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私访牛街

康熙私访牛街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在北京牛街礼拜寺里面,有一道康熙的圣旨和他御赐的半副銮驾。提起这半副銮驾,还有段故事哩。

    这故事得从监察史说起。清代京城设有监察御史,巡视察访政事民情,给皇上做耳目。

    这天,京城监察御史兴致来潮,出城郊游。他带着娇妻宠妾,公子小姐,骑马的骑马,坐轿的坐轿,穿过大街小巷,威风凛凛地直向郊外走去。这天碰巧是礼拜五,回民的主麻日子。当监察御史经过牛街的时候,只见街上人群熙熙攘攘,齐向礼拜寺拥去。这监察御史原是个腐朽的昏官,只懂得欺压百姓,却对百姓中的宗教习俗一窍不通。他见这么多回民拥进寺里,心中不免有些狐疑。他本想下轿打听一下,可是身边随从众多,有所不便,再加上出城游玩要紧,也就顾不得这当子事了。

过了几天恰好是回民的开斋节。在开斋节里,穆斯林们每天吃过晚饭后,就穿上干净的衣服,戴上白色的礼拜帽,到礼拜寺做礼拜。一连一个月,天天都是这样。这天,御史来到牛街,刚好又看到了回民拥进了礼拜寺。他心里更犯了嘀咕:这么多的人挤进寺庙,不知有什么事?按照他的经验,百姓聚众集会,轻则闹事,重则谋返,总是没有好事。联想到外地传来一些谋反的消息,莫非这些回民也要图谋不轨?京城可是皇上住地,如果发生事端,本监察御史责任不轻,决不可等闲视之。他想,若是这些回民真的聚众谋反,本御史定要拿获破案,上报朝廷,皇上一定重加赏赐,本官再要升任也就不难了,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

    御史来到牛街礼拜寺,左转右转,还没等进去,回头见一个卖糖的小贩,就问:

    “小老弟,这里每天都聚着好多人,到底是干些什么呀?”

    小贩白了他一眼说:

   “这帮回民信奉真主,天天夜聚明散。他们可齐心了,谁要欺侮他们,他们就拧成一股绳,一心对付外人。可是惹不得呀!”

    原来,这小贩是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刚从外地来,不懂得回民的规矩。昨天,他卖完了糖果,顺便买了一块猪肉,就走进回民小吃店要吃面茶。几位回民老大爷说了他几句,谁知这小伙子火气挺大,嘟嘟嚷嚷骂了一通。这一骂可不要紧,附近的穆斯林们都来了,大家齐声说他不对。不得已,小伙子只好认了错,走了。他刚刚平了气,碰上御史来问,又挑起他的火来,借机就发了一顿怨气。

    哪知,小贩说的“他们信奉真主”一话,叫御史大为吃惊。他想,如今是大清的天下,他们竟敢不服皇上,信什么真主,这还了得!这不是谋反又是什么!御史像拿到了什么证据一样,得意洋洋地回府了。

    回到府上后,马上写了一道奏折,呈报皇上:“牛街回民夜聚明散,秘密集会,另立真主,企图推翻大清。”

    奏折送到康熙面前,他翻开一看,大吃一惊,这牛街住的都是回民,这几年国泰民安,他们吃穿不愁,为何还要谋反?眼眉底下的京城竟有人要造反,这还了得!于是,康熙立刻传旨请众位文武大臣上殿商量对策。一帮文武大臣听到这个消息,有的吓得两腿筛糠,有的惊得两眼溜圆,侍卫大臣献计说:“快派旗兵包围牛街礼拜寺!”军机大臣接上话茬:“对,先把礼拜寺的主持人捉来,逼他招出反叛头目。”元老王爷颤着声音说:“京城要地,宜速平乱,万无一失呀!”

    康熙听罢群臣众议,犹疑难断。他想:大清立国不久,威震四海,不相信有人敢在老虎嘴拔毛。可是御史既有奏折,就不能不防。京城要地,必须稳妥处置。于是,便对大臣们说:“众卿所见不无道理,但今江山社稷如此康平,当先避免动用兵刃;待朕前去察防一番,看个究竟,再作处置不迟。”

    这天晚上,康熙便去私防牛街。往常,皇帝出朝,地动山摇,旌旗招展,前有禁卫军开道,后有御林军保镖。今天,康熙出去私访,全没有了这些排场。他脱下龙衣龙袍,穿上便衣便服,头戴一顶回民白帽,不声不响地随着穆斯林们进了灯火通明的牛街礼拜寺。

