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最自私的男人

天底下最自私的男人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这几天,夏达荣上街时,发现有个老头老在跟踪自己。他到哪儿老头跟到哪儿,就连他进公共厕所,老头也在外头蹲着。这老头六十多岁,穿着打扮很朴素,腰身佝偻如弓,脸上爬满刀刻般的皱纹。夏达荣挺奇怪,自己一不偷二不抢的,这老头干嘛老跟踪我呀?
这天,夏达荣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径直走到老头跟前,没好气地问:“老先生,您干嘛盯我的梢?”老头尴尬地笑了笑:“小伙子,不好意思,我想求你点事儿,要不,耽误你几分钟,咱去那边茶馆喝杯茶,我慢慢跟你说,行不?”夏达荣愣了一下,犹豫着点了点头。
一边走着,老头一边和夏达荣搭着话。他说自己叫沈春阳,看夏达荣似乎还有些疑虑,老头还特意拿出张身份证给他看。坐定之后,沈春阳这才打开了话匣子。原来,几年前,沈春阳的独生女儿娟子谈了一个男朋友,两人正要谈婚论嫁时,那男孩所在的厂子倒闭,他只得只身去省城打工。头个把月还不时写封信给娟子,后来就杳无音讯了。沈春阳和亲朋好友都断定那小子变了心,没准是傍上了富婆、款姐什么的——这年头这种事多着哩!一家人都劝娟子死了这条心,可娟子太痴情,说只要他没回来,自己就一直等着他。一晃就是两年,娟子已经27了,好些跟她同龄的姐妹都当妈妈了,她还是形单影只,孑然一身。沈春阳心里着急,只好亲自出马,来省城找那小子。可寻来找去,也没找着。那天,他在街上撞见夏达荣时,猛然间还真以为是娟子的男朋友。到后来,才发现是自己弄错了,其实他只不过是跟那小子长得很相像而已。
听到这儿,夏达荣笑了:“您老莫不是让我冒充您女儿的男朋友,蒙骗您女儿?这种情节在故事书里头可多啦,那全是作家瞎编的,您女儿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当然不是。”沈春阳摇了摇头,说出了他的主意:他是想让夏达荣随便找个姑娘拍几张很亲热的照片,让他拿回去给娟子看,好让她对那小子死心。“这,这能行么?”“能。小伙子,求求你无论如何帮我一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可不想让她变成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给你钱,3000块,你看怎么样?”
夏达荣觉得这主意实在不怎么样,可一见沈春阳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又不忍心拒绝。他迟疑地说:“沈老伯,不是我不帮您,我、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跟谁拍照片?”“你……你莫非没有熟悉的女老乡、同事什么的?”
“真没有。沈老伯,实在对不起,我帮不了您。”
沈春阳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夏达荣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夏先生,求求您千万要帮我一把,我女儿性子倔,如果她不嫁人,我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呀——”夏达荣吓了一跳,慌忙把他搀了起来:“老先生,您这是干啥?好、好,我帮您行了吧?”沈春阳喜出望外,立即从兜里掏出3000块钱,塞到夏达荣手里。夏达荣把钱退给了他,说:“沈老伯,我帮您真不是图的钱。这样吧,一星期后,咱们还在这儿见面,我把照片给您!”
回到家,夏达荣犯了愁——当时答应得倒挺爽快,可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跟年轻异性合过影哩!找谁呢?他猛地想起同事莫丽丽。莫丽丽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似乎对自己还有点意思。夏达荣觉得,如果找她帮个忙,说不定能成。
他找到莫丽丽,支支吾吾把这事说了,莫丽丽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书呆子还挺有爱心的嘛!”夏达荣紧张地问:“那……你同意了?”莫丽丽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几张照片吗,没问题!哈哈,要不要拍几张咱俩接吻的镜头?”夏达荣的脸腾地红了,慌忙摆手:“不不不,那倒不用……”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夏达荣带着照相机约莫丽丽去了公园。莫丽丽挺大方的,拍照时的那股亲热劲儿,谁见了都会以为她真是夏达荣的女朋友。相比之下,夏达荣倒显得有些拘谨——他是害怕,怕莫丽丽认为自己是在借机吃豆腐!
一上午工夫,一卷胶卷全拍完了。中午,夏达荣请莫丽丽吃饭,以示谢意。好好的,莫丽丽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说:“达荣,说实在的,我倒希望咱俩真是一对倾情相恋的情侣。”说着,她的眼圈随之一红。夏达荣不由得心里一动。
几天后,夏达荣把洗好的照片交给了沈春阳,老人千恩万谢,又要给钱,还是被夏达荣拒绝了。他只提出了一点要求:让沈春阳事后一定将照片毁掉,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沈春阳自然是满口答应。
这事过了好几天,夏达荣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踏实。他照沈春阳留的号码打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竟是个空号。他满腹狐疑,请了两天假,专程赶到沈春阳所在的城市,可到那儿一问,压根就没有沈春阳所说的那条街道。夏达荣有点闹不明白:这是咋回事?难道沈春阳骗了我?可他骗我有啥好处呢?
