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一出戏演了一百年

东汉一出戏演了一百年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梁妠  汉顺帝刘保之皇后,冲帝刘炳、质帝刘缵、桓帝刘志之皇太后    115年—150年

 

东汉一朝,满打满算不过200多年,但其后100年的全部历史,几乎就是一部重复上演的单调故事:宦官打倒了外戚,外戚又打倒了宦官;宦官再打倒外戚,外戚又打倒宦官。。。。。。最后,宦官、外戚一起把国家打倒。

依靠宦官势力回到皇帝宝座的顺帝刘保, 对宦官的态度很矛盾。一方面是感激。这些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把他送到权力的顶峰,功高至伟,无人能比。而且,宦官们整天围绕在他身边尽心服务,对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来说,亲近熟人本来就是天性。另一方面是厌恶。低级宦官大多出身微贱,既无文化又缺教养,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因为自己缺少才能,所以就只能狗仗人势。这些人一旦得志,损公肥私、贪赃枉法,什么事情都做,惹得人神共怒。顺帝一边对宦光不断修理,让他们有所收敛;一边又不得不倚重他们,因为他的身边也没什么可靠的人。135年,顺帝还干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居然发布诏书,允许宦官的养子继承爵位。此举遭到朝臣的极力反对。

应该说,顺帝是幸运的,中国人的斗争哲学在很大程度上救了他。当时不仅朝臣与宦官有矛盾、朝臣内部、宦官内部也都有矛盾。这在客观上牵制了单边力量的膨胀,使得大汉没有一下子跌入深渊,而是慢慢地走向灭亡。

131年,已经十七岁的顺帝刘保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东汉政治舞台上的第三股势力——外戚,开始亮相。

当时后宫里有四个贵人都很讨刘保喜欢,刘保有点拿不定主意,就想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提拔谁来当皇后。有大臣认为这招太不严肃,建议刘保扩大范围海选,一定要选拔出最合适的配偶。他还制定了选拔规则:“简求有德,德同以年,年钧以貌”(《资治通鉴 卷第五十一》)。就是说,选拔以品德作为第一标准,品德相同时,选择年纪大的(这很奇怪!);年龄相同时,选择相貌好的。顺帝很认同这个选秀活动。

海选把一个叫梁妠(音“那”)的女子给扩充进来了。梁妠出身于名声不太好的名门。她的祖先,就是构陷马皇后父亲马援的佞臣梁松。据《后汉书》记载,梁妠“少善女工。好《史书》,九岁能诵《论语》,治《韩诗》,大义略举。常以列女图画置于左右,以自监戒。”总之,是一位品学兼优、知书达理的优秀少年。128年,她跟姑姑一起进宫当嫔妃候选人,那年她十三岁。据说,连见多识广的宫廷相面大师,见了梁妠都大惊失色。因为梁妠的额角隆起,似半弦弯月,相书称之为“日角偃月”,是极其富贵的长相。而宫廷算命大师给梁妠抽的也是上签。所以,梁妠很快被册封为贵人。

不过,在皇后的PK赛中,凭这些是不够的。顺帝确立的选拔第一条件是德,当然这个“德”是顺帝认为的“德”,并不是一般人遵从的标准。那么,皇帝最喜欢自己身边的女人有什么美德呢?很简单,不嫉妒,也就是不要妨碍皇帝找别的女人。

梁妠把顺帝的心思看得透透的。当皇帝宠幸她时,她一般正经地说:“男人到处搞女人是美德,而女人不独占男人是本分。跟陛下快活的事情,应该姐妹们都有份儿,这样我也可以不受埋怨。”这话肯定把顺帝说得心花怒放。多么深明大义的女子呀!皇后就是她啦!

132年,十八岁的刘保立十七岁的梁妠为皇后。梁家开始风光了。

公允些说,梁妠的父亲梁商虽然能力不济,但性格温顺,品行还不错。按照礼制,皇上是不能把皇后的父母当臣属看待的,所以必定要封很高的爵位,但这只是待遇,并无权力。顺帝本来是要用梁家人的,但梁商百般推辞,只做了首都警察局长(执金吾)这样的官。他还阻止顺帝给他的长子梁冀和次子梁不疑晋爵加官。最后,可能是顺帝要制衡日益猖獗的宦官势力,死活要提拔梁商当全国最高统帅(大将军),梁商不得已才接受。梁商死前,曾对儿子们说:“我生前没给国家做什么贡献,死后也不能浪费国家的钱财!”梁家本来想丧事从简,但顺帝刘保不答应,为老丈人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梁妠亲自扶父亲灵柩到墓地安葬。