    康熙还是头一回进礼拜寺,只见寺中间一座大殿,五间房宽,十余丈深,虽然不算宏伟,却也气势不凡。大殿前有一座八角楼,名曰邦克楼,那是为穆斯林报告礼拜时辰的;左右还有座碑亭,存放着前朝的石碑,大门旁还有一座两层的小角楼,借着灯光还能看清上面的横匾写着“望月楼”。大殿两旁有古柏十八棵,-条夹道从中穿过。康熙见穆斯林们上了大殿,他也跟进去;别人脱鞋,他也脱鞋,别人跪在绒毯上,他也跪在上面。连着几天,天天都是这样。到了最后一天,可与往常大不相同了。这天,康熙刚刚跪定,只见几位身穿长袍义戴缠头的人走进大殿,他想,这可能就是阿訇了。这时只听其中一位还高声讲着什么,声音宏亮如同朗诵。讲完之后,穆斯林们向西叩头朝拜,最后礼拜完毕,退出大殿,各自回家。

    那位阿訇讲的是古兰经,可康熙一句也没听懂。他急忙跟上人群,向一位老穆斯林问着:“老叔,我有点耳背,没听清刚才讲了些什么?”那位老穆斯林看了他一眼,说道:“刚才王阿訇讲的是古兰经第四十七章:仁慈的穆罕默德对穆斯林的教诲。”

    康熙回官后,立刻差人把进贡的《古兰经》拿来连夜翻阅,虽然看得清,却不懂含义,他想,读不懂也没关系,只要当中有谋反的意思就够了。可是,他前翻后找,到底也没有找到要谋反的字句章节。康熙心里明白了,难怪几天我一点也没有看出回民谋反的迹象,这些都是伊斯兰教的宗教教义。

    再说一帮文武大臣早已等得不耐烦,今见康熙上殿,纷纷来到殿外迎候。康熙立即召见群臣,对他们说:“朕已得知真情,牛街回民夜聚明散乃伊斯兰教的斋月礼拜!哪里是什么谋反!御史官妄告不实,险些误了大事。”群臣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荐摇头晃脑议论开了。侍卫大臣随机应变,大着声音说:“监察御史身为朝廷要职,竟真假不分,谎报军情,理当问罪!”军机大臣又连忙接着说:“对,近年来不少人妄报假案,骗取朝廷封赏,危害大清江山,不可不严加惩办。”康熙当即传旨宣御史上殿。

 监察御史自上了奏折后,暗暗自喜,料想皇上少不了要捉几个回民反叛头目开刀问斩,自己落得一个加官晋爵,好不得意。接到圣旨便马不停蹄地来到金銮殿,只听康熙问道:

    “你从何处得知回民谋反?”

    “我亲眼看见牛街的回民在礼拜寺夜聚明散,我想定是秘密集合,策划谋反之事。”

   “回民进礼拜寺,是按教规做礼拜,与谋反完全无关。你还有何证据?”

    “我听小贩说,回民信奉真主,不信大清皇上。”

   “小贩的状纸呈递上来。”

    御史慌了,断断续续地说:

    “不……不曾有状纸,是他在……在街上亲口对我讲的。”

    康熙听罢,龙颜大怒:

    “你身为朝廷监察御史,竟连回民风俗习惯也不知晓,无知到如此地步。你误听谎言,妄报不实,险些误朕大事!来人,快把他推下去,摘掉顶戴花翎,贬为庶民!”

    御史本想讨赏请封,却不料倒被罢了官,连喊冤枉。

    康熙诏谕朝廷百官,今后凡有妄报不实者,一律加重治罪。

    为防止再发生类似事情,康熙又下了一道圣旨:

   “朕评汉回古今之大典,自始之宏道也。……如官民因小忿借端虚报回教谋反者,职司官先斩后奏……。”

   放下御笔,康熙没有马上差人送旨,他离开龙案,反剪双手在殿上走来走去,心里前思后想:几次去牛街礼拜寺,看得出来回民是很齐心的。他们毕竟不是旗人,今天不谋反,难保他们以后不谋反。嗯,我再送它半副銮驾,即可显示大清的圣明,又可笼络民心。”

   第二天,一道圣旨和半副銮驾吹吹打打地送到了牛街礼拜寺。

   如今,半副銮驾早巳没有了。听说,原先摆在牛街礼拜寺的大殿里,民国初年推翻清朝的时侯,毁掉了。康熙的圣旨直到现在,还在礼拜寺里搁着呢。


·上一篇文章:天山寺之夜
·下一篇文章:怒囚皇太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327217136213A8B20HG1BGIKK00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