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称作怪物的好色皇帝

被人称作怪物的好色皇帝


来源:网络  作者:路卫兵

而皇帝荒淫,无疑是一个国家或王朝走向衰败的催化剂。按说皇帝好色本也不算什么,但是若成为了职业性的,就会产生很大的负面作用,历朝历代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李势的好色就有些职业化,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只要他看上了谁的妻子,就“杀人而取其妻”,把人家老公杀了抢过来,弄得朝中上下无不惶恐,不知道灾难何时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李势“又常居内,少见公卿”,每天只顾在后宫享乐,不理朝政。再加上“亲任左右小人”,如此一来就弄得上下离心,就连李奕后来都反了,一时“蜀人多有从奕者,众至数万” (《晋书》),响应的人很多。等李势平定叛乱,国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内乱如此,便给外部以可乘之机。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本来生活在山区,看到成汉内乱,便慢慢向内地渗透,在犍为(今四川省乐山境内)、梓潼(今四川绵阳东北)一线,“布在山谷,十余万落”,人数很可观,蔓延之势不可阻挡,这些人又“大为百姓之患”(《晋书》),引发了不少的社会矛盾。当时成汉国内形势,便成了“夷獠叛乱,军守离缺,境宇日蹙”的尴尬局面,内忧外患,国势顿衰。当年武帝李雄开创的“百姓富贵,闾门不闭”(《晋书》)的太平盛世,至此已是荡然无存。在这种情况下,东晋来攻,成汉便毫无悬念的迅速败亡了。

 

事实上,东晋也一直想灭掉成汉,当时北方的后赵想和成汉结盟,以便对东晋形成半包围之势,共同剿灭东晋。为了快速打掉这种可能到来的结盟,灭掉成汉便成为东晋的首要任务。因为相比较而言,后赵的实力要强盛的多,灭掉后赵,东晋还没有那个能力。于是大将桓温挥师西指,水陆并进,晋军势如破竹,很快打到成都。

 

整日在温柔乡中的人,就像现在的一些愤青,除了说几句听来豪情万丈的大话之外,决然不会有什么为国捐躯的气节,李势便是如此。他见大势已去,便“送降文于温”,请求保全性命。投降书写的言辞切切,很是感人,说“略阳李势叩头死罪”,触犯了你们大晋的天威,晋军勇武,自己“仰惭俯愧,精魂飞散”,并自比“穷池之鱼”,而“待命漏刻”。仰惭俯愧,在路卫兵看来,容易让人联想起他“善于俯仰”的标志性动作,悠然心会,博人一笑。李势“舆榇面缚军门”,用车拉着棺材,绑着自己到城门受降,成汉自此灭亡。自公元304年李雄称成都王,至李势347年出城投降,成汉国共存世44年。桓温将李势押解建康后,东晋对他还算不错,封他为归义侯,又过了14年的安稳日子,最后病死于建康。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同样的一幕,就在30年前,也曾在北方上演过。西晋被汉赵灭国,晋愍帝司马邺“肉袒衔壁,舆榇出降”(《晋书》),几乎和30年后的李势出降如出一辙。而那时的李氏王朝,正是最为风光最为辉煌的时刻。当远在巴蜀正在歌舞升平的李氏皇族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也许不过是会心的一笑。他们断然不会想到,未来的某天,同样情形也会发生在自己的子孙后世身上。(文/路卫兵)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一支用人肉作军粮的虎狼之师
·下一篇文章:毁掉南宋的一碗堕胎药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061815115F2DIFG1H2J8E2DAKEF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