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汉宣帝刘询登基始末

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汉宣帝刘询登基始末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汉宣帝刘询登基始末
  汉宣帝刘询,字次卿,原名刘病已,是汉武帝的曾孙,汉代第七位皇帝(如果不算汉惠帝之后的少帝和宣帝之前的昌邑王刘贺的话),史称中兴之主,一位比较开明的皇帝。他登上皇位的经过十分富有戏剧性,而这一切都还得从他曾祖父汉武帝刘彻晚年的政治动乱谈起。
  一、家世背景
  刘病已的祖父刘据是汉武帝的太子,因为他的谥号是“戾”字,所以世称为“戾太子”。这是一个恶谥,意思是说太子有罪恶、过错而且不肯悔改。凡是跟戾字挨边儿的都不是好词,象“暴戾”就是说一个人非常残暴,“戾气”是说一个人的脾气暴虐。当年宣帝即位以后一心想给祖父改个好一点的谥号,但大臣们说儿子反对父亲怎么样也是说不过去的,所以这个谥号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宣帝虽然是皇帝也不敢拂逆臣子们的意见。后来他把安葬祖父的一座园子辟为纪念地,园子的名字也叫做“戾园”,真不是一个好名字。
  而戾太子刘据之所以得到这样一个恶谥全是拜所谓“戾太子之变”所赐。要说清事情的原委,还得从戾太子的家世说起。
  戾太子刘据的母亲,是汉武帝刘彻的皇后卫子夫,太子的舅舅就是大名鼎鼎的名将卫青。因为母家姓卫,所以刘据又被称为卫太子。当年汉武帝曾为了卫子夫而废掉了曾发誓要“金屋藏娇”的皇后陈阿娇,靠的就是卫子夫为他生了刘据,而陈皇后却不能生育这一“正当理由”。而且卫家的人也非常争气,卫青和太子的姨表兄弟霍去病都是前无古人的一代名将,功高盖世,卫家也就宠冠天下,最得势的时候连卫青的三个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卫伉、卫不疑和卫登都封了侯。
  然而卫子夫年老色衰以后,薄情寡恩的汉武帝就不再喜欢她了。好在卫皇后贤良淑德,很识大体,行事也很谨慎小心,没有让汉武帝找到什么废黜皇后的理由。然而太子刘据的性格文弱,跟他老子强悍的性格格格不入,他还老是不识趣地规劝武帝要与民休息,不要总是东征西伐,搅得天下不得安宁,惹得武帝很不高兴。虽然他总是苦笑着对太子说:“劳苦的事情都让我替你做了,你将来安安稳稳地做个守成之君,这样不是很好吗?”但到底还是日渐疏远了太子。卫皇后心里不安,在和兄弟卫青的谈话中流露出了担忧的想法。
  卫青临终前武帝来看他,从谈话中察觉了他心中的隐忧,就安慰他说:“汉朝的内政才刚有了点头绪,四周的部族又不断地侵犯。我要是不改变制度,后世就没有规范;我要是不出兵征伐,天下就不得安宁。这些都是靡费人力和钱财的事。如果我的后代也象我一样行事,那一定会象秦朝一样亡国。太子性格稳重,将来肯定能使天下安定,不会让我担心。如果要选择一个适合的君主,还有谁比太子更能胜任呢?听说皇后和太子都有点不安,你替我好好安慰安慰他们吧。”卫青这才安心地咽了气。
  然而卫青一死,卫家的地位就比以前一落千丈了。早先卫子夫失宠的时候,武帝先喜欢的是来自赵国的王夫人,后来又喜欢上了从中山国来的乐师李延年的妹妹,她的名字似乎是叫做“妍”(李妍),史书上就只称她叫李夫人。有一次李延年给汉武帝唱歌,唱的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武帝听了神往不已,就说:“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美人吗?”李延年趁机把当歌女的妹妹介绍给汉武帝,汉武帝一看果然象歌里唱的那样美,就喜欢得不得了。
  有一次汉武帝到李夫人宫里,突然觉得头皮发痒,顺手就取过李夫人头上的玉簪子挠痒。第二天武帝用玉簪挠头的韵事就传遍了京城,无论是宫里的嫔妃宫女,还是长安城里的贵姬命妇,人人流行起用玉簪子挠头,长安城的玉价因此翻了好几倍,其火爆程度丝毫不比今天的超女大赛差,人们还给这种玉簪子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玉搔头”。