第二天,他刚回到公司,几个同事就咋咋呼呼地跑过来:“达荣,不好了,莫丽丽在楼顶上要自杀!”夏达荣吓了一大跳,赶紧往顶楼跑。果然,莫丽丽神情恍惚地站在楼顶边缘,瞧那架势,像是真的要跳下去似的。夏达荣的心快跳到嗓子眼里了,他失声叫道:“莫丽丽,你疯了,为什么要这样?”莫丽丽大概喝了不少酒,醉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惨然一笑,说:“达荣,我爱你,可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我……既然我不能跟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还不如死掉拉倒……”夏达荣一急,脱口而出:“谁说我不喜欢你?我可以对天发誓,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你,你这是骗我!所……所有的人都在骗我!”“丽丽,我绝对没有骗你,咱俩明天就办结婚手续。”“真,真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夏达荣一边说,一边慢慢地接近莫丽丽,乘她愣神的工夫,猛地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哇——好险呀!”,大伙儿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下了,不约而同地齐声鼓掌欢呼。
一打听,夏达荣才知道,今天莫丽丽一上班,就被老板叫到办公室狠狠地骂了一顿。老板将她跟夏达荣拍的那些合影甩到她面前,吼天吼地:“你这不要脸的,你勾引别的男人我不管,你干嘛要勾引夏达荣?你知不知道,你毁了老子上千万的生意?”他拍着桌子叫莫丽丽卷铺盖滚蛋。莫丽丽平白无故遭了顿骂,又丢了工作,一时想不开,喝了不少酒,打算一死了之,幸亏夏达荣及时赶到,才算没出大事。
夏达荣听同事说完事情原委,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冲进老板办公室,两眼喷火地瞪着老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骂丽丽?为什么要把她撵走?”老板冷冷一笑:“夏达荣,事情到了这份上,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原来,不久前,有家台资企业想在本地找个合作伙伴,老板带着夏达荣去洽谈业务。那家公司的总裁柳依蓉正巧是个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洽谈时,柳依容对年轻英俊的夏达荣有了好感,曾私下里向夏达荣的老板打听他的情况,并感叹说,夏达荣长得很像她的初恋情人。老板精明过人,自然是心领神会。一回来,就提拔夏达荣当上了经理助理,工资也涨了一倍。老板的计划是打算派夏达荣用美男计迷住柳依蓉,把生意揽到手。可还没等他把话挑明,柳依蓉打来电话,怒气冲冲地宣布先前签订的合作意向书作废。老板愣了,追问是什么原因,柳依蓉却“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接着又让人送来了一大叠夏达荣和莫丽丽的合影……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老板急得暴跳如雷,正巧夏达荣不在,只好把怒气发在莫丽丽身上……
夏达荣像掉进了冰窟窿里:这么说来,那自称沈春阳的老头果真是个骗子了!不然,照片怎么会跑到柳依蓉的手里?可是,他干嘛要这样?莫非……夏达荣怎么也想不明白。可不明白归不明白,公司是肯定待不下去了。于是,夏达荣辞了职,径直带着莫丽丽去领了结婚证。
婚后没多久,夫妻俩同心协力地开了家小超市。生活虽说平平淡淡,倒也其乐融融。这天,夏达荣突然接到一张2万美元的汇票和一封信,钱和信都是从台湾寄来的。信是这么写的:
夏先生:
您好!非常抱歉,我不该欺骗您。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柳依蓉小姐的管家。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老板,在去世前曾留下遗嘱,他所有的财产由柳依蓉继承,但有个条件:就是她不能再跟任何男人相爱!当初柳依蓉女士因父亲病危,急需一大笔钱,才不得不嫁给我的老板,她的初恋情人忍受不了这种打击,自杀身亡。您长得非常像她的初恋情人,她第一次见到您时,还以为是他死而复活……我跟随她多年,对她非常了解,以她的性格,肯定会爱上您的,甚至不惜舍弃所有的财产!如果那样的话,我将损失20万美元——那是老板临终时给我留下的一笔款子,但只有在柳依蓉没有爱上别的男人的情况下,我才能真正拥有这笔钱。所以,我不得不用这种手段,让她对您死心……这2万美元,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一定收下。感谢您的善良,并再次向您表示我真诚的歉意!
您的朋友:沈春阳
    放下信,夏达荣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对已经是自己老婆的莫丽丽说道:“唉,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自私的爱,还有这么自私的男人……”
莫丽丽亲昵地把头倚在他的耳边,偷笑着说:“是吗?不过我倒是觉得应该好好地感谢这个自私鬼……你说,是吧?”


·上一篇文章:纸币征婚
·下一篇文章:幸福的谎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2028HA39JH43AF6II6GJ5H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