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个大款吓吓你

弄个大款吓吓你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吕新建

    大学毕业那年,仗着发表过几篇小文章,我幸运地在一家知名的网络传媒公司找到了工作。
    进公司没多久,对面办公室就来了个叫王丽的女孩子。别看王丽的名字有点俗气,但人却绝对是清新脱俗的那种。
    一天午休时,王丽突然被手头的一篇散文感动了,连说好文章。我一看文章的作者,恰巧是自己的笔名。没等我得意,公司副总冯雷已抢先道:“这不是你写的吗?”我赶紧谦虚道:“写得不好,见笑了……”王丽则惊喜道:“真的是你写的啊?”我“淡淡”道:“如假包换!”
    从此,王丽看我的眼神就有点那个……冯雷跟我挺好的,他劝我“趁热打铁”。可是我这个人有毛病,对漂亮女孩,属于爱在心里口难开那种。结果,半个月不到,没容我想好找什么借口接近对方,隔壁办公室的李钢已经有事没事爱往王丽身边凑。我恨死李钢了,可又拿他没办法。
    我的“憔悴”自然逃不过冯雷的眼睛,他挖苦我:“兄弟,别没恋上就弄出一副失恋了的熊样,我看王丽穿着挺朴素的,不像是爱慕虚荣、喜好金钱的女孩,李钢再有钱也白搭……”
    李钢的父亲是一家化工厂的厂长,平时在公司里,李钢的外号就叫“款哥”。王丽穿着朴素这不假,但换一个角度想,越是这样她就越可能对金钱感冒啊。我知道冯雷是在安慰我,我必须尽快让王丽知道李钢的“孬”。
    7月的一天,在冯雷的刻意安排下,我和王丽一起去走访郊区的一个客户。途中经过一个别墅区时,被我提前收买的司机小张平静地说“车坏了,大概30分钟才能修好。”我就装作随意的样子,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漂亮别墅,对王丽道:“那是我表姐的家,要不我们过去避避暑?”王丽点了头。
    进表姐家后,王丽看见我表姐身边坐着一个男人,愣了一下。我赶紧道:“这是我表姐夫,都是自家人,你随意啊。”王丽这才笑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表姐亲自为我们送上饮料后,像是有事要谈的样子,和表姐夫躲到一边轻声说起了什么。说着说着,表姐夫突然大声骂开了表姐:“你他妈的别拎不请,我供你吃供你穿,凡事不要你操一点儿心,对你这样好了,你还想咋地?我为生意上的事难得在外面应酬一下,有什么可以说三道四的?小心哪天惹毛了我,我休了你!”表姐听后则涨红了脸,不时看看我们这边,又低声和表姐夫争论什么。
    王丽一看这情形坐不住了,悄悄对我说:“我们走吧……”我看自己的目的已达到,就点头和表姐告了辞。
    走到外面后,我叹口气对王丽道:“刚才让你见笑了,其实我表姐是自找的。本来她有一个很好的初恋男友,可是遇到有钱的表姐夫后她就‘重新选择’了。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嫁了有钱人就等享清福了,哪知道,我表姐夫才不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呢!据说,表姐夫光小蜜就有两个……平时,表姐夫也是对表姐非打即骂,他们两人根本不能平等相待。你说,建立在‘不平等’基础上的婚姻,能有幸福可言吗……”
    王丽听后,没好气的样子:“我又没问你这些事,你跟我大谈你表姐的私生活干什么?”
    我的脸一红,掩饰道:“有感而发嘛。”
    如您所知,刚才这一幕是我特意“导演”给王丽看的。我这样做,是想“警告”王丽:跟李钢这种款哥处朋友,结果并不一定美好。
    我的这番苦心似乎没白费。接下来两天,王丽明显冷落了李钢,她好像一下子多了不少电话。有时接电话后,她还用“怪怪的眼神”特意往我这边瞅瞅。
    第三天下班时,王丽在公司问口拦住了我,问道:“我有两张车展的门票,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逛逛?”
    我赶紧点头道:“尽管还买不起车,但看看又不花钱,为什么不去?更何况,还有美眉相随……”
    王丽打断道:“你想说我丑,也用不到这样绕弯子讽刺我……”
    我立即掏心掏肺地表白:“哪有这种事,其实你真的是我最容易暗恋的那种女孩……”
    王丽捶我一拳,“埋怨”道:“讨厌!”
    从看车展开始,我和王丽的感情迅速升温。
    这天,我搂着王丽,得意忘形道:“要不是当初我妙计提醒你,你现在可能还在和李钢那花花公子瞎扯呢。”
    没想到,王丽听后却“阿呸”一声,做出一副要“呕吐”的样子,挖苦道:“你表姐和表姐夫的演技,估计给三流导演跑龙套都不要……”
    我大吃一惊:“你都知道了啊?!”
    王丽笑道:“就你那点花花肠子,瞒得了本姑娘?也是你自己用人不当,知道你表姐夫管我爸叫什么吗——老师啊,我的傻哥哥!那天我就瞅他眼熟,接下来我几个电话一打,果然什么都清楚了……”
    天哪,表姐夫竟已把我给卖了,我还在傻乎乎炫耀呢!
    不对,我突然想起表姐夫说起过,他们有个王老师这两年下海可是发大财了,便急道:“王丽,你老实说,你爸爸是不是大款?”
    王丽道:“是呀!李钢父亲那个化工厂就是我爸爸控股的一个下属企业……”
    事实的真相太让我无地自容了!原来,王丽正是在李钢的介绍下才进我们公司的。当然,她不是为挣工资来的。她是想好好学点网络知识,以便日后全面管理他父亲的企业网站。
    王丽看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就“幸灾乐祸”地安慰我:“其实你表姐两口子还是很恩爱的,其实金钱并不是爱情的天敌。虽然我比你有钱,但我保证永远不会像你表姐夫骂你表姐那样骂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不会天生跟金钱有仇吧?对了,其实你也没白给我‘上课’,要是你不给我上课,我还吃不准你是否真的在意我呢……”
    我终于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这么说,是你先对我有意的啊!”
    王丽真的“生气”了:“是我追你的又怎样,我还想用钱砸死你这个假清高的臭男人呢!”


·上一篇文章:最后一束玫瑰
·下一篇文章:为了爱,娶个不爱的女人做老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017206CKD1916HHE8E01EC01JB.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