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老婆一记耳光的大宋皇帝:敢扇皇帝耳光的麻辣皇后

挨了老婆一记耳光的大宋皇帝:敢扇皇帝耳光的麻辣皇后


来源:网络  作者:路卫兵

(一)一个办了错事的女人
每当夜幕降临,望着空荡而冷清的瑶华宫,憔悴但依然不失美丽的道姑清悟都会回想起,她掴当今皇上一记耳光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简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她至今搞不懂当时哪来的那么大勇气,就像沙漠中饥渴的人遇到了绿洲,会拼尽全身力气冲向甘泉,劲头和速度都在瞬间内达到极限。

 

因为这记耳光,她离开了万人景仰的皇后宝座,从此她也不再是那个每日前簇后拥母仪天下的郭皇后了,皇上御赐了她一个新的名字——清悟。起这样一个脱俗的名字,也许是想让她做到彻底的清醒领悟吧。犹如现在组织部门的决定:端正态度,正确认识。

 

现在她的宫门前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冷清得让人心酸,自从带发修行以来的这几个月,老郭每每顾影自怜,甚至间或恍惚起来……

 

(二)优势有时也能变成劣势
挨耳光的倒霉皇帝是北宋的仁宗赵祯。

 

宋仁宗共在位42年,是北宋诸皇帝中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期间他励精图治,一度将北宋朝搞得红红火火,好不热闹,后世对他的评价还是蛮高的。《宋史》中就说他“为人君,止于仁,诚无愧焉”,是位“恭俭仁恕”的治世皇帝。

 

仁宗死后,就连北宋的对手辽国人都很伤心,以至于“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全民痛哭,这话虽说有些夸张,但足以说明其贤名远播,是有目共睹的。当时的辽国皇帝耶律洪基都不无感慨的说:“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也很怀念仁宗在位时的美好时光。

 

不光对手认可,就是被他贬斥过的人,对他也很敬佩,这要说到他和婉约派诗词的首席代表柳永先生的一段渊源。

 

仁宗自小聪明好学,也喜欢填词作赋,《宋史》中所谓“初为诗,即自成章”。信手拈来、从心所欲、出口成章,很有文学功底。柳永进士落第,牢骚满腹,曾作《鹤冲天》一首遣解郁闷,其中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词句,仁宗看后大不以为然,他并没有被华丽的词句和其中透出的哀伤无奈所感染,而是以一个政治家的敏锐,看到了柳永性格上的弱点,断定他是个有文采而无政才的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柳永同志根本不适合搞政治。

 

于是仁宗提笔在诗旁批示:此人喜欢“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你不是不喜欢做官吗?做你喜欢做的事去吧。给柳永的政治生命判了死刑,彻底断了柳永出官入仕的梦想。柳永顿觉释然,也乐得逍遥自在,于是从此对外宣称“奉旨填词”,拿着仁宗皇帝的亲笔御批,开始混迹于烟花柳巷,也就此写出了许多千古传唱的美丽诗篇。

 

按道理,柳永遭到仁宗否定,对他该有怨恨才是,可事实并非如此,他后来在《倾杯乐》一词中曾写道:“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说当时人人都希望仁宗永远在位,年年都想看到他的车驾招摇过市。虽说略有马屁之嫌,但也并非全是无病呻吟。

 

一个在仁宗手底下吃过大亏的人都这样说,可见仁宗的执政能力在当时是被广泛认可的,老百姓都买帐。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在路卫兵看来,就是因为仁宗的这个“仁”,也暴露出他偏于软弱内向的性格,在处理问题上往往优柔寡断,而事后又多后悔。比如我们今天说的这个挨耳光事件,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就充分显示出他性格上的弱点。

 

(三)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冲突
郭皇后是平卢军节度使郭崇的孙女,在当皇后的最初几年,和仁宗感情很好。二人出双入对,也算成就了一段宫廷佳话。可时间长了,仁宗便觉得寡然无味,对郭皇后渐渐有些冷落。就像结婚许久的夫妻,没了恋爱时的激情,即便一起睡觉也是各自头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最会鉴赏女人的皇帝:各个部位都有尺寸
·下一篇文章:杯酒释兵权:赵匡胤给武将颁发腐败许可证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16713421700AA7KE1JJ31J1959HC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