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将聂凤智趣事:差点被人掀了“芙蓉帐”

虎将聂凤智趣事:差点被人掀了“芙蓉帐”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聂凤智将军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ae4cd8f0105quwx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ae4cd8f0105quwy



曾幼诚夫妇青年时代合影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ae4cd8f0105qux1




小个,黑脸膛,笑起来的时候两眼一眯,习惯性地用舌尖舔着右边唇间,就是解放军中人称"黑虎"的开国中将聂凤智典型的形象。 


聂凤智,人称解放军空军中最能打的将军,爬过雪山,趟过草地,在上海用一个大萝卜刻章诱降了国军淞沪警备副司令,陆军中将刘昌义,这样的人物,谁能给他尴尬?谁敢给他尴尬? 


还真有这样的人物,偏偏聂凤智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1953年夏天,从朝鲜战场返回来的志愿军空司司令员聂凤智,转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不久,就迎来一个快乐的日子。 


他的夫人何鸣女士来了。 


聂凤智是1940年结婚的,何鸣女士是当时延安有名的美女,年仅二八,追的人很多,幽默风趣又刚勇善战的聂凤智用了不少功夫,包括现学了一肚子医疗技术(何鸣当时在医院工作)才独占鳌头。聂凤智疼老婆又爱面子,结婚的时候摆了十桌豆腐粉丝宴,是延安的一段佳话。 


何鸣女士后来回忆当时是喜欢上了聂凤智身上无畏的战将气概。 
结婚以后,聂凤智对何鸣的感情那是没的说,而且人前人后的显摆,全无避讳,故此在军中可谓尽人皆知。聂凤智对这个美丽聪颖的妻子爱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说吧,何鸣嫁给聂凤智,却不肯受首长夫人的照顾,依然坚持做她的护士。胶城战役中,国民党军飞机轰炸,在火线上抢救伤员的何鸣也负了伤。消息传来,指挥战役的许世友,聂凤智的老上级,赶紧让人去了解情况。得知何鸣只是腿部中了弹片,这位有名的二杆子将军以手加额大呼运气,许和尚说“我总以为飞机轰炸受伤,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要是还不出个囫囵的何鸣,俺老许可怎么跟聂凤智交待!” 


何鸣对聂凤智也没得说,战争年代极艰苦,何明却想办法给聂凤智弄鸡炖来吃,因为聂凤智早年多次负伤,身体不好。这鸡汤肯定包含感情,问题是这样做的结果,九纵的军官们到了司令部就磨蹭着不走。这帮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家伙都憋着跟司令员分鸡吃呢! 


就是这样一对儿,聂凤智刚刚去朝鲜打了一年多的仗,那啥小别胜新婚之类的说法简直不足以论之。 


尤其是对聂凤智夫妇来说,这次的重聚意义重大。两口子终于有了个固定的,安稳的叫家的地方。结婚十几年,此前两人一直过的都是战地生活,相逢不易,好容易聚在一起,打开背包铺在一起就叫家,还得感谢马克思照顾呢。解放军官兵平等,聂又一贯在野战部队,说句夸张点儿的话这一分钟还在卿卿我我,下一分钟可能来袭击的鬼子兵就在村口把掷弹筒打响了。 


那是做梦的时候都不能松开枪的日子,冀中曾有老武工队员回忆负伤撤到后方住院,手里不握着枪睡不着觉,可医院怎么能让你带着枪在病房呢?医生有经验,给找来个铁锤头,抱着这个铁家伙,一下就睡着了。 


1953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南空司令员聂凤智住的是军区大院,组织分配的房子,院子外头车水马龙,买东西的行人,卖东西的商店,敌人已经跑到了大海对面。很多老兵提到从战场回到这样的生活都得咬一咬手指头看疼不疼,否则不相信人间还有如此美妙的地方。 


所以那一天大院里人人都知道聂司令员接来了爱人,有人开玩笑说今天司令员的表情跟要当新郎了似的。 


这就是和平的生活,和爱人住在自己家里的和平生活,聂凤智几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日子,春风得意自不用言表。 


问题,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一夜风雨自不用细表"的聂司令员朦胧中忽然听到门响。 


没敲,直接推门就进来了。 


敌人偷袭?这是南京,1953年,军区大院,哪儿来的敌人?! 


闹新房?闹谁的新房?这儿是南空大院,好像没人比我老聂更大了吧?谁敢闹我的房?吃了熊心豹子胆? 


大夏天的,房里情景如何就无需描述了,幸好还有一个蚊帐。 


但那人步步向前,坦然自若,竟然走到蚊帐前面,伸手就掀。 


到底是身经百战,聂凤智半睡半醒之中一个鹞子翻身就拿被单把该裹的都裹起来了,可面对这胆大包天的家伙,那么大的聂凤智,孟良崮力撼张灵甫的聂司令员,愣只能可怜兮兮地喊出一声,“谁?” 


门外亮,里面暗,隔着蚊帐可以看到进来的是个相貌英挺,满帅气的青年军官。 


一声“谁?”之后,来人总算把手缩回去了,声音清朗地答道“聂司令,今天早上来了份文件,我觉得比较重要,给你拿来。” 


条件反射式的聂司令问道:“前面出事了? ” 


“没有,敌情通报,正好从你这儿过,就给你送来,省得你麻烦。 ” 


敌情通报至于来掏老子的被窝啊?聂凤智在鼻子气歪之前终于看明白了,来的是熟人啊,好你个老通城少爷,你是读过书的知识分子,你倒是敲个门啊! 


这时候,来人已经又开始伸手了,意思是要撩开蚊帐把文件递进来。 


“不用给我了,你放我桌上吧!聂司令死死按住蚊帐。 ” 


那人点点头,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掉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还说:“那咱们上班再谈。 ” 


上班谈,上班谈。聂司令忙不迭地说。 


看着来人出门而去,黑虎聂凤智长出一口气,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来的是谁呢? 


别看此人年轻,却是聂凤智的爱将 - 此人就是当时南空负责作战的副参谋长——曾幼诚。 


事后有人问曾参谋长,“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没看见什么啊”曾答,“就是聂司令员光着个大膀子,迷迷瞪瞪的好象脾气不太好。” 


“你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没有啊!哦,有一点,往常他这时候早该起来了……” 


这件事让聂凤智哭笑不得的地方在于,从曾幼诚的角度来说,他做的很是正常,自己要找他的麻烦大有腐化堕落和重色轻友的嫌疑。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周恩来日内瓦舌战“十六国”:显现大国风范
·下一篇文章:史海回眸:毛泽东“摆平”陈毅粟裕之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8199192020CJ1A205AJC1F8E6F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