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酒桌上,不分大小,随便说说笑笑,平常孤僻得很,难得找人谈谈话,更不用说“交心”了。

  南京军区有位领导部向他汇报说,他们打算开个会,大家交交心。许世友听後,心一怔:是非颠倒,人妖不分,这是“文革”,还搞什么“交心”?於是,他眼睛一瞪:“你老是交心、交心,你把心交给别人,还能活命?”

  这一次,许世友却一反常态,主动和部下“交心”。他去上海前的确作了“不能活命”的思想准备。

  毛主席说:“许世友不能倒!”

  两辆高级小卧车穿行在上海繁华的街道上。

  张春桥坐第一辆车,给许世友的车带路去见毛泽东。

  听到警卫报告“南京军区许司令到”後,毛泽东立刻停下手中正翻阅的文件,站起身走到门口,用他最高规格的礼节迎接许世友。

  毛泽东接见党内的同志和高级将领,即使是周恩来,他也没有到门口迎接的习惯,这次许世友的到来,他却破了这个习惯,并脱口而出:“世友呵,一员虎将,爱将难得呵!”

  许世友见到日思夜想的毛泽东,竟然泪水沾衣,第一句话就说:“毛主席啊,您快下命令吧,社会乱得不行,我许世友不要这个乌纱帽了,还是让我回家戴起草帽放牛吧。”

  许世友说完,走前几步,“扑通”跪倒在地,响亮地给毛泽东磕了一个头。

  这是许世友二跪毛泽东,毛泽东心头一热,眼帘湿润,快步上前,双手把许世友搀起来,用微颤的声音说:“世友呵,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是这个样子?”

  许世友顿时放声大哭,诉说委屈:“两件事读书种田,一等人忠臣孝子。主席啊,现在还有忠臣吗?”

  毛泽东跟着流下了一串长泪。

  他把许世友扶起来,抚摸着许世友的脊背,看到眼前的许世友比前些年瘦了许多,毛泽东的话音有些沙哑。

  他欲说又止,沉默片刻之後冲着立在旁边的张春桥说:“世友同志是打不倒的,怎么能丢掉乌纱帽呢?你还是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嘛。张春桥,我说的对不对?”

  张春桥连忙冲着毛泽东和许世友点头称是,又觉得毛泽东是单独召见许世友,自己无须在场,在场多馀,便悄悄地退出了毛泽东的房间。

  毛泽东把许世友拉到沙发前,一边点眕,一边说:“前些时,我到杭州,一位身兼军政要职的负责人同我谈到社会上要打倒许世友的事,?说许世友一贯反对我毛泽东,这是胡说,这些人不懂历史吗?你许世友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我毛泽东嘛。

  ”

  毛泽东的一席话,使许世友的心头涌起阵阵暖流。

  许世友见到毛泽东,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

  他竹筒倒豆子似的一古脑全倒了出来,有什么讲什么,无话不谈。许世友先谈到陶勇惨死事件。

  这件事毛泽东曾听陈毅元帅在北京讲过,然而,现在从许世友的口中讲出,毛泽东更感到悲伤。

  过了一阵子,许世友见毛泽东的情绪缓和了下来,他一口气着重向毛泽东谈了三条看法:

  第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要不要?有的部队不听招呼,军区党委也指挥不动。不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没章法了;

  第二,“文化大革命”矛头不能指向解放军。好容易搞成这么一支军队。“揪军内一小撮”非把军队搞乱不可;

  第三,农村不能搞“文化大革命”,不能搞得老百姓没有饭吃。全国粮食不宽裕,农村千万不能乱,农村一乱,要饿死人,人命关天。

  毛泽东这时又点燃一支眕,慢悠悠地说:“许世友同志,还有什么意见,统统讲出来啊。”

  “没有了。”

  话也许讲得太多、太直了。

  许世友不后悔,他感到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

  毛泽东说,南京军区党委是可以信任的,不揪许世友,你回去同他们讲,就说这是我讲的。

  毛泽东召见许世友,一次谈话三次提到“许世友倒不了、许世友不能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下一篇文章:为何说周恩来是“鸽性”与“鹰性”完美统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232222202KEDJE0I3443IHBH73B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