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朝鲜王室的骨气:亡国之君成了日本皇族(图)

末代朝鲜王室的骨气:亡国之君成了日本皇族(图)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佚名

通往高宗昔日居所和陵区的电话,每逢他因身体不适不能前往时,便令侍从接通电话,令对方接听者把话筒对着被认为是高宗魂灵寄居之所的地方,他亲自着素衣,正襟危坐,对着话筒向父亲的“灵魂”汇报。当时情景让在场侍者无不动容。1926年4月25日,身心严重受创的李坧郁郁而终。

“人质”储君,日本有意断其香火

高宗的嫔妃们曾为他生下十几位子女,但大多数还没成年就已夭折。长大成人的子女中,除王后嫡出的李坧外,其他都是贵妃、贵人等庶出。

1907年纯宗李坧即位,由于无后嗣,弟弟李垠便被立为继承人。同年12月,10岁的李垠被伊藤博文带往日本读书,实际上是做人质。在日期间,李垠进入陆军士官学校读书,并加入日本军队。1920年他被安排娶了日本皇族梨本宫的长女方子(后改名李方子)。李垠的婚姻本是日本精心安排的政治婚姻,但李垠和方子婚后十分恩爱,方子更是把丈夫的祖国当成自己祖国一样看待。据说方子曾一度是日本太子妃的有力候选人,但因为有御医认为她不能怀孕而被淘汰。日本把方子嫁给朝鲜王室的储君李垠,难免也包含着想断了朝鲜王室“香火”的用心。但没想到,方子与李垠成婚后很快就顺利产下长子李晋。李晋才7个月时,李垠夫妇欲携其回国省亲,结果婴儿莫名其妙夭折。1931年12月,李垠夫妇又在日本生下次子李玖,这是朝鲜王室最后的正统皇世孙。

日本战败后,李垠一家的人质生活结束了,同时也失去了原先的生活来源。日本不承认他们是日本人,而新成立的韩国政府也不承认他们是韩国人。直到1963年,背井离乡56年的李垠一家才得以返回韩国定居,而此时他已经因脑溢血患上失语症。归国后的李垠夫妇致力于社会福利慈善事业。1970年,73岁的李垠去世,1989年,夫人李方子去世。他们的儿子李玖先后在日本、美国求学,1958年与乌克兰裔美国人朱丽亚·莫洛克结婚,但1982年在李氏宗亲会“无子嗣”的理由下两人离婚。李玖2005年因心脏病发作死于东京的赤坂王子饭店。凑巧的是,那里是他父亲李垠当年官邸的旧址,也是他74年前出生的地方。由于李玖始终没有子嗣,朝鲜王室正统就画上了句号。

参军王子,葬身广岛蘑菇云

除李坧、李垠外,高宗还有一个成年儿子叫李堈。李堈一生子女众多,共有12男9女,可谓对人丁单薄的朝鲜末代王室有特殊贡献。李堈的长子李键和次子李鍝也在幼年时就被带往日本读书,后来被送入日本军队。1945年,李鍝被日本军部调往广岛,也许是有不祥预感,他曾对这项任命借故拖延,但最后还是被强行要求前往。结果美国在广岛投下原子弹,33岁的李鍝葬身蘑菇云。日韩合并后,朝鲜王室也成为日本皇族的一部分,李鍝竟因此成为第一个战死于“国内”的“日本皇室成员”。他的日本副官吉成弘克服了种种困难将其遗体运回韩国安葬后,剖腹自杀尽忠。日本投降后,沦为平民的李键生活也陷入困境,为了生活,他归化了日本籍,更名为桃山虔一,开粥铺惨淡为生。

1912年5月,尚宫梁氏生下了高宗最后的女儿德惠翁主。当时高宗已60岁了,晚年得女,喜不自禁。高宗很担心爱女也会被日本人弄走,德惠刚刚几岁时就想悄悄张罗女儿的婚事,以便把女儿留在身边。可不久后高宗突然驾崩,年仅7岁的德惠失去了父亲的保护,也沦为待宰羔羊。1925年,13岁的德惠被要求去日本“深造”,进入学习院就读,而同在日本的李垠夫妇本想让妹妹一起同住,遭到日本当局回绝。不久,她的生母梁氏病故。小小年纪接连经受一系列打击,德惠的性格变得十分沉默封闭,很快经医生诊断患上了“早发性痴呆症”。这时,日本给德惠也安排了婚姻,要她嫁给日本对马岛藩主的后孙宗武志。李垠对此强烈反对,但他也帮不了可怜的妹妹。婚后的德惠病情时好时坏,神情恍惚,常年住在精神病院。1953年,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中,她又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明成祖朱棣不顾“天怒人怨” 迁都北京之谜(图)
·下一篇文章:子贵母死,杀母立子:北魏皇位继承制的由来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939102025B4C1J32HDFE9GA258J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