但梁妠的兄弟却毫无父亲的品德。梁商高迁后,长子梁冀接班执金吾;梁冀随后升任首都洛阳市长(洛阳尹),弟弟梁不疑当了执金吾;梁商去世后,梁冀又接班大将军,梁不疑又顶上了洛阳尹。几乎像前朝一样,顺帝一朝的控制权,逐渐转移到外戚梁家。

史书没有直接叙述梁妠当皇后时都干了什么,但从对其他人的记载上,我们可以分析出梁妠并非善辈,甚至当初她打动顺帝的所谓“美德”,也是伪装。

与前几代皇后惊人相似的是,梁妠也没有生育皇子。后宫中一个姓虞的嫔妃生了一个儿子刘炳,并被立为太子。虞氏是大户人家,一直都受皇室尊宠;加上母以子贵,十三岁就入宫的虞氏本应有比较高的待遇,按资历至少也该是贵人级别。但最后却连较低的“美人”级别都没混上,仅被称为“大家”而已。这无疑是梁妠害怕虞氏受宠,从中作梗。

144年,年仅三十岁的东汉顺帝刘保病逝,虞氏所生的刘炳继位,史称冲帝。由于当时刘炳仅两岁,所以梁妠以皇太后身份临朝听政。大汉朝终于姓了梁。

梁妠毕竟是个妇道人家,她也没有先朝邓绥太后的政治智慧和领导才能。这时真正主持中央工作的,是梁妠的哥哥、大将军梁冀。

幼年的刘炳仅仅当了四个月的皇帝就夭折,再一次打破前朝少帝刘懿的短命皇帝记录,史称冲帝。殇帝、少帝、冲帝,都是夭折早逝的意思。

梁妠又想玩秘不发丧的把戏,好从容为梁家找一个代言人。但大臣李固坚决反对,他建议梁妠从国家利益着想,挑选一个年纪大、能独立处理朝政的皇室中人来接班。这想法显然太天真了。梁妠与梁冀商议的结果,是抬出了渤海王刘鸿年仅八岁的儿子刘缵(音“钻”,三声)继承王位,史称质帝。这样,梁妠依然可以临朝听政,梁家的江山没有变色。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刘缵却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而且他还不愚蠢。他对梁冀颐指气使,横行霸道的行径十分不满。在一次文武百官朝会时,对梁冀脱口而出:“你真是跋扈将军!”跋扈现在是一个很文的词,但东汉以前的书面用语中并没有这个词汇,所以这应该是当时的民间流行的用语。八岁的刘缵最大的贡献,恐怕以这句话丰富了汉语词汇宝库。

梁冀哪里受过这等斥责,即使对方是皇上他也无法忍受。他吩咐皇上的侍从,把毒药掺进饼汤里。刘缵吃后毒性发作,疼痛难忍,急忙让人把大臣李固找来,说:“快给我拿点水,我或许还能活。”同在一旁的梁冀立即阻止,刘缵很快气绝身亡。他的皇帝生涯稍微长点,做了一年半。

自己心里不痛快,就骇人听闻地把皇上毒死,梁家的气焰何等嚣张!

梁妠和兄弟们又要开始给大汉朝找傀儡。朝中的大臣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极力推举与皇室血缘最近、也最为贤明公正的清河王刘蒜继位。这显然又是在侵害梁妠的利益,梁家坚决不答应,最后把坚持这一动议的大臣李固给撤了职。

当时,梁妠正准备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平原王刘翼的儿子刘志,她觉得让刘志当皇上可能更放心些。于是,本来是来京城讨老婆的刘志,稀里糊涂撞了大运,被梁家推上了皇位,时年十五岁,史称桓帝。刘志对于中大彩的回报是,继续让太后梁妠掌权。

虽然,梁妠在做真正的女皇时,偶尔也会一下平衡外戚、宦官、朝臣的利益,对于哥哥梁冀一些过分的举动,也进行过限制。但总的来说,她的心还是在娘家,而不在国家。

147年,梁妠和梁冀的妹妹梁女莹被册封为桓帝刘志的皇后,梁冀为了抖梁家的威风,居然异想天开地要皇帝上门到梁家迎亲。这一建议震动朝野。

到150年,太后梁妠终于干不动了,她出现了胸闷气短,不思饮食,浑身浮肿,虚弱疲惫的严重病症。梁妠知道自己大限已到,这年正月,她下诏还政给年已十九岁的桓帝。五十天后,梁妠病逝,终年三十五岁,在位十九年。临死前,她支撑身体,来到大殿,向宫中大臣和梁家子弟发布遗嘱,称“今以皇帝、将军兄弟委付股肱,其各自勉焉。”

