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汉宣帝刘询登基始末

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汉宣帝刘询登基始末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三、太子的仇人
  汉武帝被巫蛊的案子搅得昏头胀脑的,老是觉得精神恍惚。一天睡午觉的时候,他在梦里突然见到几千个小木头人,个个手里拿着棍子,拼命地往他身上打,打得他痛得不得了,却怎么也逃不开。他大叫一声就吓醒了,从此就害上了病。这个时候,直指绣衣使者江充就劝他住到甘泉宫去。
  武帝听了江充的话搬到甘泉宫去养病,这个时候最高兴的人就是江充和宫里的宦官黄门苏文,因为这样一来,他们铲除太子的计划就可以顺利实施了。
  江充和苏文跟太子有什么仇,非要致他于死地呢?我们先说说苏文。
  苏文是宫中的宦官,他做的是黄门,也就是宫中的内侍;他又和江充勾搭在一起,做他的心腹和耳目。宦官不具有独立的人格,他们的人身是完全依附于皇帝的,因此每次新皇帝即位总是宦官们最紧张的时候。新皇帝总是爱用从小侍候自己的宦官来取代以前走红的宦官,而失去了皇帝保护的旧奴才们,晚景就相当凄凉了。因此要想摆脱这样的命运,就只有靠为新主子立下不世的拥戴之功这一条门路可走。这个苏文也就自然而然地走起了“尧母”的门路,以便为自己在武帝驾崩以后找个好靠山。
  他用的法子非常简单,但却常常非常有效,那就是“诬告”。
  有一回太子到未央宫拜见母亲,好大半天才出来,苏文就跑到武帝面前说:“太子一天到晚在后宫调戏宫女。”武帝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子,但对儿子的人品还是相信的。他默不作声,赐了许多宫女给太子。太子后来知道了是苏文在捣鬼,心里十分恨他。苏文又跟他的喽罗——小黄门常融他们一起,在武帝面前添油加醋地说太子的坏话,给卫皇后知道了,卫皇后也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她叫太子去父皇跟前分辩清楚,可太子到底是个善良人,宁愿息事宁人,他说:“只要自己没有过错,何必怕他们在皇上面前捣鬼呢?皇上聪明能干,未必就能被小人蒙蔽。”
  又有一次,汉武帝病了,他打发常融去召太子来问安。常融却先跑去找苏文,两人商量好了口径才去召唤太子前来。常融先跑回来告恶状说:“太子听说皇上病了,脸上马上喜气洋洋的。”武帝叹了一口气。等太子进来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观察太子的表情,见太子面带笑容,却掩饰不住脸上偷偷哭过的泪痕。武帝心里十分欣慰,再三追问太子,才知道是常融搞的鬼,要离间他们父子。武帝当时就把常融宰了。苏文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惊吓不小,老是怕太子查出他是常融的幕后主使,更怕太子登基后跟他算旧帐,于是他就催促江充快点想法子整死太子。
  那时候由于各地民变不乱,被汉武帝的好大喜功逼得走投无路的农民成群地揭竿而起,杀官造反。当时仅俸禄在二千石以上的官吏就杀了一百多个,富商地主更是杀了不计其数。汉武帝派出很多使者,穿着专门制作的绣花衣服,由中央直派到各地去监督下面的官员镇压民变。因为这些人都是由中央直接指派的,又穿着绣花衣服,所以就叫做“直指绣衣使者”(正式的名称,叫做“直指绣衣侍御史”)。这些人多半是些酷吏,到了地方往往大肆屠杀乱民,反而激得民变愈演愈烈。