  李夫人其实并不特别美,但她很有驭男之术(当然不是在床上的那种),她很懂得男人看女人的心理。她知道武帝对女人总是刚见面的时候欢喜得不得了,等到新鲜劲儿一过就厌烦得巴不得像扔旧衣服一样甩得远远的,因此她总是把自个儿弄得神神秘秘的,对汉武帝也是若即若离,让汉武帝总是弄不太清楚她的想法,只好变着法儿讨她的好,就象当年周幽王也要变着法儿讨那个从来不给笑脸的褒姒的“千金一笑”一样。这种高明的手法叫早已厌烦了后宫美人为争宠而投怀送抱的汉武帝总是对她保持着新鲜感,对她着迷得不得了。他的两个哥哥李延年和李广利也跟着得了势。
  李夫人的哥哥李广利喜欢摆弄弓马,打起仗来却一点本事也没有,汉武帝却偏偏让他当将军,好让他能象卫青那样建立一些功劳,叫那些说他宠任外戚的大臣没有话说。汉武帝派使者车令到西域大宛(yuān, 音“冤”)国求取汗血宝马(就是所谓的“天马”),用金子铸了一匹跟真马一样大小的金马送给大宛王毋寡。可毋寡只想要金马,却不想拿汗血宝马交换,又听身边的人说汉朝跟大宛隔得很远,就是不给天马,汉朝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就对汉朝的使者车令出言不逊。车令咽不下这口气,当着他的面把金马砸了带走。毋寡就唆使郁成王埋伏在半道上,杀了车令跟他的随从,抢了金马。汉武帝当然更咽不下这口气,他听说大宛国的好马都藏在贰师城一带地方,就封李广利为贰师将军,让他带着几万兵马去攻打贰师城。
  因为汉武帝原来派赵破奴攻打楼兰时只用了七百名骑兵就活捉了楼兰王,所以他就给了李广利三千骑兵,后来又加了三千,还加上几万步兵,满以为应该绰绰有余。谁知道李广利是个废物,三千骑兵放在卫青、霍去病手里可能确实是绰绰有余,但交给李广利就全给糟蹋了。他打了两年,不仅无功而返,还把几万步骑折腾得只剩可怜巴巴的几千人,衣衫褴褛地跑回敦煌来,给汉武帝上了个折子想退回玉门关。汉武帝气得火冒三丈,下令“入关者杀无赦”,李广利只好老老实实待在敦煌。
  汉武帝觉得,要是连个小小的大宛国都打不下来,还谈什么打败匈奴呀?这不是给西域的小国们看笑话吗?为了找回场面,就又拼凑了六万骑兵(是上一回的十倍)、七万步兵,另加三万匹马、十万头牛,还有几万头驴、骡、骆驼等各种牲畜,一齐交给李广利。汉武帝征发的步兵中,有不少是商人,因为汉朝重农抑商,商人远没有现在活得这么滋润,不仅无论多么有钱都不准穿绸缎衣服,还动辄在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中充当炮灰。汉朝政府把他们看成是和囚犯一样的下等人;还有一些入赘到妻子家的上门女婿,汉朝政府把他们看成不能自食其力的社会败类,这会儿都跟商人、囚犯、无业游民一起被编入步兵交给李广利。还有不少人自己带着干粮,赶着牲口跟着大军到西域去做买**R>  李广利人多势壮,这才有了胆子再向大宛进军,费了四十多天功夫,总算连打带骗,唬得大宛人杀了毋寡,献出汗血宝马求和。李广利挑了几十匹上等马,三千多匹中等以下的马匹得意洋洋地回来。这两次天马之战前后花了四年的功夫,李广利入关的时候,十几万大军只剩下两万,三千多匹马也死了三分之二,只剩一千出头了。虽然惨胜如败,但汉武帝认为宣扬了大汉的天威,又得到了可以用来改良内地马匹的大宛马种,将来跟匈奴作战可以派上大用场,因此花这么大的代价还是很合算的。他封了李广利做海西侯,还兴致勃勃地写了一首诗来赞美天马的雄健。
  后来李广利又带兵出击匈奴。因为他的无能,就发生了李陵兵败投降匈奴的事件,连累为李陵辩护的司马迁入狱受了宫刑。
  可惜李夫人的命不好。她的身体很弱,所以生儿子昌邑王刘髆的时候得了产科病,儿子生下来没多久她就死了。她临死的时候汉武帝来看她,她因为面容憔悴,就死死拉住被子,遮住脸不让汉武帝瞧见她的模样,无论汉武帝怎么央求她也不答应,汉武帝一生气自个儿走了。侍奉的宫女怕皇上生气以后要拿她们出气,都直埋怨李夫人不该顶撞皇上惹得他不高兴。哪知道李夫人自己心里明白得很,她说:“你们哪里知道我的苦衷呢?自古以来以色事人的女人,色衰以后君王的宠爱就不如从前了,宠爱一减少就要到恩断义绝的时候了。皇上之所以这么宠爱我,就是因为我貌美。如果我现在的样子让皇上见到了,他心里一厌恶,说不定会迁怒到我的家人。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皇上永远记住我从前美好的模样,还象我在世时一样对待我的兄弟和儿子。”她真是把汉武帝的心看透了。
