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王侯母子相见

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王侯母子相见


来源:网络  作者:不敢枉言

母子相见人伦之常,即使贵为王侯也是天经地义,可是如果只有通过挖地道才能与亲生母亲相见,那算不算绝无仅有呢?熟不知如此令人惊奇的事竟然真实的发生过,而且主人翁恰是一位王侯,这岂止是绝无仅有简直是冠绝古今,怎不叫人叹为观止,这事还得从春秋的郑国说起。

春秋时期诸侯共分五个等级,根据《礼记·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但实际上还有许多极小的附庸以及一些强盛的大国后来自称为王,其等级已远不止五个了。郑国就是一个伯爵国,它的第一任君主是周宣王的弟弟姬友,历史上称为郑桓公,公元前806年姬友被封於郑,但他依然在周朝为官,后来由于周幽王宠爱褒姒导致上下离心犬戎作乱,郑桓公与周幽王一起遇难,其子郑武公继位。武公娶了申国国君的女儿武姜为妻,武姜生了两个儿子,老大是后来的庄公,老二叫共叔段,由于庄公出生的时候是脚先出来的,武姜对这个难产的儿子异常反感,所以取名寤生。武姜喜欢幼子共叔段,一心要立幼子为太子,多次吹武公的枕边风,武公说,废长立幼是祸乱的根本,郑国是周朝的宰辅,怎么能自取灭亡呢?姜氏看立幼子无望便为其请求封地,武公也没有答应。公元前744年,郑武公去世,太子寤生登基,姜氏又向郑庄公提出将制地作为共叔段的封邑,庄公以制地险要,东虢国国君死在那里为由推脱。姜氏又要求将京地封给共叔段,庄公只好答应。

武姜溺爱幼子,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两个儿子共有郑国,如今共叔段有了自己的一块天地,便有了与哥哥争权的野心,他大力扩充军队不断拓展地盘,兼并了西北的两个边邑,对那里的地方官发号施令,地方官迫于他的淫威不敢不从,共叔段还强行收取那里的税赋征用人民充当士兵,因此人们都叫他“京城太叔”。慢慢地他的势力已经危及到郑国的安全,大夫祭仲劝谏庄公说:先王制定的规矩,大城的面积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超过五分之一,小的超过九分之一,就是国家的祸害,现在太叔段违背先王遗命,京城不合法度,这样下去郑国将失去控制,望陛下早作打算。庄公说:母亲疼爱太叔,她要求我这样做,我有什么办法呢?祭仲说:陛下还是趁早给她安排个养老的地方,不要让她的贪婪和溺爱蔓延,如果任凭太叔母子这种思想滋长,那就难以收拾了。庄公说:如果太叔肆意妄为多作不义之事,那他就是自取灭亡。

郑国的大夫们都感到太叔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朝政和民心,公子吕上奏说:一个国家不能容忍两个君主存在,陛下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就请您允许我侍奉他,如果不给,那就请您除掉他,现在郑国人民已经不知道听从谁的命令了,这算怎么回事呢?不久,太叔段又吃掉了两个边邑,其领地已经扩展到了离郑国都城不远的廪延,公子吕急忙对庄公说:应该动手除掉他了,别让他成为祸患。庄公说:身为臣子对君主不忠,作为弟弟对兄长不义,即使地方占的再多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很多大夫对庄公一再忍让的态度不满,庄公也心知肚明,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担心过早对太叔下手可能导致郑国混乱,或者说没有充分的理由来整治太叔,那对巩固自己的地位没有补益,所以他只好暂时忍让,甚至不加遏制,直到群臣都认为太叔段的确不像话了,他才决定对太叔段下手,看来庄公是个极有心计的人。

太叔段则认为,自己有母后撑腰,庄公拿他也没办法,逐渐地其占领都城取代庄公的野心越发地坚定起来,也正是这种野心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他的儿子。太叔段看到自己兵强马壮时机成熟,于是征调了步兵和战车,修整了盔甲和武器,并与母亲姜氏密谋,姜氏作为内应,约定偷袭国都。庄公打探到太叔叛乱的计划和日期,他说:现在是出击的最好时机了。于是作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庄公御驾亲征,派公子吕率领二百辆战车一万五千名甲士提前进攻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中国历史上皇后最多的皇帝
·下一篇文章:大明朝疯狂采选:明武宗连寡妇都不放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10529223236EJJFHB0H5477FKG0DAE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