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风情

那一夜的风情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无语素心兰

    雪又醉了!自从和全分手后,酒量很好的雪经常醉,而且醉得很厉害。此刻,她正伏在蓝星酒吧的吧台上,四周音乐震耳,但雪却像睡着了一样,满头的乌发散落,手中却依然握着那只白兰地杯。
    星观注这个女人很多天了。两个月以来,她把这里当成了避难所,每当夜幕降临,她都会准时坐在这里,要上一瓶芝华士。而每次都喝不多少就醉了,却依然天天如此。每次她刚走进酒吧时,身上的那种自信和沉稳都会吸引星的目光,但是几杯酒后,越来越多的无奈与悲伤都会聚集到脸上。
星走了过去,这是两个月以来他第一次与她直接接触。很多次,星看到雪把酒泼在想占她便宜的酒客身上,一种豹的凶狠在那时体现的淋漓尽致。故此,星不敢轻易地走上前。但今天,他这样做了,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去照顾这个女人,这个让人爱怜却又谁也靠近不了的女人。
    雪清楚地感觉到有人坐在了她的旁边,手中的高脚杯又握紧了一些。在这里,她已经泼辣地出了名,即使再想占便宜的男人,都会离她远一些。今天,又有人坐在了他的旁边,她没有抬头,心里却已做好了准备。可奇怪地很,时间一分分过去,那人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用一种爱怜的目光注视着她,她没有正视就已经感觉得到了。很久,她依然伏在吧台上,一动不动,而那份目光,也是一动不动地停留在她的身上。雪明白,她不属于漂亮的女人,但她身上的魅力,却是那些漂亮脸蛋与魔鬼身材无法比拟的。她聪明、自信、开朗、热情,随时随地可以为人们带来欢笑。但自从全走后,她变了,白天还可以将自己隐藏起来,用工作拼命地装满自己。而当黑夜来临时,她就无处可躲了。以前她与朋友来过这里,被这里的随意与简洁迷住了,所以当她选择避难所的时候,她来到了这里。
    时间一点点地流动着,雪终于抬起了头,她斜着眼,给了星一个很妩媚的笑容,算是对他老实的一种嘉奖。眼前的男人三十三四岁,一件蓝粉色的T恤和一条暗灰的长裤,与一头轻柔的短发自然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他不很英俊,却在举手投足有一种高贵与优雅,让雪的心轻轻地触动了一下。
    她不认识他,却从头顶上自取了一只酒杯,倒了一杯酒放在他的面前,他什么也没有说,将酒执在手中,轻轻地碰了一下她和酒杯,一饮而尽。平时工作时,星是从来不饮酒的,但这次,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雪望着这个坐在旁边的男人,眼中渐渐有了雾气。两个多月了,她压抑着心里的忧伤,让每个人都感觉到全离去,她是无所谓的,但真正的苦,只有她心里明白。而今天,她的泪却要滑落了。她从吧凳上站了起来,拉了拉黑色的长裙,身体有些摇晃。星伸出了手想去扶她,却看到她的目光一下子多了一份寒气,于是手停在了半空。雪缓缓地地转过身问吧妹:“我想唱支歌可以吗?”吧妹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星,星默默地点了点头。“小姐,您唱哪一首?”“我愿意”。当这三个字从雪口中说出时,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了,如断线珍珠般散落。
    她慢慢地走上表演台,坐在了演出凳上,拿起了麦克风。她知道自己的嗓子有多好,从小这就是家人与她和骄傲。但她的玩心太重,本可以得到的发展荒废了。这首歌是她最喜欢唱的,也是当年全最喜欢听的,她歌中的爱怜与挚着,她一直以为全会懂,但是在一场大风波降临后,全还是走了。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记忆里……”
    星静静地听着,对雪的演唱天赋惊呆了。如果不去看人,与原唱又有何分别呢?那歌声间少了一些爱怜与幸福,却多了一份哀怨与凄凉,让人有种落泪的感觉。这倒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受过怎样的伤?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当音乐停止后,雪又重复了这句话,全场静寂了几秒,而后,掌声、叫好声、口哨声轰然响起。
    “太好了!”“再来一个”!
    泪水已挂满了雪的双颊,但她并没有去擦。她淡淡地笑了笑,走下了演出台,在人们的大声呼喊中,回到了座位上。她知道她今天出尽了风头,但她并不快乐。当她拿起酒瓶再次倒酒时,星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雪的目光瞬间冷冻了,象一对冰椎直刺向星。星并没有退却,用一种大人哄小孩子的温和声音说道:“你不能再喝了。”
    “这与你何干?”
    “其实酒吧是我的,你喝得越多我应该越高兴,但是我不能,不能看到你用这种方式来疗伤。”
    不知是星平和的语气还是雪对他的好感,她放下了手中的酒瓶,站了起来。她拿起了自己的背包,向门外走去。星一直走在她的身后,随时准备去扶她。可她的步子却是那么的稳定,没有一丝摇晃。星深深地看着这个女人,心中充满了无比的疑惑。走到了门口,雪转过了头,轻轻地在星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星吃惊地看着她,她婉然一笑,说道:
   “我并不是用酒作药,我需要的只是一个过程,谢谢你的酒吧让我得到了这个过程,它让我明白了爱一个人可以像酒,但不能醉。”
    星默默地望着雪走上出租车,他多想拥有一个这样的女人,而且他有足够的条件去拥有她,但她却在空气中雾化了,直至很久以后,都没有她的消息,好象那些日子以来根本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只是一个精灵,一杯酒,一阵风……


·上一篇文章:折翅的千纸鹤
·下一篇文章:一道伤疤的记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016311HIG182B0C7H4GD7BB94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