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完的情债

还不完的情债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吕红霞

    一场铺天盖地的山洪在十几分钟内就吞没了小干沟村,所有的房屋几乎全被冲倒卷走,家具在水中漂浮,人和牲畜在激流里挣扎……农家少女陈秀丽,跟父母一家3口被卷进山洪里,再没有见过面。陈秀丽既恐惧、又绝望,没多久,就人事不知了。
    陈秀丽醒来时,发觉自己睡在暖烘烘的小火炕上,身上盖着一床新被子,睁开眼见身旁坐着一位老大爷,看样子已守候她很久了。
    “闺女,你到底醒了。”老大爷不住地咳嗽,“你真是命大呀,这地方几百年没发过水,大伙都没提防……来,快喝点姜汤。”
    老大爷颤巍巍地端来一碗姜汤,扶起陈秀丽,喂她喝下,而他自己又吭吭地咳嗽起来。
    陈秀丽活过来了。
    事后姑娘才知道,她遇救的地方是山洪下游的团结村,老汉也姓陈,他儿子陈明辉还是秀丽同年级的学友。团结村也遭遇了洪水,陈家因为住在半山坡,才幸免于难。出事那天,陈明辉的母亲过河去给老汉抓药,走到吊桥中间,桥就被水冲垮了。冒雨赶来接母亲的陈明辉立即跳下水去,在汹涌的波涛中,抓到一个人,赶紧拖上岸,却是陈秀丽,而他母亲却被洪水无情地吞没?br>     陈秀丽缓缓地给陈家父子跪了下来。
    “闺女,不要这样,咱们一笔写不出俩‘陈’字,又都是受灾人家,若不嫌咱家穷,就在这里住下,我当闺女养着。你放心,就是吃一只虱子,我也分给你一条腿!”
    陈秀丽只好在这善良的老人家里住了下来,她叫老汉“爸”,叫明辉“哥”。
    陈明辉家真是太困难啦。两间草房,暴雨淋塌半边,一铺小炕,三口人当然无法在一块挤。老爸让秀丽睡炕上,他爷俩在地下支张板床,全家只有那一床比较新一点的被子,让给秀丽盖,而他爷俩铺着盖着的是破被子。
陈秀丽感动得直流泪,她暗暗发誓,将来就算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他们的恩情。
陈秀丽父母都在洪水中丧生,上级虽有救济,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她还要继续求学。陈家父子很快让她坐在教室里。她的书本没了,明辉哥哥做作业时,总是先把书让她先用,每当这时,秀丽就感到如果读不出好成绩,那怎么能对得起陈家父子呢?这样一想,她简直是豁出命来了。她的成绩进步很快,老爸和明辉都为她高兴。
    陈秀丽在明辉家住了两年。为了供她和明辉读书,陈老爸挺着个病身子,起早贪黑地劳动,夜里憋得受不了,就跑河沿上咳嗽,怕惊醒年轻人,影响明天的学习。有一天,秀丽实在过意不去,利用几个午休时间,捡了些纸盒子卖掉,给老爸买了一小瓶止咳药。老爸见了药黑着脸问清了钱的来源,气得饭都没吃:“你若是耽误了学习,我死了也闭不上眼啊。”父女俩抱头大哭,秀丽暗下决心,她一定要上大学,赚很多很多的钱,让老爸过个幸福的晚年。
    “一家人”这么和气地生活,邻居也有眼热的,对陈老汉说:“你老汉好便宜,捡了个漂亮又聪明的儿媳妇。”陈老汉叹口气:“人做点好事,不一定要图个什么,再说,俺明辉他还有那个福气?”
    这话让秀鎏�搅耍�媚锏男奶�霾煌!@习质歉龆嗝锤呱械娜?她欠人家这么多,连性命都是跟人家老伴换的,将来即使给他做儿媳,也报答不过来啊。可她对陈明辉一直像亲哥哥那样爱着的,做他的妻子,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3天的紧张高考终于结束。陈秀丽感觉良好,但一看明辉,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秀丽也跟着惋惜,平时他成绩比自己还好,难道老天要捉弄善良的人?她劝慰明辉,不会太差,成绩还没下来呢。
