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许世友一生只跪过两个人,跪主席,跪母亲。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张国焘。许世友骂道:“你们就知道哭,眼?顶屁用?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走!”

  大家睁大了眼睛:“走,到哪?”

  “回四川找刘子才去!他们还有一千多人,又是我们的老部下,巴不得我们去哩!”许世友说着说着,显得激动起来:“在这天天说我们是反革命,还要缴枪!我们到四川去打?击,叫他们看看我们到底是不是革命的,愿走的就走,不愿走的也不要告诉中央!”

                    毛泽东二顾牢房 许世友终生感激

  曾和许世友共事多年的王建安首先响应,接着大家都表示赞成,多日不见的笑容重又回到了每个人的脸上。

  经过秘密串连,愿走者越来越多。到第三天时,延安有两个营职干部、二十多个团职干部、六个师职干部、五个军职干部愿意走,其中有王建安、洪学智、陈再道、朱崇德、刘世模、詹才芳等人。许世友计划准备步行七天七夜,通过陕北,到达四川会合刘子才再说,一切计划都是许世友做的,路线图也是许世友画的,还有写给毛泽东的信,准备4月4日夜10时出发。

  谁知临走那天王建安变了卦,他意识到这是对不起中央、叛变革命的行为,於是悄悄将计划密告了党支部书记谢富治。

  结果,密谋逃跑的人全都抓起来了,包括王建安。

  许世友刚出事,他的妻子(第二任)就托人带信给许世友,提出离婚。许世友又气愤又绝望:“臭娘们,你不要我,我还看不上你呢,离就离!”

  但许世友这一次痛心疾首地哭了。同志的误解,战友的背叛,老婆的离婚,难道人间还有比这更痛苦的吗?许世友的心彻底凉了,他把这一切都记到了毛泽东的“账”上……

  审讯期间,有人主张,许世友“大骂党中央”,态度如此恶劣,应该宣判枪毙,免得为党留下後患;有人认为,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枪毙了一个许世友还会不会出现第二、第三个许世友?红四方面军的一批高级将领会怎样看待这个问题?还有人跑出来煽风点火,企图把事情闹大,惟恐天下不乱……

  毛泽东冷静地想到了许世友。

  他再次翻开许世友出走前给他写的那封信,陷入了沉思:许世友固然有他个人的问题,而我们一些同志也没有起到多少好的作用,硬把事情做绝了,硬把人家逼上梁山,人家能不造反吗?许世友的问题就要定性处理,中央一定要掌握好政策,力排众议啊!

  想到这里,毛泽东在那份关於“枪毙许世友”的报告上,断然行使了否决权。 6月6日上午,最高法院开特别军事法庭公审许世友等人逃跑一案。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指示,法庭尊重历史事实,认定他们过去对革命有过功劳,决定从轻判决。判处许世友一年半徒刑,其馀分别判处一年、八个月或六个月不等。

  惩罚之後,毛泽东礼贤下士地看望了每一个人。

  毛泽东先托人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德门”香烟,徐向前带领西路军残部刚到延安,他又叫徐向前“去看看许世友等人,做点工作”。做了这些铺垫以後,毛泽东决定亲自去看望许世友。

  许世友在牢房里度日如年。一天,看守的战士说:“许世友,毛主席看你来了,请跟我们走一趟。”

  开始,许世友以为听错了,没有当回事。战士又重复了刚才的话,这回是真的,他不由得抬起了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见!”

  说话间,毛泽东已经来到了牢房门口。

  毛泽东低头进了牢房,站在了许世友面前,道:“许军长,让你吃皮肉之苦啦。

  我代表党中央,向你和四方面军被抓的全体干部赔礼道歉!”站着的毛泽东,接着脱下八角帽,向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连鞠三躬。

  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此时并没有感恩之状,他在想:你既然批示抓我,让我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血染万家岭:薛岳灭寇万余,几乎全歼日第106师团
·下一篇文章:为何说周恩来是“鸽性”与“鹰性”完美统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810232222202KEDJE0I3443IHBH73B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