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困西征

风雪困西征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一天,康熙皇帝接到西域紧急奏章,言说斡罗斯部噶尔丹勾结沙俄进攻布鲁特。可把康熙圣祖气坏了,这个民族败类,三番五次勾结沙俄制造分裂,掠掳各部,岂能容得!康熙帝率兵亲征。征西大将军图海随驾西行。
    这天大军来至西部山区,忽然狂风骤起,大雪纷飞,平地三丈雪!这一万多军马被暴雪困在大山里,粮草未到,进退两难,康熙帝两眼望着四周寒光刺目的山,心里就象火烧了一样。就在这时,太监禀奏,征西大将军图海前来见驾。康熙帝忙传他进帐。

    图海一进御帐,康熙帝便说:“你来得正好,联正为这场暴雪烦闷,想必大将军有解此危急之策?”

    图海说:“察皇上,如今暴雪阻塞,粮草军饷接济不上,进退无路。吾思之良久,只有从当地百姓中强征粮草,以解此危,别无他策。”

    康熙帝一听,心中不悦,思忖半天,说:“大将军此策不妥!君以民为本。这些年烽火不断,叛贼抢掠,国家赋税有增无减,百姓的生活够苦了,如过往官军再行增敛,黎民何能安生?”

    图海说:“皇上,考虑民生故然是对,可也得考虑所带之军兵,不能眼睁睁瞧他们饿死。别说饿死,一天吃不饱饭,谁还肯奋勇出力征战呀?望万岁深思之。”

    康熙帝听图海说得很硬,也很为难。忽然,心里豁然一亮,斩钉截铁地说:“宁肯勒紧腰带饿几天,也不能强征民粮。传我诏令,谁敢掠掳百姓,定斩不饶!”说到这儿,康熙帝略一停顿,接着说,“为解决目前之危,传我旨意,兵分两部,一部昼夜不停破雪,开出粮道,另一部进山猎禽兽充饥。”

    诏令一下,各军营立即照诏令行事。康熙帝对侍卫说:“咱们也不能例外,走,随朕进山打猎寻食去呀!”说完便率领几百名禁卫军进山去了。

    当地居民百姓见天降暴雪,道路堵塞,听说皇上率领的大军粮草接济不上,可吓坏了,官兵没吃的,非到老百姓家抢掠不可。家家关门闭户,藏粮食匿东西。过了一天,没见啥动静,第二天,有些好信儿的人,悄悄出来察看,见许多官兵挥锹破雪开路,还有些官兵进山里打猎,高兴地大喊:“快来看哪,大军破雪开路,进山打猎,不抢百姓啊!”一传十,十传百,百姓们纷纷出来观看,又听说康熙帝也进山去打猎,都跪在雪地里磕头,认为这是老天保佑,才有康熙这样仁德皇帝,在危难时也不掠掳百姓。

    再说康熙帝率领禁卫军进山打猎,跳下马在七八尺深大雪里滚爬,一个个成了雪人。好不容易才踩踏出进山之路,钻进深山密林。咳!你说这雪有多大吧,野鸡钻在雪地里只露几根尾巴翎。兔子、狍子、小野猪不少冻死在雪堆里。侍卫们边走边拣,不一会儿拣了不少。忽然从远处传来喊叫声:“别往前去,有虎!”

    康熙帝顺声望去,见几个当地牧民飞驰而来。在马上边跑边喊。还没等牧民跑到跟前,从山上卷来一阵狂风。康熙帝抬头一望,啊哟!只见两只斑斓猛虎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地从山上窜了下来,吼一声惊天破石,一扑地山岗颤动。康熙帝龙目圆睁,徒步向前,高呼:“休得惊恐,待朕击毙之!”说罢,身如泰山,弓开满月,“嗖”地一声一箭飞去,“嗷”地一声惨叫,前面那只虎中箭翻滚于山下,后面那只虎惊得昂头一愣,康熙帝又是一箭。正中咽喉。这时,云开日出,一道金光照在康熙帝的盔甲上,闪出七彩异光,人们惊呆了。这位站在山岩上的皇上,真是一条金龙!一会儿,“皇上万岁”的呼声象滚雷一般,把冰山都震得低下了脑袋。在旁的侍卫和牧民陡增了千钧神力,皇上把老虎射死了,谁还怕什么恶禽猛兽,没有多久,打到的禽兽堆成了一个小山。

    康熙帝带着侍卫,满载而归,回到营地。忽见大帐后几十头牛,二百多只羊“咩咩”直叫,康熙帝大怒,猛地抽出腰刀,喝问:“何人胆敢抢掠百姓?”话声刚落,一个身穿雪白羊皮袍,头戴火红狐皮帽的老牧民。跑到跟前,跪在地下磕头道:“皇上息怒,这是

    小民送给皇上慰劳官兵的!”