这依然是一副主子的口气。

 终于轮到桓帝刘志当家了,但他依然做不了主,朝中的大权由梁冀把持,宫中的事务由梁女莹控制,江山还是梁家的,刘志依然是傀儡。

 开始时,刘志对于白捡一个皇帝的名分已经心满意足,对梁家采取了一味投靠的姿态。由于梁冀的职务已经无法再提,刘志便提高他的待遇,在朝会时为梁冀单独设座,允许他上朝时可以度着方步,不必按规定作小跑状;可以携带宝剑上殿,并且不必脱鞋;皇帝宣他,只能称职务,不喊姓名。即所谓“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这个待遇,已经超过了西汉的开国元勋萧何。梁冀所获得的封赏和封地,也超过了两汉任何一位权贵。甚至连她的老婆孙寿,都被封君(“君”是女性最高的封号,如同男性的爵位),同长公主,也就是皇帝的姐妹或姑妈,享受同样的待遇。

但梁冀似乎并不买账,他疯狂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只要有人稍微不合他的心思,他就会把人家宰了。我统计了一下,《后汉书》和《资治通鉴》中记载的,有名有姓被梁冀杀掉的人,不下三十人,其中有举报他的各级官员,有不听他话的宦官,有侵犯他利益的外国人,甚至还有好意规劝他收敛一点的亲信。当时从中央到地方,包括皇帝刘志的身边,几乎都是梁冀的人,各级官员赴任,要向梁家汇报工作;各地献给朝廷的贡品,也要送到梁家,梁冀吃剩下、挑剩下的,才轮到皇帝。

国事如此,刘志家里也不顺心。那个皇后梁女莹仗着自家势力,根本不把老公放在眼里。她衣食住行的奢华程度,前朝无人能比。追求享受排场倒也罢了,梁女莹还嫉妒心极强。她自己没有生儿子,因此对所有能生儿子的女人都怀有刻骨仇恨。后宫嫔妃谁一旦怀了孕,基本就离死不远了。遇上这么一位惹不起的恐怖分子,刘志只有躲着。可越是这样,梁女莹就越恼火。不过,仇恨大大较少了梁女莹的阳寿,她最终没有熬过刘志,在位十三年后死去。

这种日子长了,谁也不爽,何况刘志还是个皇帝。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把他逼急了。

刘志有一个非常宠幸的贵人叫邓猛女。邓猛女与梁家本来也沾亲带故,她的母亲改嫁后嫁给了梁冀老婆孙寿的舅舅。孙寿见邓猛女年轻貌美,就做主把她送给刘志当贵人。所以,理论上邓猛女也是梁家派来的人。梁冀为了进一步控制刘志,想把邓猛女收做女儿,还把她改名梁猛女。但这样一来,邓猛女的母亲就多余了,梁冀决定把她干掉。

邓猛女的母亲见到杀手,慌忙逃进皇宫,向刘志诉苦。刘志被气得浑身颤抖,但当着众多梁家的耳目还不敢发作。他借故跑进厕所,对身边惟一信得过的宦官唐衡问道:“我身边还有谁能信得过?”唐衡掐指一算,只有单超等四个宦官对梁家不满,可以利用。于是刘志把这五个宦官招到密室,商议除掉梁冀。可怜刘志一个堂堂的皇帝,最后都不得不与这几个低等的宦官歃血为盟。好在刘志还没咬破自己的胳膊,他咬的是单超,总算留得一点尊严。

159年8月(此前一个月,刘志的皇后梁女莹刚刚病逝),刘志亲自领导了粉碎“梁家帮”的斗争。由于梁家平日横行霸道、强征暴敛,在中央和地方都缺少群众基础,加上刘志又有正统的身份,皇室的警卫部队也还听号令。因此,梁家对这一突变无法抵抗。粱冀和老婆孙寿当天就自杀了。梁家势力自然遭到清算,被诛杀的高级官员有几十人,被免职的官员有三百多名,中央政府几乎无人办公。

刘志在147年当的皇帝,到159年,才真正回到权力中心。刘志是依靠宦官反攻倒算的,那五位宦官成为他的依靠和知己,于是将他们全部封侯,并授以重权。宦官单超竟然担任了与三公平级的车骑将军。自此,宦官从原来的幕后掌权直接走到了前台。

由于宦官势力越来越大,朝臣已经没有控制力,一些股肱之臣纷纷告病回家养老。

刘志的第二任皇后就是邓猛女,当然邓猛女的家人也得到提拔。不过,这股外戚势力还没来得及做大,邓猛女就倒霉了。

刘志非常好色,宫中嫔妃破天荒地达到五六千人,此外没有收编入宫的女人还有一万多。邓猛女的性格像她的名字一样生猛,总想管着皇帝,这惹得刘志很不高兴。邓猛女没意识到这时的刘志已经不是梁女莹在时的窝囊皇帝了,后来,邓猛女又与刘志的宠妃郭贵人发生夺床争斗,为了把皇帝弄到自己床上睡,两人互相陷害,搞得刘志很烦,就在165年把邓猛女的皇后给废了,这位废后很快被气死。她的家人也跟着倒霉,不仅官丢了,脑袋也没了。

