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送鹅毛

千里送鹅毛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1111相传朱元璋在应(今江苏南京)做了皇帝后,先后提到过小时候感激的几个人。一是抹山脚上赵郢村的赵家。记事时,朱元璋常听母亲讲赵家老夫妇乐善好施,时常接济他们,自小便认赵家夫妇为义父、义母。二是石门山脚下石村王大愣的妈。在朱元璋讨饭病倒在一座破庙里时,大愣妈一连为朱元璋讨了三天饭,每天都给他做"珍珠翡翠白玉汤"。三是紧挨抹山二郎庙的小孤庄的汪文母亲。当年太平集(今明光市)灾荒瘟疫流行,朱元璋父母、大哥死的死,逃荒的逃荒,一家人只剩朱元璋一个,走投无路,汪氏老母将他收养了,他认了汪氏老母为干娘。
1111洪武三年(1371年),朱元璋传旨要汪家派人进京受赏。其实在朱元璋刚当皇帝的时候,消息就传到了太平集小孤庄,汪氏母子十分高兴,庄邻也都纷纷过来劝汪文去应天找他的干弟弟封个一官半职,有的竟直接巴结汪文,直呼其汪大人,弄行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脸红。起初,汪氏母子曾合计过是否去应天找一找,可汪母不同意,好说:"重八那孩子是卖糖球住高楼硬熬的。现在当上皇帝了,那么大的一个国家每天要有多少事呀,等几年再说吧。"这一等就是三年,现在人家皇帝派人来了。汪氏母子以合计开了,是谁去呢?还是娘俩一块去呢?别看那汪文是个爷们,可事到临头却打了软腿,死活不愿去,商量了半天还是让母亲去。但他有个要求,说他干弟弟要是封个什么官,千万可别答应,咱祖辈上没个当官的,当不好丢人家的脸。若赏他地也千万别要,现在那几亩地已足够种的,再给地种不完,荒了怪可惜的。汪母一一记住了。这么多年没见干儿子了,如今去了,怎么说也不能空着两手呀。虽然重八如今当了皇帝什么都不缺,但不能缺面子呀,你要是甩着两空袖子去,重八不说,别人还不说我这当干妈的不懂事吧?带什么呢?金子、银子没有,就是有也好比挑水往海里倒,汪母正犯愁呢,忽听门外"嘎嘎"两声,两只看家的大白鹅伸着长脖子,一晃一晃地走进屋来。汪母一看,高兴地笑了,打趣地说:"你也想见见我那干儿子呀?"
1111第二天天蒙蒙亮,汪母就起了床,把两只白鹅逮住,从门后抽了麻坯把四条鹅腿捆在一起,抱在怀里上路了。在路过太平集(今明光县城)时,太平集的包家老槽坊包老板早就拎着一坛老烧酒等在路口。包老板见汪母抱着两只白鹅过来,慌忙上去笑嘻嘻地问:"是小孤庄汪大娘吗?"汪母一听有人问她,一边答"是我",一边上下打量包老板问:"先生怎么称呼?好像很面生唷?"包老板忙说:"我们没见过面,我是包家老槽坊的,我有个侄子叫锁柱子,是你家邻居,他昨天晚上告诉我你要去见皇帝,我今个天没亮就等在这里了"。包老板拎着酒坛子说:"这是我家的十年陈酒,我想献给皇上尝尝,若皇上觉得好,请赏个墨宝,这可是家乡的美酒呀!"汪母答应下来了,包老板连声道谢,又给了一些碎银子说留着路上用,汪母也没客气全收下了。
1111汪大娘在太平淡集收下了包老板的一坛酒和一些碎银子,一路翻山过岭,日行夜宿,不两天便到了长江边上,她看着滔滔江水,心里想:我的老天,这江比我庄前的池河宽多了,这么宽可怎么过呢?正琢磨呢,忽听江面上有梢公的歌声,远远看去江心有只小船正向这边划来。汪大娘等了一会,小船靠岸了,从船上下来十几个人。噢!原来是只渡船。她提着酒坛子,抱着两回事只鹅上了小船,因江面宽,船老大要再等上几个人才走,于是坐在船头,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和汪大娘拉起呱来。船老大问:"大娘过江去走亲戚吗?"汪大娘忙答:"是呀,是呀!"船老大又问:"是您什么人呀?"汪大娘说:"是我干儿子。"船老大问:"噢!是干什么的?"汪大娘本想说是当今皇上,可刚说个"当"字又改了口,说是当铺的伙计。
