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来源:网络  作者:韩宇

(火田)俊六为解淞浦之围拼出了老本,调用了几乎可以调用的部队,组成了一股强大的增援部队。

   宁贺支队,是刚由日本国内训练出来,调入华中战场现地实习的近3000名补充兵为基干组成的新锐。(火田)大将打算救出淞浦师团后就将该部补充给淞浦中将。

   佐枝支队,原属106师团,兵力不少。(火田)俊六又另从27师团中抽出3个步兵大队加强给佐枝,使该部兵力几乎达到一旅团之众。

   铃木支队,几乎把华中方面军17师团铃木旅团原封搬来。少将旅团长铃木春松指挥的这个支队下辖步兵第53、54联队,无疑是三支增援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铃木也被临时指定负三个救援支队的指挥之责。

   (火田)俊六为救出淞浦不惜血本,三个增援支队论实力甚至超过了被围的淞浦师团。(火田)大将从南京伸来的这支手一撒开,薛岳立刻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

   铃木少将饱读兵书,看来对中国几千年前兵学鼻祖孙子“围魏救赵”的精旨领悟得既深且透。他放着频频呼救的淞浦于不顾,不率他的三个支队去解万家岭之围,而是沿永武路及其北侧,全力向东进攻。

   中国军阻击部队不但有陷入两面受敌,被敌突破的危险,而且有二三个军被敌吃掉的可能。万家岭战场混乱的场面,一时更加混沌。

   10月6日,柘林以北地区已出现铃木救援部队的身影。薛岳再没有犹豫徘徊的时间了。当下咬牙从包围攻击淞浦的部队中抽出新13师、新15师、第60师、第91师和预6师共5个师南下布阵,阻击铃木的增援部队东进。为掩护万家岭侧翼,薛岳又把李觉的70军放在柘林地区修水南岸占领了既设阵地,策应北岸作战。

   中国军攻击力量被大大地削弱了。

   (火田)俊六从南京伸出的枯手确实有力,解了淞浦一时之急。万家岭激烈的争夺复又陷入僵持的对抗中。

   武汉,蒋介石急得直跺脚,恨不能变成一条巨龙,飞到万家岭把淞浦的残兵吃个精光。可他办不到,他觉得万家岭的好梦正变成越来越多的泡沫,漂浮着离他而去。

  越来越多的灰黯又悄悄向他涌来

  万家岭,武士的挽歌在悲鸣

   10月上旬这10天,对薛岳来说既艰难悲壮、却又充满辉煌。他拼尽气力在通向胜利的峭壁上攀援而上,时刻都在承受着跌落深渊的风险。

   (火田)俊六、冈村直至淞浦,给他出了太多的难题,设置了太多的障碍。军委会、蒋介石和一兵团支系杂乱的部队又给了他太大的压力,10多天了,他没达出过兵团部充作指挥室的那座不大的民房。伴着他的,只有几部响个不停的电话、张旧帆布行军床和伴着死神的日军炸弹。他不怕死,但他怕失败。

   他指挥的泰然若定在大战、恶战时,往往最能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来。从他那间不大的指挥部里,一份份电担、一个个电话传向第一线部队。他的指挥镇定、调度得当传染给了前线,尽管各攻击部队死伤巨大,但没有慌乱者,士气始终压住了对手淞浦师团的官兵。

   万家岭之战是武汉战场上战斗最激烈、最惊心动魄的一战。自然也是战果最辉煌的一场战斗。

   10月7日,一兵团第9集团军总司令吴奇伟将至在鸭嘴垅总司令部里呆不住了。带上几名参谋,来到了箬溪第56军军部。

   吴奇伟当时应该说是江南战区的前敌总司今。张发奎丢失九江被蒋介石召回武汉后,蒋介石曾明确指示南浔、瑞武战事由薛、吴两将军负责。吴奇伟一直身处前线,而薛岳是9月中旬才由南昌亲临德安的。遇到紧急情况,薛岳来不及与吴奇伟商量,大都自行裁定了。对此,吴奇伟从没在意。

   吴奇伟并非资历、能力不行。淡泊权位,正是他一生的特点。论资历,他与薛岳、张发奎、叶挺等都是四军中同行。论作战,他也是国民党军中能往善战的人。但他心胸开阔、性格随和,不但下级尊敬他,同僚、上司也多与他关系不错。而他乐得如此,乐得把心思放在战场上。

   吴奇伟来到66军,就扎下了根。战斗激烈时,他喜欢下到前面,就近指挥。从庐山下来不久的叶肇军长也是广东将领,知他脾性。几个老乡凑在一起指挥战斗,倒也踏实、舒心。

   吴奇伟的到来,却也让叶肇操心。连日强攻,淞浦把重兵放在了石头岭。66军攻上去,靠手榴弹和刺刀与敌人拼死相夺。双方来来回回,一日数易其手。这使日军意识到,石头岭方向有中国军大部队。

   伴随而来的就是日军雨点般的炮弹和疯狂的战机炸射。前线空防设施极差,只能以吹哨报警。有几次哨音刚响,日机已飞到头上,人有时被堵在屋里。若非命大吴奇伟、叶肇也许就在劫难逃了。

  叶军长可不愿吴奇伟有个三长两短,尤其在自己的军部。可每次劝说,吴奇伟都是一笑了之。劝急了,来一句:“不要紧,‘爆’死算了。”

   吴奇伟没撤回去,一直到万家岭大捷之后。他不怕死。有几次日机炸得土房直摇,参谋人员跑进去劝他时,却发现他伏在桌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66军虽然死伤累累,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损失,但最终还是克服了石头岭,把淞浦主力又向核心压了一层。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蒋介石相面识人术 却看错了徐向前和陈诚
·下一篇文章: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883330F9C5CC1B5D30GB67GG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