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来源:网络  作者:韩宇

(火田)俊六的吉星来自于他的前任松井石根的倒台。南京大屠杀,松井在国际上臭名远扬。虽然事后他一再辩解自己当时正患病,不知详情,但身为统帅,约束部队不力,他难咎其责。而他的参谋长对屠杀魁首谷寿夫的嘉勉,更使他在若干年后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的辩解苍白无力,最终还是被美国中士约翰·伍德送上了绞架。

   松井大将下台后,(火田)俊六走马上任。武汉会战是他第一次独立指挥一个方面军参加的大战。他对冈村、东久迩两军长的具体要求很简练:进攻要稳步前进,不要怕慢,但一定不能再有台儿庄一类的失误。

   冈村中将最初的进攻虽不顺利,但他并未过于责备。从内心说,他相信冈村的实力,只要稳扎稳打,冬季到来前,他一定能踏上武汉的地面。

   求稳是(火田)大将一贯的特点。就是日后在他升任侵华日军总司令时,他依然没改变这一点。

   但指挥作战颇有办法的实干家冈村宁次中将却与他想的相反。在中国战场上,他的冒险行动实际上已不止一次了,只是过去的对手太弱,给了他屡屡得手的机会。但今天薛岳却不再吃他那一套,毅然调兵包围了冈村伸得过长的手。这一招不但使冈村大丢其丑,也把一向求稳的(火田)大将逼上了绝路。

   东京大本营的指示虽只有寥寥数语,但(火田)俊六能品出其中的份量。东京看来不愿让帝国现代化皇军在中国、在世界面前丢丑。106师团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消失在中国战场上。

   日本帝国虽然并不怕失去一个106师团,但却深怕失去皇军的军威,失去太阳旗下所向披靡、不可阻挡的气势。

   (火田)俊六戎马半生,自然知道其中的道理。

   就在(火田)俊六急得坐卧不宁时,他的那些在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供职的老部下和追随者,通过参谋本部机要部门向他透来了重要信息:天皇亲自过问了万家岭战事,对淞埔师团能否解围极为关注。

   一向谨慎的(火田)俊六大将一时有些慌神。他一面埋怨冈村的鲁莽、轻敌,一面打定主意:万家岭解围行动,他要亲自指挥。

   大将枯瘦却执握大权的手,终于从南京伸向了千里之外的赣北,伸向了激战正酣的万家岭。淞浦转眼间便接受两个司令官的指挥。

   薛岳的围歼战内容陡增,万家岭更热闹了。

   薛岳的围歼战打得至为艰苦。这一点早在兰封时他就领教过了。日军毕竟装备精良、火力凶猛、官兵战斗素质高。尤其当他们陷入背水一战的死地,发挥出“武士道”的疯狂邪劲时,也着实令占有优势的中国官兵伤透了脑筋。 战斗的激烈、残酷超过了任何一次作战,各路攻击部队以一个团、一个师去攻击一个小山头、一个村庄。日军已无退路,每个山头、村落都成了双方反复争夺的焦点。艰苦的拉锯战使一块块不大的阵地频繁易手。每次控制权的转换。都使双方成百上千的官兵陈尸荒坡、村野。万家岭几平方公里的土地被血水浸透,被尸海填满。

   (火田)大将大掏本钱派来的空军失去了作用。眼望地面上蚂蚁般混战搅杀在一起的人群,日机急得在空中干瞪眼,直打转,可就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德安西南山沟里,薛岳司令已连熬了几个通宵了。40出头的薛岳到底年轻,精力过人。他没日没夜地守在电话机旁,既催督着万家岭地区的攻击部队一口一口地“啃骨头”,又密切注意着德安以东、瑞武路方向的防御。虽说淞浦的106师团已被他攥在手心里,但他一刻也不敢放松。

   他实在不愿一兵团阻击部队里再冒出个桂永清。

   他不愿淞浦再成为第二个土肥原。

   他更不愿今日的万家岭成为昔日的兰封城。

   (火田)俊六放出三只“虎”后,心情并未放松多少。他操起电话,要了冈村。语气中透着焦灼:“冈村君,隘口街拿下了吗?”

   “大将,101师团还在苦战。以该师团兵力看,似有不足,我想从瑞武方向调回佐枝旅团,配合伊东师团从正面拿下隘口街,打通连接淞浦师团的道路。”

   冈村此时意识到自己当初犯的错误。当时淞浦的106师团在金官桥被阻时,他命令101师团由星子登陆向德安猛扑。但当时冈村有如鬼使神差,不但把27师团投入了瑞昌方向沿江的进攻,甚至还把101师团中的佐枝旅团调出。编为佐枝支队增援27师团战斗去了。

   27师团附佐枝支队员协助第6师团攻下了田家镇要塞,但兵力的分散却使101、106师团陷入困境,也使他在南浔线战场失去主动权。

   (火田)俊六对冈村的恼火正在于这一败招。但如令他插手了前线战事,冈村也失去了调整部署、挽回损失的机会。

   “中将,佐枝支队你现在已不必再调了,我已给他们下达了增援万家岭的任务。第11军当前任务是:第101、第9师团快速突破守军阵地,击破守军阻击,尽快向凇浦师团靠拢。27师团火速南下,向东进攻,抄袭中国军后侧。只有淞浦师团解围,你我才无愧帝国的重托和天皇陛下的信任。你抓紧干吧。”

   说完,(火田)大将扣了电话。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蒋介石相面识人术 却看错了徐向前和陈诚
·下一篇文章: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883330F9C5CC1B5D30GB67GG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