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小皇帝性事过人致众妃死于龙床

荒淫小皇帝性事过人致众妃死于龙床


来源:网络  作者:严光辉

 

东晋孝武帝司马曜起初非常宠爱张贵人,当张贵人快三十岁时候,一天,他对玩腻了的张贵人说:“你这个年纪,已经到了该被废弃的时候了。”受专宠多年的张贵人听后怨气满腔,顿生杀机。当晚,这位皇帝就暴死宫中。无独有偶,明嘉靖二十一年十月,皇帝朱厚 熟睡的时候,宫婢十二人联手用绫带勒住他的脖子,试图将这皇帝勒死。只是由于一位宫女向皇后通风报信,才使这皇帝免于一死,虽然参与的人及其不知情的族属都被处死,但是嘉靖皇帝从此不敢再回宫,而移居西苑。

 

帝王的后宫就是这样,它不仅使帝王成为后宫的囚鸟,“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成为宫中唯一有生殖器官的男人 (准确地说应该还有帝王未成年的儿子 );另一方面,除皇后外还有大量的嫔妃等不同等级的女子,后宫就成了皇帝与无数女人的囚笼 ;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去了势的阉宦,这就构成了整个后宫世界的景观。这是一个独特的世界,也是一个悖谬的世界,这里是一个彻彻底底只关注一个男人吃喝拉撒与交配的世界,庞大而又森严。

 

大量后宫女人的存在,是宦官必备的理由。宦官,被割去生殖器官的男人,是帝王后宫的必需品。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管理着这么一大群专事某一个男人的女人,最为安全、最为妥当的方法恐怕也只有宦官一策了。

 

帝王是天下唯一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的一言一行就是对帝国直接下命令。能够整日与帝王打交道的只有宠妃和宦官这两种人。宦官最初只是为帝王方便管理后宫之用的,但能够亲近帝王的人,自然就极容易借帝王的威风,掌制天下,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靠最高权威越近,越有利传递和利用最高权威,后宫女子和宦官作为帝王个人的组织体系,往往就起到这种作用。他们从后宫走向前朝,成为帝王朝庭中最具影响的两股势力,后妃会结成强大的外戚势力,宦官则因为没有生殖功能,反而更容易得到帝王的信任。历史上甚至出现了要做官必须阉割的荒唐事。

 

据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第五》载——晟 (chǎ ng),初名继兴,封卫王。晟卒,以长子立,改元曰大宝。晟性刚忌,不能任臣下,而独任其嬖 宦官、宫婢延遇、琼仙等。至 尤愚,以谓群臣皆自有家室,顾子孙,不能尽忠,惟宦者亲近可任,遂委其政于宦者龚澄枢、陈延寿等,至其群臣有欲用者,皆阉然后用。

 

刘陟,这位五代时南汉国君,更是将对臣下的控制发挥到极致,怕臣子有了子孙就不会尽忠皇帝,因而只信任宦官,臣下要得到重用,只有进行阉割。这是一个帝王权力肌肉的极端展示,也是帝王权力的强悍展现。实际上,作为一个隐喻,这一极端事例表明在帝王的屋檐下个人可能达到的高度。实际上,自从汉帝国独尊儒术之后,对帝国臣民的精神阉割就在持续中。

 

宦官与后妃势力,一直是中国帝王时代两股独特的力量。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后宫女人的政治见识本有限的,更何况长年被囚禁在大墙之内 ;而宦官大多是贫寒子弟,为谋生计不得已而为皇帝“家奴”,其识见也受局限,故而这两大集团所为往往行为褊狭,且颇受批判。

 

虽然这两股势力中也有比较成功的人物,但作为与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儒家官僚系统争夺权力的非主流集团,自然不会有好名声。史书记载着大量的后宫、外戚、宦官卑劣行为自然在所难免。在这里,仅从人格上来探讨得失已毫无意义,因为人格的力量抵挡不了制度的安排。制度的力量是道德品格催生的框架,在这样的框架内,后宫的争斗和宦官的专擅是必然的。

 

关心帝王的“生殖器”功能也能谋得富贵,是这个故事的又一主题。在中国历史上颇为活跃的术数方技传统,一直对社会的各个层面有着深刻影响,特别是在帝王的生活中,术数是事关国运的大事,而方技则是事关帝王“小生命”的另一大事——作为天地间的唯一者,帝王的“性命”自然无比重要 ;而作为宫廷的唯一,其“生殖器官”也无比重要。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2300多名妇女陪侍:洪秀全在美女中灭亡
·下一篇文章:性无能与母淫后宫致秦始皇终未立后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1421201059C27B58613AIGE2EKJ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