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来源:网络  作者:韩宇

鲜为人知的万家岭大捷补遗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8f8b4c10105xue6

                    

蒋介石的心腹爱将——薛岳,他指挥军队在1938年10月7日对日军106师团发起总攻

  1938年秋,发生在我家乡江西省德安县境内的万家岭大捷,作为家乡人的我孤陋寡闻,离开家乡二十年读大学、工作,是1998年在网上读张洪涛先生的《血祭大江》时才知道的,有感于历史的真实感人,又有感于国共两党历史上的斗争以致抗战历史不全面,很想以微薄之力来还原这段历史的真实,告述更多人知道我国八年抗战,国军正面战场上,薛岳将军指挥十几万将士,在万家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是如何围歼一个日本皇军106师团的感人故事。也想告诉更多人,在孟良崮战中被共军击毙的张灵甫将军拐着的腿是在万家岭大战中抗击日军受伤的。

  八年抗战,中国人赢在战略上。不管是蒋介石的以空间换时间,还是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便是最终的胜利是中国。网上有人说八年抗战中国军队如何差,也是对历史了解的不全面所致。中华民族有宽广的胸怀,所以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勤劳的身影,我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夜晚,黑乎乎山林中,想着多年前,许多中国人飘洋过海到此谋生的艰辛,但他们都同当地民族容合得很好。我想日本民族口惠而实不致,有其岛国的狭隘性,到那也不会受欢迎,世界会排斥日本,就象现日本被美国这条大蟒缠着一样,我不知道日本人会不会整天恶梦。

  言归正传,我想在这里介绍一下

  薛岳将军雪耻万家岭(摘自张洪涛《血祭大江》)
   



  1938年秋,发生在我家乡江西省德安县境内的万家岭大捷,作为家乡人的我孤陋寡闻,离开家乡二十年读大学、工作,是1998年在网上读张洪涛先生的《血祭大江》时才知道的,有感于历史的真实感人,又有感于国共两党历史上的斗争以致抗战历史不全面,很想以微薄之力来还原这段历史的真实,告述更多人知道我国八年抗战,国军正面战场上,薛岳将军指挥十几万将士,在万家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是如何围歼一个日本皇军106师团的感人故事。也想告诉更多人,在孟良崮战中被共军击毙的张灵甫将军拐着的腿是在万家岭大战中抗击日军受伤的。

  八年抗战,中国人赢在战略上。不管是蒋介石的以空间换时间,还是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便是最终的胜利是中国。网上有人说八年抗战中国军队如何差,也是对历史了解的不全面所致。中华民族有宽广的胸怀,所以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勤劳的身影,我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夜晚,黑乎乎山林中,想着多年前,许多中国人飘洋过海到此谋生的艰辛,但他们都同当地民族容合得很好。我想日本民族口惠而实不致,有其岛国的狭隘性,到那也不会受欢迎,世界会排斥日本,就象现日本被美国这条大蟒缠着一样,我不知道日本人会不会整天恶梦。

  言归正传,我想在这里介绍一下

  薛岳将军雪耻万家岭(摘自张洪涛《血祭大江》)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8f8b4c10105xudx

在万家岭战斗中立下奇功的张灵甫


  枪炮声在提醒着人们,江南赣北也是战场,只是现在这里正处在一场恶斗后的喘息阶段。 庐山脚下,日军第101师团由于师团长伊东政喜中将被炮炸伤,攻势一时再难兴起。小坳附近,新由华北驻屯混成旅团扩充并编的本间雅晴第27师团,刚刚摆脱了黄维军数日的缠斗后,又被冯占海、傅立平、何平、陈沛、吉章简等师挡住去路,27师团苦战数日仍无法打破僵局。 整个南浔线都僵住了。但大战之中,这种沉寂反而叫人不安,似乎一场新的风暴就要来临。

  德安西南一个小村庄里,薛岳将军正在一兵团前进指挥部里心绪烦乱地踱着。步子时快时慢,有些乱。他的心里,象是有两个人在激烈地搏斗,一个喊“放人”,一个喊“不能放”。弄得他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 能让薛岳如此为难的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蒋介石。两天前,薛岳接到武汉急电,令一兵闭把74军调到长沙休整。鉴于一兵团是机动兵团,不但要阻击敌人,更要大规模地向日军反击,所以薛岳舍不得放走一兵一卒,遂回电武汉蒋委员长:“调不下来。”

   可蒋介石似乎不死心,昨夜再次来电,说:“74军在岷山伤亡甚大,应予调下整补。”看来蒋介石有些动了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要换了别的将领,尤其那些趋炎附势或胆小怕事的人,恐怕没人敢得罪蒋介石。可广东籍将领、有“老虎仔”之称的薛岳却不信这个邪。4个月前兰封之耻至今想起来还令他浑身燥热,记忆犹新。

   当时,就是蒋介石帮倒忙,他的嫡系桂永清搅了薛岳围歼土肥原师团的好事。可事过之后,蒋介石却把责任都推到了薛岳和程潜头上,甚至挖苦他的失利“在战史上亦为千古笑柄”。

   前耻犹记,薛岳自然不愿再当木偶,再受摆布。另外,他还知道蒋介石关键时刻为什么这么关照俞济时,关照第74军。 俞济时象任何一个在蒋介石面前得宠的将领一样,有两条关键因素在起作用:一来是蒋介石的浙江老乡,二来是黄埔将领。但不同于其他人的是,早年他的广东族叔俞飞鹏曾是黄埔军校的军需处长,因而能时常在蒋介石面前替他说说好话,加上俞济时学习刻苦,早在黄埔时他就在蒋介石脑中挂上了号。

   从两次东征至黄埔毕业后几年内,他的这层特殊关系使他得以紧随蒋介石左右,担任侍卫。特殊的身份给他带来了无形的权势和接连的破格提升,同时也给了他一种勃勃野心和目空一切的骄傲。 1933年他受任浙江省保安处长时,因他制定的一份计划在省府耽搁些时日,他就在省府会议上对省主席鲁涤平的亲信杨绵仲大骂道:“整编保卫团,乃委员长特交事项,所拟的计划,系秉承蒋委员长的旨意,你算什么东西,胆敢从中阻挠。”说罢还嫌不解气,竟举拳向杨挥去。

   俞济时公开扯虎皮拉大旗,抬出蒋介石,竟使浙省主席鲁涤平,一个曾在旧中国军界有着重要影响的老军阀也奈何不得,只能长叹道:“我从军几十年,转战千里,当我身为大将时,这小子尚在襁褓中,何必与他争一日长短。哎,算了吧!” 俞济时有恃无恐,骄狂无羁。各地军、政要人谁也不愿惹这个蒋家太保,这使他一时更狂。他走到哪里,与哪里的友军关系都很僵。不久前金官桥一战中,他起初就没把他的顶头上司薛岳放在眼里,迟迟不派主力增援,引起友军各部队痛骂。直到薛岳以军法相逼,他才派部队前出解围。图解了,但从金官桥一线撤下来的部队没人感激他,没人领他的人情。 友军没人心疼他,可蒋介石心疼他。南浔线两月大战,冈村宁次的淞浦、伊东师团虽死伤惨重,但中国官兵在炮火、装备都处劣势的情况下,死伤自然更重。蒋介石心疼部队,可也不能任由日军一气打到武汉去。在两难取舍的情况下,他自然又把恩惠施给他的嫡系,施给维系他蒋政权的支柱军队。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蒋介石相面识人术 却看错了徐向前和陈诚
·下一篇文章: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883330F9C5CC1B5D30GB67GG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