国?”秃顶老者一愣,笑道:“不是,林萍小姐也是受害者。”
听说和林萍无关,华清的满腔怒火刹那间烟消云散了,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萍……她没事吧?”“华清!”门外突然传来惊喜的叫声,林萍飞奔进来,扑到他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华清惊喜地搂着林萍,怒视着秃顶老者道:“你们对她做什么了?我要去告你们!”林萍却抬起头来,哭道:“华清,算了吧,我们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根本告不了。”
    “另外一个世界?你说什么呀?”华清一头雾水,朝秃顶老者怒吼道,“是不是因为你们的折磨,让她神经出毛病了?”“她好好的,我们并没有对她怎么样。”秃顶老者忙安慰他,有些尴尬地说,“这事比较怪,你们先坐下,听我慢慢解释。”
    华清只有搂着林萍坐下。那秃顶老者问:“华先生,你知不知道反物质?”“看过报道。”华清点点头,“科学家们猜想,任何东西都是由正反两面组成的,有物质,就应该有反物质,但只停留于猜想,并没有真的发现反物质,因此也有报道说反物质并不存在。”
    “你知道就太好了。”老者面露喜色,“你们科学家的猜想是正确的,反物质确实存在。事实上,这个世界是由正反两种物质共同构成的,反物质世界和物质世界一样,同样有人和动物,阳光和空气。”
    华清听呆了,说:“你是说,在我们物质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同样有人有生物的反物质世界?”“是的。”老者点点头,“除了物质结构的正反不同,其他的几乎都是一模一样,而且两个世界是同时并存,并且互相平衡的,缺了谁都不行,只是由于时空的阻隔,而无法互相发现。”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平时看上去明明白白的世界其实并不明白,在同样的天地同样的时间里还重叠着一个完全相反的世界,呆了半天,华清道:“那我们现在是在反物质世界里?”
    “对。”老者说,“我们的科技比你们物质世界发达,你们对反物质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猜测阶段,我们却早已发现了物质并知道物质世界里同样有人,而且我们还找到了去物质世界的通道,为了怕大规模移民导致正反两个世界失衡,我们严禁反物质世界的人去你们物质世界,不过还是有叛逃者,我们先后处理了六个,发现你时,我们以为你是第七个,所以将你编为叛逃者七号,其实完全弄错了,不是我们的人叛逃去了你们的世界,而是林萍小姐来了我们的世界。”
   “你的本事可真大,找工作竟然找到反物质世界来了,你到底怎么过来的?”华清疑惑地看着林萍。“我不知道。”林萍一脸迷茫,“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而且在事发前,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件事现在我们弄清楚了。”老者道,“我说过,反物质世界和物质世界很多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林小姐坐车的火车站,在我们这里也是一个火车站,那天你们的车站同时有两辆火车高速通过,巧的是,我们这里也是两辆火车同时通过,由于频率完全一样,就形成了磁场共振,而当时林小姐恰好站在磁场力点的接合处,便一下子给吸进了我们的世界,更巧的是,火车通过时,林小姐正在和你通电话,我们的电信系统接受了她的手机频率,你们见不了面,却仍可以通电话,你们的电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最终导致了这场误会。”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怪事!”华清搂住林萍,感慨道,“难怪我怎么也约不到你,原来我们在两个世界里,那天我在彩虹桥上等了整整八个小时,还以为你在戏弄我呢。”“我还不是一样等了五个小时?”林萍噘起嘴,想想却又笑了,道,“真奇妙。”
老者将他们送了回来,不久两人就结婚了,闹洞房时朋友们吵着让他们讲恋爱中的趣事,华清说了这段奇妙的经历,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众人一致认定,这小子是娶了新媳妇高兴,乐昏头了。

 
   

 

·上一篇文章:谁说无情

·下一篇文章:天使的糖果



 相关故事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