  汉武帝又想了一个办法,他制定了一条“沉命法”,“沉命”就是没命的意思,规定凡二千石(指俸禄,汉代常以官员俸禄的多寡表示其地位的高低,犹如后世的品秩)以下的地方官员如果不能发现“土匪”或是发现了而不能及时剿灭的,就要杀头。这一条法令发布出去却起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地方官员为了保命再也不敢将“匪情”上报,只好对辖境内的乱民睁只眼闭只眼了。
  这些绣衣使者里面有一个叫暴(pù,音“瀑”)胜之的,他很精明,老是挑二千石以下官员的错,说他们不用心剿匪,用沉命法杀他们的头,搞得凡是他经过的地区的地方官人人都怕他,不得不卖力地“剿匪”,镇压平民自然也就特别残酷。暴胜之来到渤海郡,听说有个叫隽不疑的人很有名,就派人去请,自己和随从坐在营里等他。他见到隽不疑相貌堂堂,心里十分倾倒,情不自禁地对他毕恭毕敬,虚心向他请教。隽不疑对他说:“你做官不能太严酷了,这样得罪的人多了,自己就长不了;但也不能手段太柔弱,这样树立不了威信。要是能够恩威并用,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从此杀人不眨眼的暴胜之也开始用两手策略来对付乱民,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人们都说“姓暴的不那么残暴了”。暴胜之对隽不疑佩服得五体投地,把他推荐给了汉武帝。
  直指绣衣使者中间既有暴胜之这样严格按法律办事的“循吏”,也有不少恶棍,大胖子江充就是他们当中顶恶毒的一个。
  在人们印象中,胖人一般都是憨厚甚至愚蠢的,可这个胖乎乎的家伙不但油头滑脑,还一肚子坏水。他是邯郸人,原来不叫江充而叫江齐,因为有个能歌善舞的妹妹嫁给了赵敬肃王刘彭祖的太子刘丹,因此受到赵王的宠爱,做了他的门客。但有一次赵太子刘丹不知怎么地怀疑他这个大舅子把自己的阴私捅给了父王,于是便和江齐翻了脸,派官吏追捕他。没有抓到他,便把他的父兄下了狱,经过审讯,在街市中全部处斩。于是他逃亡远方,入函谷关上京告御状,并改名为江充。到了京城,他上书朝廷,告发赵太子刘丹与同父姐姐和赵王的后宫妃子乱伦,勾结各郡国的豪强和不法分子劫掠为奸,地方官员不敢管束。
  武帝接到举报大怒,派遣使者以诏命带兵包围了赵国的王宫,逮住刘丹,并把他移地关押在魏郡的诏狱中,由朝廷的廷尉和魏郡的官员联合审讯,依律当死。赵王刘彭祖是武帝的异母兄长,他给武帝上了个折子,为儿子分辩说:“江充是个逃亡的小臣,为人苟且而行奸造谣,他激怒圣上,想借着天子的威严来公报私仇,即使将来受到烹煮和剁成肉酱那样的酷刑他也不打算悔改。臣情愿选取赵国的壮士,亲自带领他们跟从大军征讨匈奴,以赎我儿子的罪过。”武帝正一心想削弱诸侯,杀杀他们的威风,逮着这么个好机会,怎么会答应呢?硬是把刘丹的赵太子的身份给废了。后来汉武帝总算把刘丹从牢里放出来了。赵王请求复立刘丹为赵太子,武帝没有答应。
  天下人都知道赵太子是冤枉的,江充是个恶毒的小人。可汉武帝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象江充这样的平民百姓居然敢状告赵王的太子,就象敢从老虎嘴边捋虎须,还是个挺勇敢的人呢!他就把江充召到犬台宫来(犬台正好召见走狗,武帝见江充的地方真是妙极了)。
  江充请求穿着自己平时的衣服来见皇上,武帝答应了。江充就穿着带皱的轻纱做的禅衣,戴着轻纱做的帽子进宫来。那帽子上面有鸟羽毛做成的帽缨,走路的时候帽缨就随着江充迈的步子而摇摆,十分好看。武帝见江充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觉得很惊奇,说:“燕赵之地果然多奇人异士呀!”