  李夫人死了以后汉武帝真是对她朝思慕想,有时在梦里都见到她的可爱模样儿。他叫身边的那些方士给他想办法把李夫人的魂魄招来跟他相会。这时就有一个齐国来的方士叫少翁的给他出了个主意。这个少翁,从外表上看年纪不大,可他却自称已经活了两百多岁,所以才叫“少年老翁”(少翁)。他向汉武帝要了李夫人的衣服,又准备了一间清静的屋子,屋子正中挂着清纱做的帷幕,里面点上蜡烛,他又偷偷叫人照着李夫人的模样在羊皮上画了她的肖像,准备好了以后就叫汉武帝一个人坐在屋子的帷幕前面看他作法。汉武帝隔着清纱看见幕后出现了李夫人的半张脸,隔着半昏半明的烛光,加上心理作用,他越看越觉得真是李夫人。他刚靠近帷幕想看个清楚,李夫人的影子晃了一下就不见了。少翁从帷幕后面走出来,还直怪汉武帝身上阳气太重,把李夫人的魂魄吓跑了。汉武帝心里挺失落,就写了一首凄惋的诗《落叶哀蝉曲》,来描述自己见到李夫人显灵的心情。他挺相信少翁的法力,封他做文成将军,叫他给自己求神仙。这个文成将军后来伪造天书给汉武帝识破了,汉武帝只一刀就砍了他那颗“已经好几百年”的脑袋。少翁哄骗汉武帝的那套鬼把戏,据说就是后来的皮影戏的前身。
  这个故事虽然很美,但很多学者根据《史记•封禅书》的说法,认为《汉书》的记载有误,因为少翁被杀的那一年李夫人还没有入宫,因此他当然不可能为李夫人作法还魂。学者们根据司马迁的记载,认为武帝思念的这位美人不是李夫人,而是他的另一位妃子,来自赵国的王夫人。她给他生了儿子刘闳,后来封为齐王。史书上说李夫人死后不久,武帝又爱上了尹婕妤和赵婕妤。他负心薄幸的速度之快,真叫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汉武帝想了一阵子李夫人,可是人走茶凉是他的天性,李夫人虽然机关算尽也改变不了这一点,等汉武帝找到了新的美人儿,就把死去的李夫人丢到一边去了。
  这个时候武帝宠爱的美人是赵婕妤,在她之前则是尹婕妤受宠。赵婕妤入宫的经过颇有蹊跷。据说武帝巡幸东方,走到河间国(在今天的河北献县东南一带地方)的时候,有随行善于望气的方士对武帝说:“这里一定有奇异的女子”。武帝一听说有美人儿,赶紧派人按着方士说的方向去找,结果找到这位姓赵的美人。奇怪的是这位美人居然是个残疾,她的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无论谁怎么使劲也掰不开;可武帝轻轻一掰,拳头就打开了,在她的手心里握着一枚小小的玉钩。因为初见的时候双手握着拳,于是武帝就称这位美人为“拳夫人”,后来又因为她手里的玉钩改称“钩弋夫人”,将她所居住的宫室命名为钩弋宫。
  钩弋夫人很争气,入宫不到一年就怀上了龙种,而且足足怀了十四个月才生下一个儿子。武帝很喜欢这个儿子,给他起名叫弗陵,就是后来的汉昭帝。武帝越看越喜欢弗陵,常常说“这个儿子象我”,还说“当初帝尧也是他母亲怀了十四个月才生下来的,如今赵婕妤的儿子也是这样。”于是他又将钩弋宫的宫门命名为“尧母门”。皇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将弗陵比作帝尧,又将钩弋夫人比作帝尧的母亲,就是摆明了将来要传位给这个儿子。这样一来,卫太子刘据和他的母亲卫子夫自然就成了将来的新“尧帝”即位的绊脚石。一些心思乖巧的小人揣摩到了其中的深意,就开始进行政治投机,策划除去这两块碍人的“绊脚石”,以便为自己在新朝的政治地位捞取邀功干进的资本,于是太子和卫皇后就大祸临头了。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上一篇文章:乱伦为荣的后梁王朝 太子用妻子在父王床前争宠
·下一篇文章:中国历史上的悲剧太子:他们为什么没能成为皇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9111344626K3356I8E59HC7491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