1111一会儿上了几个人,船老大还要等到。汪大娘看看天不早了,有点急了:"老大呀,你要等到到什么时候?你管中午饭吗?"船老大看看天是中了,一边答道:"走了,走了。"一边上岸解缆绳,载着几个人奔江心划去。那两只大白鹅两天多没见到水了,现在见到这滔滔江水,急得两腿直蹬,本来这鹅腿是用麻坯捆着的,两只鹅见到水一阵乱蹬,麻坯断了。汪大娘没注意,只听"卟咚"一声,一只鹅扑进了江里。汪大娘一回头见另一只鹅也要往水里跳,急忙伸手去抓,小船在水上一晃没抓住,只抓了几根鹅毛。船老大和其他乘船的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船老大不高兴地说:"大娘,这江面上可不是好玩的。"真是巧事都给汪大娘一人赶上了,就在小船猛一晃的那会儿,包老板给的那坛酒也碰翻了,十年陈酿,咕噜噜淌了一船。汪大娘忙着又来抱酒坛,迟了,一坛酒全淌了。汪大娘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瞪了船老大一眼说:"你这船是怎么划的,鹅跑了,酒也晃倒了,你得赔!"本来这汪大娘说的是气话,她根本不会找船老大赔什么酒。可这船老大却是个江油子,听了这话就越是惹汪大娘上火:"鹅见水不拼命跑吗?这酒是你自己碰翻的,你怎么找我赔呢?你别是赖这渡钱吧?"汪大娘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想吓一下这船老大,于是说:"我找你赔你不赔,我那干儿子要是来了,你非赔不可。"船老大,于是说:"我找你赔你不赔,我那干劲冲天儿子要是来了,你非赔不可。"船老大笑着说:"大娘别说是当铺伙计来,就是老板来也不能怎样我!"汪大娘气得一拍大腿说:"什么当铺的,是当今皇上!"那船老大一听不但没怕,反而哈哈大笑,船上其他乘客也都笑了。
1111说话间,船已到了对岸,船老大跳下船,把缆绳拴在岸边的石头上,忙笑着过来扶汪大娘下船,一边打趣地说:"我来扶你,当今皇上的干娘。"见汪大娘还气鼓鼓的,船老大又陪笑说:"大娘,刚才船在江心急不得,我是故意打岔分心的。"汪大娘没好气地说:"你现在好嘴,是怕我赖你渡钱?"说着掏出碎银子道:"需要多少?只管拿。"
1111汪大娘一手拎着个空酒坛子,一手抓着几根鹅毛,一路走,一路打听,几次有拉车的要送她,但一听说要到紫禁找朱元璋,还说朱元璋是她干儿子,拉夫们看看这穷婆子,一手拎着个空坛子,一手还抓着几根鹅毛,都以为是个疯婆子,没人敢拉。好不容易走到了紫禁城,守卫一听皇上的干妈来了,慌忙禀报。朱元璋一听干妈来了,亲自出宫迎接。汪大娘一见朱元璋,悲喜交加,上下端详,自言自语:"高了,肥了,威武了。"朱元璋也上下看着干娘道:"老了,老了,走,进宫叙话。"他一见干娘手中的鹅毛和酒坛,不解地问:"你这是……?"汪大娘连忙说:"干娘老了,没用了,我从家带了两只大白鹅来,过渡时跑水里去了,我没抓住,只抓了几根鹅毛,我逮鹅时,嗨!又碰翻了酒坛子,一坛家乡的酒也给弄洒了。"朱元璋听了忙扶着干娘:"老娘呀,这鹅毛我收下,这酒坛我也收下。"说着捧起空酒坛闻了闻又说:"好酒,好酒,这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老娘有心意。"又拿起鹅毛放在嘴边吹了两下说:"老娘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


·上一篇文章:朱元璋与司巷四大名塘
·下一篇文章:乡里有个"府" 蹊跷有来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31218274549K944FH4FI3D215I1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