    康熙帝一听,不觉双手将他扶起,慈祥地问道:“你将这些牛羊送给大军,家里老少如何过活?”

老牧民手指远处说道:“皇上,你看哪,这冰山下的大草原,地广土沃,水肥草美,这是聚宝盆呀!只要皇上早日剿灭叛贼噶尔丹,我们牧民何愁不牛羊成群,丰衣足食。”

    康熙帝又问:“那你图啥要给大军送牛羊?”

牧民说;“皇上御驾西征,遇此天灾,而不掠于民,皇上的心真象金子一样沉,象金子一样亮,难道小民的心不是肉长的?”

    康熙帝听了,请他进了御帐,问他尊姓大名,老牧民说:“小民名叫仆列实,原居东布鲁特,因不忍受准噶尔欺压、掳掠,迁到此地。”

     康熙帝说:“仆列实,你对朝廷真是一片忠心,联封你个官儿!”

    仆列实慌忙摆手说:“皇上,小民只会放牧牛羊,不会当官儿。”
 
    康熙帝令人拿出些金银,说:“这些金银你收下,留作繁殖牛羊的本钱吧!”

    老牧民伏跪在地上,两眼流泪说:“皇上,圣上以为小民我是为金银财宝才送牛羊来,毁我心啊!”说罢,老牧民凛然起,哗地一声撕开皮袍前襟,以手裂胸,鲜血顺着手指流出来,康熙帝大惊,忙令人拦住。上前拉着牧民的手说:“有你这样的好百姓,何愁不战胜噶尔丹!”

    老牧民听了这话语,脸色顿时开朗说,“皇上,这回可说到俺心坎上啦了。我们就是希望仰仗着皇上的天威洪福,早日荡平噶尔丹,以后没人敢勾结‘老毛子’来掳掠百姓,我们就是把牛羊全献出来,也甘心情愿啊!”

    说话间,外面一阵喧闹,原来远近的牧民纷纷送来粮草,牛羊和各种山珍野味。军粮解决啦!士气大振。

图海见此情景,慌忙进御帐叩拜康熙皇帝,请罪说:“皇上,以仁德施之于民,深得民心。民捐物无怨,心感圣德。臣受诲,甚愧之,自负请罪。”

    康熙微微一笑,令图海坐下,说:“今牧民之举,使朕想起一段典故来:“汉武帝西征匈奴时,国力贫弱,粮饷匮缺,汉武帝便下了一道诏令:凡能向朝廷献财者,良民封官,罪人赦免。诏令发出后,河南有个富户,名叫卜式,以牧羊为业,勤俭经营,家有三千多只羊,还有田地房屋多处。他听到诏令后,立即向朝廷贡献一半家产作军饷。汉武帝听说后,马上派使者去见卜式。

    使者问卜式道:“你这样做,是想做官吗?”

卜式摇摇头说:“我从小牧羊,连想都没想过当官。”

     使者又问:“是你家里遭到冤屈,要求申诉么?”

    卜式又摇摇头说“无人欺凌我家,没有冤屈要申诉。”

    使者又说:“你为国献财,皇上赞叹汝之忠心,欲赐汝金银。”

    卜式摇头说:“帝轻我耶,为金银财宝岂能献焉?”

    使者们怀疑地探问:“你到底图什么呢?”

    卜式说:“朝廷要平匈奴之乱,顺应民心,民应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拧成一股劲,才能速靖边患,国泰民安。” 卜式献出家产后,仍回家务农牧羊。今日仆列实之举,岂非卜式再现乎!汉武帝当时只一卜式耶,而朕今所遇几百卜式耶。”

    图海接过说:“此乃皇上以仁德泽于民所致也。”

    康熙帝挥笔写下:“卜式繁世,流传千古”八个大字,流传至今。


·上一篇文章:读书楼
·下一篇文章:天山寺之夜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32721566IC411I7C94J4JHAD4D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