   接邓皇后班的是第三任皇后窦妙,但刘志并不喜欢她,也很少跟她睡觉。刘志当时最喜欢的是一个叫田圣的低级宫女。或许是因为纵欲过度,167年,刘志病逝,终年三十六岁。死前,刘志把她喜爱的田圣等九名宫女均提拔成贵人。但窦妙根本不买帐,老公的棺材还没下葬,她就把田圣给杀了。窦妙本来还想把其他贵人也都宰了,结果被人劝阻。

刘志虽然女人很多,但同样没有儿子。窦妙的老爹窦武主持给大汉找皇帝的工作,最后选中十二岁的渎亭侯刘宏继位,史称汉灵帝。窦妙以皇太后的身份临朝听政。

大汉的风水,又开始往外戚家里转。已经成为大将军的窦妙父亲窦武,准备联合朝臣陈蕃,将朝中的宦官势力剪除。但这一计划没有得到窦妙的积极支持。以王甫、曹节为首的宦官疯狂反扑,再次酿成流血冲突。最后,窦氏家族为官者全部被处死,窦妙也被打入冷宫。

窦家被赶走了,灵帝的老娘董氏又赶来了,尊号为孝仁皇后(因为她的老公、也就是灵帝死去的生父,已被追认为孝仁皇),参与朝政。灵帝刘宏家原本已败落,穷得叮当响。没曾想时来运转,董后赶上了好时候,就带领儿子赶紧抢银子。这娘俩把三六九等的官爵分别标价,谁想当官就拿钱来。

  刘宏也先后立了好几个皇后,第一个是宋氏。但不知为什么,刘宏一点不喜欢她。占着皇后的位子却无靠山,宋氏的日子实在没法活。最后,宋氏被后宫的一些嫔妃生生挤兑死,宋氏的父亲和兄弟也被诛杀。这一家人的尸体,都得靠别人安葬。

刘宏的第二任皇后是何氏,家里是宰羊的。何氏因为身体修长、相貌娟秀,被选入宫中,很受宠幸。何氏最大的贡献,就是打破了东汉一百多年皇后不生儿子的历史,生下皇子刘辩。有了这个记录,出身屠夫家庭的何氏,脾气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那些把宋皇后诬陷致死的后宫嫔妃,在这位新主子面前,无不战战兢兢。曾有一位姓王的嫔妃怀孕后,因为惧怕何后,想吃药把孩子堕胎,但没有成功,最后生下皇子刘协。何后当然不能容忍,用毒酒将王美人杀掉。刘宏闻讯大怒,本想将何氏废掉,但被人劝阻。

刘宏的母亲董太后把丧母的刘协接过去抚养,为了自己长远的利益,她一直劝儿子灵帝把刘协立为太子。但刘宏还没把这事想明白,就于189年病逝,终年三十四岁。何氏最后把自己的儿子刘辩鼓捣成了继承人,史称少帝,继位时十四岁,何太后又临朝听政。

这下子,东汉的局面更加混乱,两家外戚势力走上了政治舞台——董太皇太后和何太后。何氏要听政,董氏也要干政,两人见面就要掐架,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灵帝刘宏活着时,基本是依靠宦官维持统治,董家外戚的实力很小。所以,这时的董氏也只能跟宦官站在一起。而何家的势力已经做大了,何太后的哥哥何进这时已经升任最高统帅。最后,何进凭自己的实力将支持董家的宦官除掉,董氏最后不明原因毙命。

局面变得对何家外戚有利,何进于是想进一步将宫中的宦官势力彻底扫除,但却遭到妹妹何太后的反对。无奈之下,何进找来部下袁绍、袁术等人商议对策。最后,何进采纳了袁绍出的馊主意,招地方上的豪杰带兵进京,逼何太后就范。

宫中宦官闻讯后,知道命在旦夕,他们埋伏到何进的办公室,借机将他砍了头。袁绍等带兵入宫,大开杀戒,最后把不长胡子的男人都杀光了。

宫中的宦官刚被清除,陇西枭雄董卓也带着三千精兵进京了,他们把何太后又给杀掉,废黜少帝刘辩,改立刘协为帝,史称汉献帝。

这下,宦官没了,外戚也没了,朝廷终于消停下来,东汉实际上也灭亡了。

接下来进行的,是更为惨烈的群雄割据。


·上一篇文章:中国历史上最能哭的皇帝
·下一篇文章:汉文大帝——中国历史上真正的风流人物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king/071017101958I6F702D52J955DKEJKB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