  武帝召见的时候,江充应对很得体。武帝问他想讨什么差使,他情愿出使匈奴,去刺探匈奴的情况。武帝问他:“你到了匈奴打算怎么办呢?”江充说:“那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行动的计划,事先不能策划决定。”武帝认为他是个讲实话的老实人,越发欣赏他,任命他做出使匈奴的谒者(“谒”是拜访的意思,“谒者”就是使者)。他从匈奴回来以后又被任命为直指绣衣使者,负责缉捕京城的盗匪,监查王公贵戚的不法行为。
  当时有很多勋贵外戚和得宠的大臣使用超越自己等级的礼仪车马,也就是“僭越”。江充把他们全都举报弹劾,上折子请求汉武帝把他们的车马全部没收,并让他们都到禁卫军中待命,准备打发他们去打匈奴。武帝一看奏章就批准了,于是江充就将公文移交给光禄勋(掌宫廷侍从之官)、中黄门(给事内廷的宦官),逮拿应到禁卫军中报到的近臣和侍中,又下令宫中的卫士严守宫门,不准他们随便出入宫廷。
  那些娇生惯养的贵族子弟一听说江充怂恿皇上要把他们送到前线去跟匈奴打仗,一个个惶恐不安地向皇帝叩头认错,情愿交罚金赎罪。汉武帝正好缺钱打匈奴,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按着爵位和官职的高低交纳一定的罚金给禁卫军,得了数千万钱。武帝括到了钱,又觉得江充敢于冒犯权贵,真是个刚直不阿、忠心耿耿的正派人,对他更加信任。这样一来江充狐假虎威,就更骄横了。
  有一次江充外出办事,在路上碰见武帝的姑姑窦太主(就是馆陶长公主刘嫖,也是汉武帝的丈母娘,废后陈阿娇的母亲)的马车在皇帝专用的驰道上行驶,江充马上斥问他们。长公主说:“我有太后的诏命批准。”江充就说:“那么只有公主可以走,车骑都不行。”硬是把长公主的车骑全部没收充公。
  江充和太子结怨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有一次江充跟着汉武帝到甘泉宫去,路上遇见太子派来向武帝请安的使者驾着马车在驰道上奔驰。江充就把他送交官府处理。太子听说了,赶忙派人向江充求人情说:“我不是爱惜自己的车马,只是确实不想让皇上知道这件事,怕惹得他老人家不高兴,觉得我平时没有好好管教手下。车马情愿没收,只请江君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吧。”江充却不管这一套,将这件事当面奏报给武帝。武帝更加觉得他大公无私了,夸奖他说:“为人臣子就该这个样子!”对他更加信任重用。江充告倒了太子,威名震动了整个京师,他被提拔为水衡都尉(掌上林苑,管理皇室财宝及铸钱的官),宗族和朋友中有不少人仗着他的势力为非作歹。
  江充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得罪太子呢?原来他也和苏文一样,想对“尧母”效忠除去太子,将来好换取荣华富贵。再说他已经得罪了那么多人,武帝一死他们怎么会放过他呢?所以他拼了命也要把太子扳倒。如果将来有了新皇帝给他撑腰,大臣们谁还敢得罪他呀?
  江充反正已经得罪太子了,索性就得罪到底。所以苏文来找他的时候,他那滑头的脑子一转,就找到了一条整死太子的法子。
  这一年是武帝的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戾太子之变”就发生在这一年。这一年太子的长孙刘病已刚刚出生,太子三十八岁,做了爷爷。
  刘病已是太子的儿子刘进娶了涿郡的一个女子王翁须生的(据有的《汉书》注家考证,这个“须”字应当是“媭”的省笔,就象后人常把汉高祖吕后的妹妹、舞阳侯樊哙的妻子“吕媭”省笔写成“吕须”一样)。刘进的母亲是太子的一个品秩为“良娣”的侧室,因为娘家姓史,所以被称为“史良娣”,而刘进则因母亲而被称为“史皇孙”(他是汉武帝的嫡孙),就象太子因母舅家而被称为卫太子一样。刘病已是汉武帝的曾孙,也就相应地被称为“皇曾孙”(按着从母舅家的规矩,他其实应该叫“王曾孙”才对)。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乱伦为荣的后梁王朝 太子用妻子在父王床前争宠
·下一篇文章:中国历史上的悲剧太子:他们为什么没能成为皇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9111344626K3356I8E59HC7491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