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肃然起敬的红二代,毛主席女儿李讷夫妇淮阳三日

令人肃然起敬的红二代,毛主席女儿李讷夫妇淮阳三日


来源:网络  作者:牛明领

2008年7月20日,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小城漯河,街道上回荡着滚滚热浪,让人感到呼吸都很艰难。下午4时26分,262次普客晚点一小时后终于停靠在了这个三等车站,出站口顿时人如潮涌,肩背蛇皮袋、手提工具箱的各色民工是人流中的主色调,拥挤的人流加之36度的高温使得人群中弥漫着一种特有的汗气,这种慢车的低廉票价吸引着大批农民工。

 

一对老年夫妻人群中分外醒目:女士浅白色中式对襟上衣,稍微褪色蓝色裤子,一双千层底圆口布鞋,如果不是一张“大中华”的面孔保留着领袖的遗传基因,简直就是地道的豫东农村妇女。站在门口焦急等待的我,第一感觉她就是我要接的主人翁、毛泽东主席的爱女——李讷。我急忙走上前去自我介绍,表明代表淮阳县委、县政府和百万人民欢迎的诚意。李讷微笑着表示感谢,接着介绍随行人员:我老伴王景清,书法家邹为瑞夫妇。王老一身旧军装,苍白的双鬓浸满人生的沧桑,轩昂的眉宇透出军人的威武和执着,这位延安时期中央警卫团战士、解放后云南某军分区政委、正师级离休干部,俨然就是李讷的卫士,一只手拿着全部行李,一只手紧搀着李讷,我几次要接过他手中的旧提包均被谢绝,只好眼望着这对特殊的老年夫妇相互搀扶着走进汽车。

 

汽车艰难的行驶在市区街道,驾驶员小张按照惯例把空调大开,试图吹散暑热,为两位老人送去清凉,哪知道王老不容置疑的挥手制止:关掉空调!我们一脸疑惑,王老用明显缓和的口气接着说:“李讷有肾病,不能吹空调,你们就跟着委屈点吧”。小张只好关掉空调,打开车窗,谨慎地驾驶汽车沿着漯周高速匀速行驶。两边是一望无际茂密的玉米,浓绿肥大的叶片交织在一起,连成绿色的屏障,把豫东平原整体包装成一片绿色的海洋。我拘促不安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语塞词穷,面对车上两位特殊的客人,搜肠刮肚寻找话题,试图打破车上的沉闷。李讷看出了我们的紧张心情,主动打破沉寂的局面,用缓慢而温和的话语介绍了自己和老伴:他叫王景清,81岁,军队离休干部,我68岁,也在军队退休,等会儿到了淮阳,你介绍他“老王”,我就称呼“李讷同志”。局面一下子活跃起来,我不失时机的向两位老人介绍淮阳的厚重历史、灿烂文化、自然风光,介绍太昊伏羲极其伟大的历史功绩,李讷静静地听讲,很少插话。当介绍到太昊伏羲时,李讷顿时来了精神,十分专业地问我:关于太昊伏羲,淮阳有地下、地上的文物佐证吗?我言之凿凿:太昊陵始建于春秋,增制于唐宋,完善于明清;平粮台遗址叠压有六千年以上文化层。李讷微微点头,表示借这次机会尽量走走看看。在这位文革前北大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面前,我不揣冒昧,班门弄斧,演绎着“无知无畏”的莽撞和唐突。

 

苍茫暮色中,汽车在美丽幽静的南湖宾馆停下,中共淮阳县委书记贾书君及有关领导早已等候多时。按照路上约定,我分别把“李讷同志”、“老王同志”,书法家邹为瑞夫妇介绍给了各位地方领导,同时把贾书记等地方领导一一介绍给北京客人。宾主寒暄之后进入大厅,早有闻讯而来的各类记者围在那里等候,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老王再次担当起卫士角色,一面搀着李讷前行,一面十分严肃的告诉所有人员:我们俩来此是私人行为,没有报道任务,如果不撤退记者,我们就不再下楼,同时拒绝一切活动。

 

晚餐在温馨和谐的气氛中进行。按照李讷夫妇要求,撤掉一切烟酒饮料,只上淮阳地方特色小吃。李讷、老王并肩而坐,老王大哥哥一样不时给李讷夹菜,回答着主人关于领袖生前的生活细节、李讷夫妇的生活状况等问题。出于对领袖的敬爱,席间有人改称“李讷同志”为“李大姐”,李讷及时制止,微笑着告诉大家: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党内一律称同志,这是中央建国初期定下的规矩,我们一直坚持下来,叫李讷同志是对我最大的尊敬、最亲切的称呼。

 

第二天一大早,李讷夫妇不顾旅途疲劳,驱车参观太昊陵。他们依然坚持拒绝众人随行、拒绝记者跟踪采访,只允许我和贾书记及少量工作人员陪同。

 

从午朝门下车,李讷夫妇一路慢慢前行,认真听取讲解员的介绍,对每一处文物、每一块匾额都仔细察看,考问来由。毕业于北大历史系、做过军报总编的的李讷不时插话、询问,提出一些关于太昊伏羲的始祖地位、伏羲文化的丰厚内涵等历史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充分显示了渊博的学识和不凡的气质风度。老王继续承担着卫士的角色,搀扶李讷上下台阶,及时提醒休息,这位11岁参加革命、延安时代中央警卫团战士,当年为毛主席站岗执勤,如今对领袖的后代极尽呵护之责,既含伉俪之深情,又有对伟大领袖衷心热爱的情感倾注。

 

