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老婆一记耳光的大宋皇帝:敢扇皇帝耳光的麻辣皇后

挨了老婆一记耳光的大宋皇帝:敢扇皇帝耳光的麻辣皇后


来源:网络  作者:路卫兵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仁宗摸着火辣辣的脸和脖子,好一阵子才从惊诧中回过神儿来:买嘎达,俺这是让老婆给打了啊。

 

仁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召开专门会议,商量废掉郭皇后。会上仁宗“以爪痕示执政”(《宋史》),你们大伙儿都瞧瞧,这母老虎把我挠成什么样了,不给她点颜色她还了得了。

 

舆论哗然,众皆惊诧,于是就有平时和皇后不对眼的人开始拱火:这不行,一定要严肃处理,否则影响太坏。

 

并设想出今后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这人们要都敢这样了,皇帝还有什么威严可讲!国家还不乱了套啊。

 

这样的人啥时都有,现在人也一样啊,和谁有意见了憋在心里,表面上还嘻嘻哈哈,云里来雾里去的,等上级对这人有看法了,赶紧瞅机会落井下石,而且还义正言辞、堂而皇之,叫你挑不出理来。这叫什么来着?对了,有个专有名词:凡事从大局出发。我勒个去!

 

发言最踊跃、说话最有分量的是宰相吕夷简,他坚决支持废掉郭皇后,还说废后之事古已有之。废吧,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也有反对的,参知政事——也就是副宰相范仲淹等人却不以为然,说“后无过,不可废”(《宋史》),老郭又没犯什么大错,两口子打架,受点伤也算不了什么,回头抹点紫药水京万红就行了。

 

众说纷纭,一时僵持不下。

 

从开会这件事上,在路卫兵看来,也可以得出仁宗性格确实优柔寡断的结论,换个脾气火爆点的,还商量个什么劲儿呀,直接废了不就完了吗。废了都是轻的,不推出去杀头就是好事。仁宗倒好,大伙意见不统一,最后拍板:搁置再议。额滴神啊,你是着急不着急啊。

 

不过几天之后,仁宗摸着仍有些火辣的脸(估计外伤早好了,只是一种感觉上的火辣),情感终于战胜了理智,他还是决定废黜郭皇后,否则这口气实在咽不下。于是下诏:免现职(皇后),另封她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名清悟,带发修道,办公和居住地点设在长乐宫,离我远点。

 

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034年的8月,仁宗又“诏净妃郭氏出居于外”(《宋史》)。估计又想起这记耳光来了,还是气不忿,干脆让老郭搬出宫去住。再给朕离远点,省着看到闹心。郭皇后的新住所就是上文中提到的瑶华宫。

 

(五)两口子打架不记仇
后来仁宗还是很想念郭皇后的。在路卫兵看来,这就像一对整日吵架的夫妻,火在头上,看对方一无是处,及至离婚了,方才又想起对方的种种好处。最初仁宗开会商量,在废后问题上表现得磨磨唧唧,一方面说明仁宗性格犹豫,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心里对郭皇后还是难以割舍的。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好处还是大大滴。

 

在这记耳光下倒霉的也不止郭皇后一个,战争的另一方,尚、杨二人也没落什么好。“尚美人亦废于洞真宫入道”(《宋史》),打发去别处修行反思,“杨美人别宅安置”(《宋史》),也让她玩去了。

 

尚、杨二人被打入冷宫,可见仁宗对这件事还是有反思的。也充分说明他是念及郭皇后旧情的,毕竟老郭被废是因此二人而起。

 

想念归想念,但皇帝挨耳光,这事儿地球人都知道,面子上实在说不过去,所以仁宗硬挺了几年。后来“帝(仁宗)颇念之(郭皇后),(便)遣使存问,赐以乐府”(《宋史》)。终于忍不住地思念,派人去看了郭皇后,还带着乐队音响,连吹带打,跟娶媳妇儿似的,整得很隆重。

 

郭皇后其实也早已想通,肠子都悔青了,皇帝朝三暮四多俩说话的那不很正常吗?自己何必动真气呢,弄得现在晚景凄凉、无人问津。

 

你还有情我也有意,郭皇后于是让来者捎信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最会鉴赏女人的皇帝:各个部位都有尺寸
·下一篇文章:杯酒释兵权:赵匡胤给武将颁发腐败许可证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16713421700AA7KE1JJ31J1959HC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