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把拉下的功课补上来。”

  听毛泽东这么一说,许世友兴奋得不得了,这顿饭,他竟把一坛子白酒喝了个底朝天。後来,毛泽东又把许世友派到山东抗日前线,当八路军的副旅长兼胶东军分区司令员。对此,一些人说,怕不放心,派他出去带兵打仗,会不会“出事”呢?

  毛泽东没有正面回答这些人,他绕了一个弯子说:“要在斗争中考验许世友嘛。”

  1941年3月15日,许世友在山东胶东区党委召开的大会上首次公开登台“亮相”。

  “毛泽东派我来胶东就是要打仗的。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蒋介石造了血腥的“皖南事变”,胶东投降派配合日军天天打我们。我们不打就没有出路,不打就不能抗战到底。我们一定要当硬骨头,坚持打出去,打垮投降派的进攻,打出山东的新局面。”

  许世友一口气吼出了七个“打”字,几乎“打,打,打”之声不绝於耳。

  白天开的会,夜里就打上了。

  许世友指挥部队,兵分三路,合围牙山,首先拿蒋介石的一个区长蔡晋康开刀。前後只用三天时间,把蔡晋康这个“司令”一下子抹掉了。

  夺取牙山,许世友马不停蹄,挥师南下,寻歼胶东最大投降派赵保原的主力……几年“打”下来,许世友果真打出了山东抗日的新局面。对此,毛泽东曾高度评价说:“许世友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实践证明,毛泽东确实有眼光,他派许世友到山东派对了。

  此後,许世友凭着卓著的军功和对领袖的忠诚军阶直上,1955年被授予共和国上将军衔,後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之职,开始了特殊将星的特殊岁月。

  毛泽东二救许世友是在“文革”中。

  在林彪、江青的策划下,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了十万人的批斗大会,批斗台上,站着彭德怀、贺龙、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罗瑞卿、谭震林等四十七位老人。

  这消息传到南京,使许世友的情绪坏到了极点。他一边在屋里背着手踱着将军步,一边自言自语道:“都打倒了,都打倒了,军队的老人都靠边了……”

  这时候,南京军区也在空军政委江腾蛟的煽动下,天翻地覆地闹了起来。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打倒许世友。

  江腾蛟清楚,南京军区副司令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和南京军区副司令兼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是许世友的老战友,更是许的左膀右臂,只要把这两位打下去,许世友就在军区失去了强有力的支持,非垮台不可。在江腾蛟的指使策划下,仅仅一夜间,陶勇在上海被“造反派”抄家关押起来,不久,就莫名其妙地“自杀”了,聂凤智呢,光天化日之下,“造反派”把他塞进麻袋里,一顿毒打,打掉了八颗牙。“造反派”还打算把装在麻袋里的聂凤智从南京长江大桥上扔进长江里喂鱼。许世友听说了,心急火燎地打电话派军区警卫营在半路上拦截,硬是把聂凤智抢救了下来。

  许世友的家也被抄了,他的上将礼服被造反派用长矛戳得稀烂,连警卫员也被赶跑了。街上到处是“打倒许世友”的标语,造反派还成立了“揪许指挥部”。

                    大别山许司令托孤

  局势严峻,许世友心急如焚。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些都是江腾蛟一手导演的。只是他担心造反派随时都可能冲击部队,冲击部队,那就坏大事了。许世友一边踱着步,一边在嘴念叨:

  三国英雄无有好下场,死的死来伤的伤;

  现在头上戴军帽,大不了回家种田戴草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惹不起,躲开总可以吧。

  许世友悄悄地离开了南京,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去了何处。面对中央三令五申党政军主要负责人不得“躲”的指令,查遍各省市自治区和各大军区的党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下一篇文章:为何说周恩来是“鸽性”与“鹰性”完美统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232222202KEDJE0I3443IHBH73B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