太阳渐渐升高,气温随之升到30度以上,李讷的额头浸出汗珠,衬衣上留下明显的汗渍,但她游兴未减、不顾老王劝阻,一路前行。统天殿前,李讷夫妇凝神观望,欣赏每块匾额的文字书法。殿内的伏羲圣迹图紧紧吸引着李讷的目光,她随着讲解员的指引认真观看每一块浮雕,不时驻足,认真端详,仿佛置身于深邃的历史空间。统天殿、显仁殿、太始门,李讷夫妇一路走来,几十级台阶上上下下,对于普通人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对于李讷这个身患严重肾病的68岁老人,无异于翻越陡峭的山崖!李讷在老王的搀扶下走过来了,走到了高耸的伏羲陵前,夫妇二人再次凝神肃立,向这位人文始祖行注目礼。耳柏旁边,李讷夫妇一改不许照相的常规,主动要求来张合影,随行及时按动快门,时光瞬间定格,巍巍羲陵、参天古柏,一对白发皓首的老人微笑并肩站立,留下永恒的记忆。( )“柏抱檀”下,李讷夫妇认真听完导游关于“两柏抱一檀、粮食吃不完”的传说和“1976、湘潭——香檀”的故事,微微含笑,连连称奇。走过蓍草园,绕过伏羲陵,老人来到太昊陵休息室,李讷已经汗湿衣衫,陵区的同志早已备好笔墨,恳请李讷夫妇留下墨宝。李讷谦虚地说:“我老百姓一个,今天来是向人祖报到的,题什么字呀,就签个名吧”。签完李讷二字,稍停又提起笔来,微笑着说:“既然来了,把我们家老王也带上”。于是,又提笔在后面写下“王景清”三字,然后是年月日落款。 这幅只有签名落款的墨宝被太昊陵博物馆永久保存下来。

 

千枝竞秀、万花缤纷的独秀园,巧夺天工的园林技术把飞禽走兽、花鸟虫鱼、飞机火车等一个个造型演绎的活龙活现,一次次引得李讷夫妇驻足停留,击掌叫绝。牌楼前,李讷夫妇凝神观望;连理枝下,白发伉俪再次合影留念( )。

 

走出太昊陵,广场上的泥泥狗、布老虎吸引了李讷的目光。走到一个摊位前,她拿起两个泥泥狗如获至宝,爱不释手,连说“太神奇了,活化石呀”,遂自己掏钱买下,留作纪念。( )广场上的游人得知李讷夫妇到来,紧跟其后,悄悄议论,人群越聚越多,围着李讷夫妇自发鼓起掌来,出于安全和李讷身体状况考虑,我们与老王商量后决定尽快结束此行,龙湖賞荷的日程再做安排。

 

午休过后,李讷夫妇精神、体力稍有恢复,河南省原常务副省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明义,周口市市长徐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梅宝菊,副市长王宇燕等闻讯赶来,到其下榻的房间看望李讷夫妇,并就地方经济发展、旅游业开发、伏羲文化的宣传、始祖地位的确立等问题进行探讨。县委书记贾书君拿出事先准备的册页要求李讷为淮阳发展题词,李讷拿回卧室奋笔题写了“奋进”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引来在场各级领导的一阵掌声。

 

晚餐依然安排在南湖宾馆,依然是淮阳小吃,谢绝酒水饮料。陪同人员除上述领导外,增加了前来淮阳凭吊新四军东征窦楼战斗纪念碑的新四军老战士、彭雪枫将军警卫员、解放后第三军医大学付政委、86岁的王景春将军夫妇。简单用餐后赵玲艺术学校的小演员表演了精彩的文艺节目,地方戏曲、歌舞音乐,博得在场观众阵阵掌声,李讷夫妇明显对豫剧听不太懂,但被小演员的精彩表演倾倒,多次带头起立鼓掌,演出结束时,李讷夫妇、王景春夫妇、王明义、徐光、梅宝菊、王宇燕、贾书君等省市县领导与小演员们合影留念。

 

第三天的预定日程是上午龙湖賞荷,下午参观平粮台,晚上乘周口至北京的列车返航。哪知天不作美,早晨开始风雨交加,倾盆大雨一直下到中午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南湖宾馆出来的道路积水盈尺,很多汽车水中抛锚,疾风暴雨还引来气温下降,身体多病的李讷呆在房间不能出门,一切行程计划只好取消。

 

周口至北京的列车晚上七点一刻发车,我们六点钟必须从淮阳出发,临别前的晚餐提前进行,只有我和几位工作人员陪同。窗外雨急风骤,室内温馨如春,两天来的前后服务已经使我们变成了熟人,李讷夫妇破例允许我们几个与他们夫妇分别合影,餐厅里顿时增添了笑声,大家争先恐后与李讷合影,李讷始终面带笑容,满足我们的要求,宾馆服务员也不例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从容和大度。

 

大雨依旧不停,道路变成小河。我和驾驶员小张几经绕路,冒险冲过一个个积水路段,终于赶在开车前十分钟把李讷夫妇送进周口火车站候车厅,挤过检票口,李讷夫妇挥手向我们告别,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位共和国开国领袖之女正在与农民工兄弟一起挤火车,更没有人能够相信,这对年过平均年龄超过七十的老夫妻将夹杂在这趟慢车上度过不眠之夜。

 

2011年9月17夜完稿于秋雨之中


·上一篇文章:揭秘晚清湘军的兴起与落寞:皆因太平天国
·下一篇文章:滇西慰安所揭秘近40万慰安妇战后被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11922185327575CGBH27J93F94976A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