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中讲学

朝中讲学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有一天,康熙皇上御驾乾请门,将朝中的大学士、九卿等官员召至御座前。大学士和九卿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不知皇上今日又要考问什么,人人察颜观色,个个提心吊胆。
康熙帝见这些官员到齐了,首先提问内廷学士陈原耀说:“陈原耀,朕问你,测景使用何法?”

    陈原耀“刷”一下子脸红到耳根。原来他对康熙帝将传教士等洋人奉为上宾,学这问那,不以为然,背地也时发议论,而此刻提问他的问题,恰是他不知不晓之事。他以为皇上今日开场便向他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有意难为他,于是他惭然回答说:“禀万岁爷,臣不晓。”

    “来!你在这张纸上画两个点,随意画之。”

    陈原耀走至皇上御坐旁边,用笔轻轻点了两点,然后闪在一旁,只见康熙帝拿出规尺,按照陈原耀画的两点,用尺量,用笔画。召大学士,九卿近前,皇上一边画一边解释说:“这测景不难,但必须用科学方法计算之。你们看,我先用规尺,将你画的两点相连接,然后绘成图形。”众大臣俯身用眼瞟了瞟,皆不识所画为何物。皇上画完了,又说道:“按这一图形,需用方根公式计算。”接着康熙帝一边演算,一边讲解什么叫开平方,什么叫随机应变量,什么叫概率,一会儿纸上画满了各种符号。

    康熙帝讲完了,问众人“明白否?”众学士、九卿“啊!啊!”地点着头,既不说明白,更不敢说不明白,他们望着那“天书”,“河图”瞠目结舌,汗水涔涔。那陈原耀暗自佩服皇上勤于学问,知识渊博,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正在众官员看得出神的时候,皇上忽又问梅毂成说:“五声、八音、八风晓乎?”

    梅毂成本是读过五经四书、诸子百家的人,于音律亦略通一二,可他见今天这形势,不知皇上是否另有用意,于是谨慎地回答说:“万岁爷!下官不晓得,愿聆圣教。”

    康熙帝取出了太极图五声、八音、八风图,从古到今,引经据典,对众人解释说:“《易·系辞上》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里的‘太极’是派生万物的本源。”当讲到八风时,又用方圆诸图,给众官验算,无不吻合。当讲到乐律隔八相生的道理时,皇上怕众官听着枯燥无味,又令人召乐人以笛合瑟,次第审音,乐人吹奏三遍,皇上讲道:“声音高下,循环相生,复还本音,必须第八,此乃一定之理也。”说到这儿,令众人仔细体味,众官本皆明白一些此中道理,神情顿时放松,大家正在议论,忽见宫人将一物取来放在桌上,众官视之,有识得的,知为日晷表,那头一次见到的人,尚不知为何物,心说:今天怎么尽考难题?

    康熙帝指着日晷表问众人:“此为何物?”那识者抢先回说:“此乃日晷表也。”

    “可知其理?”

    “啊!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康熙帝:捧起口晷表,说道:“此日晷表乃是计时器,由晷盘、晷针组成,斜放于日下,其针影随太阳运转而移动,刻度盘上的不同位置,表示不同的时刻。”说着,拿到窗前日光下摆好方向,继续解释说:“天体在天球上每一恒星日内,绕着天轴由东向西旋转一周的运动,谓之周日运动。要正确得出周日,需要掌握周日视差。视差指因观测者位置的移动,或由不同地点观测同一天体而引起的方向变化。”说到这儿,皇上又回到座前,拿起笔来,画了一个图,详析其理。

    康熙帝通过讲解和实际验算之后,望着众官说;“学问,学问,要学就得问,不问岂知焉?你们知道吗?这台测日晷表,是比利时传教士南怀仁给朕研制作成的。南怀仁还为我国制作六座大型天文仪器。法国精通自然科学的传教士来,朕都向他求教,让他们给朕讲解数学、天文、测绘、炮术等科学知识,朕还经常登门去问或参观仪器,世界上新事物层出不穷,不学怎么得了!”

    众卿频频点头,连说:“是!是!是!”

    “现在要测绘疆域图,不懂测绘学、制图学能行吗?”

    众卿又是点头称“是!”

    皇上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朕前次考试文武官员,问及与我国境接界的都有那些国家,多数人答不上来。我国疆土是先祖留下的,边界不可不弄清楚。可如今我国疆界国籍很不精确,是以朕传旨专业人员绘制地图,将疆域划定准确。”

    众卿鸦雀无声,都听入了迷。这时,皇上一转脸色,愤然道:“可笑的是,有人读了几年诗书,便不知天高地厚,朕曾问一位官员,我国有多少个民族?他答的是:‘大清者,满族也,大汉者,汉族也,满汉一体,大清国也’,满口胡言。”

    众卿听到这里,个个挺直腰板,大气不敢出,都在深省自己的言行,心想:今日讲学,果然不同寻常。

    康熙帝抬眼看看众卿,又说道:“还有一位官员,家里贴着这样一副对联:‘荣华传家久,富贵继万年’,在这种人的头脑中,只知荣华富贵,他根本不想如何繁荣国家,发展我国的科学事业。朕给他改为‘诗书传家久,科学济世长。’朕今召汝等前来,是朕抛砖引玉,愿汝等勤学苦钻科学,下次朕聆听汝等为朕讲学,尔等共进之。”

    众官员“刷”地齐跪在康熙帝御座前,高呼:“圣主天资,为臣民做出榜样,吾等谨遵谆渝,孜孜不倦而学之。”众官辞圣驾而归。

    这天,内廷学士陈原耀出宫回府,思前想后,甚感惭愧,因皇上经常召他至书房论书,曾见皇上在读书炕桌上,放有三块银板,上面刻满各种符号和数字,终日爱不释手,以为皇上为洋人所惑,对此,谈论间,语涉不敬。今日聆听圣教,方知自己盲目排外之愚陋可鄙,懂得了取众长为我所用之理。他想到这儿,决心孜孜不倦地攻读科学,不辜负圣望。”

    从此,康熙皇上博学中外科学知识的精神,在朝野引起巨大反响,一个学科学用科博学的风气,很快在一些官员、士民中兴起。


·上一篇文章:玄武门之变
·下一篇文章:禁止缠足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32721133J67CIKH8GIH5FFBEKG7B.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