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用人肉作军粮的虎狼之师

一支用人肉作军粮的虎狼之师


来源:网络  作者:路卫兵

一个帝国,犹如一座高塔,筑到顶峰绝非朝夕之力。它需要夯实基础,然后逐级累加,一点点的直通云霄。前秦也是一样,经过苻洪的奠基、苻生的疯狂、苻坚的修缮,这座帝国之塔最终屹立在了云端。塔越高,就越雄壮巍峨,也就越脆弱松动。淝水之战犹如一场强劲的飓风,让它轰然倒塌,破砖碎瓦洒满北方大地。然而,即使风暴再强烈,它也绝不会连根拔起、瞬间消失。苻坚死后,在苻坚后世子孙的维系下,前秦仍坚持了将近10年之久。这个功劳应该记在苻登身上,他率领的那支以人肉当军粮的悲悯之师,为维护帝国的荣耀,做了最后的艰苦努力。

 

苻登是苻坚的族孙,不是皇脉正统。如果不是苻坚的淝水落败,也许他一生都不会和皇位有缘。然而,随着帝国的四分五裂,也给苻登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苻坚死后,北方再次进入乱世,各族势力纷纷割据,战场主要有两个:关中和冀州一带,也就是羌族和慕容氏最为活跃的两个地方。苻坚的庶长子苻丕在晋阳(今山西太原)继位后,与慕容氏对决,最后战败被杀,在位仅一年。而与此同时,远在凉州的苻登,却接连挫败姚氏的羌军,打出了前秦的威风。

 

就性格来讲,苻登个性鲜明,是个性情中人。“少而雄勇,有壮气,粗险不修细行”,年轻时的苻登,是个血气方刚、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粗人。长大后的苻登,“折节谨厚,颇览书传”(《晋书》),能文善武。苻登最初在前秦任羽林监、扬武将军、长安令,后来因犯了事,被降为狄道长。犯的什么事,我们无从考证。狄道一地,就是现在的甘肃省临洮县,狄道长也就是临洮县的县令,长安是前秦的都城,那么长安令该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从省部级一下降到县处级,看来犯的事不小。

 

苻登粗归粗,却是粗中有细,做事极有原则。他不但有自己的想法,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更难能可贵的,他有着自己做人的标准,从不用自己的恩怨得失,去指导自己的行为。他被苻坚降职,却没因此而怨恨苻坚。相反,在他当上皇帝后,却立誓要为苻坚报仇,足以说明问题。也足见苻登是个性情直率的血性汉子。单就这一点,就很值得后人敬佩。

 

有的人天生只适合当一把手,在辅助别人上表现并不突出,苻登便是如此。关中大乱后,苻登在哥哥苻同成的介绍下,投奔镇守上邽(今甘肃天水)的毛兴,担任司马一职。毛兴其实是赏识苻登的,每次有事让苻登拿意见,苻登“出言辄析理中”,说的头头是道,毛兴嘴上不说,心里很服气。可服归服,却“敬惮而不能委任”。为嘛?皆因苻登不大合群,想法也和别人不一样,“度量不群,好为奇略”,你的意见再正确,不占多数,自然就会被别人排斥,领导也不敢重用。苻同成也曾对苻登说过,“汝后得政,自可专意”,现在人们不认可你,等将来你自己说了算,你再去实现你的想法吧。于是苻登“屏迹不妄交游”(《晋书》),独来独往,落得清闲。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df43bf0100jh1j.html?tj=1) - 一支用人肉作军粮的虎狼之师_路卫兵_新浪博客

 

苻登执掌兵权是在毛兴死后。毛兴部一直受到姚苌的弟弟姚硕德的进逼,搞的毛兴焦头烂额。毛兴临死,交待苻同成,让苻登统帅军队,说“殄硕德者,必此人也”(《晋书》),能消灭姚硕德的,只有苻登了。苻登做了统帅后,果然没令毛兴失望,不但大败姚硕德部,还杀退了赶来救援的姚苌,其部将啖青更是一箭射中姚苌。6年后,姚苌箭伤复发而死,这是后话。

 

苻登为什么能打败风头正键的羌军呢?除了苻登“好为奇略”的军事才能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训练了一支嗷嗷叫的虎狼之师。与姚硕德交战时,赶上年景不好,适逢大旱,“道殣相望”,饿死的人遍地都是,军粮供给不上,士兵吃不饱自然就无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皇帝朱元璋为何鼓励嫖娼?
·下一篇文章:被人称作怪物的好色皇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061815010DAFGFH0BH7D4J4HE80I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