    陈明辉果然名落孙山,连投档线也不够。而陈秀丽却早早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一看通知,姑娘傻了,3年下来,光学杂费就得二万五千多元,就是亲爹娘在,这钱也出不起呀,何况这儿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她双手颤抖着要把录取通知书撕碎。
这时,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了她的手,是明辉。明辉已悄悄观察她半天啦。“秀丽,你考入大学,这是咱家的光荣,你怎么忍心轻易放弃?我已经替你贷了款,毕业后,你自己慢慢挣钱还债——可别推到我肩上啊。”说着掏出一大包钱:“这是两万元,你数一下。”
    陈秀丽做梦也没想到,明辉连往后的路都给她铺好了!她忘情地扑进对方的怀里:“明辉哥,我不要这么多,留下一半,你复读。上大学可以做家教赚钱,到那边总会有办法的。”她鼓起勇气,深情地说:“明辉,你明年肯定会考上,万一考不上,我……将来也要嫁你。”
    陈明辉轻轻推开她:“傻丫头,你怎么啦,恩情不等于爱情。”
秀丽如愿以偿,开始了崭新的校园生活。明辉给她写信,告诉秀丽他不再复读,学不进去了。只求她努力读书,别辜负了家里的希望。又说老爸身体比以前好多啦。明辉寄来一点钱,嘱咐秀丽路太远,为省路费,一般不要回来。
秀丽很遗憾明辉哥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同时她也体会到了恩情不是爱情这一道理。是的,爱情的价值真无法用金钱衡量,那么,明辉哥对她的付出值多少钱呢?刚入大学时就有个十分帅的男同学向她射出了丘比特的神箭,对方无论从人才、气质还是家庭背景,都比陈明辉高出许多,然而,秀丽想,就算她跟陈明辉不能结合,那现在自己先恋爱也是不妥当的,至少要等明辉哥解决了婚姻问题,她才能考虑自己的事。她课余和休息日拼命挣钱,生活上也出奇地节俭,多一点钱,明辉哥就多一点希望。
陈秀丽一年多没回家,存折上的钱在一天天增多。她想总有一天,她要送给老爸和明辉一大笔钱,让他们知道,陈秀丽不是无情无义的姑娘。
    一个星期天,陈秀丽去邮局给老爸寄回点营养品,出校门不远,却只觉眼前一亮:身边急匆匆跑过去一个年轻人,那个身影好熟悉,——是明辉!未及细看,后面呼哧带喘地追上来几个好像保安人员似的人。明辉来省城干什么?为什么保安追他?
陈秀丽正惶惑间,又见一个中年女医生也气喘吁吁地追过来。她认得,这是秀丽做家教的那家的女主人徐姨!秀丽急忙打招呼:“徐姨,出什么事儿啦?”
    “是小丽呀。”徐阿姨往前一站,说:“一个乡下小伙子,靠打工赚钱供他妹妹读书,钱不够,经常卖血,你说倒霉不倒霉,这次他来省城看妹子,钱让贼掏了,他又想卖血。这一检查,要命了,小伙子在本县血站卖血,由于当地器械管理的失误,使他感染了艾滋病……你没见吗,他要寻短见,保安正试图阻拦……”
    艾滋病!刘秀丽惊愕得瞪大了眼睛:“这人是哪儿的?”
    “是什么县,叫团结村的地方,对,小伙子叫陈明辉!”
    陈秀丽直觉得天旋地转,明辉,你怎么这样惨呀,现在你这样,让我如何是好啊!


·上一篇文章:试试老婆贞不贞
·下一篇文章:隐形第三者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617181073CGGJFC7BCI3IHHEK94.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