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上史册的抗战:中国曾歼灭日军一个旅团

未上史册的抗战:中国曾歼灭日军一个旅团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但这3000多人马又集结成一团,道路已阻塞不通了,据山头了望哨观察,他们已来回两次掉头,但由于火烧和子弹爆炸,已伤亡累累,人马相践乱作一团,后来天野突然转到上风头,在烟火包围的圈子里放起火来,烧出一小块空地,在这零零碎碎,三五处小空地上,他们匍匐卧倒,躲避扑来的火焰。最后剩下400来人哈十几匹驮炮的马匹得以死里逃生。那时松已沟全部在乌黑的烟雾笼罩之下。5里之外的村庄都能看都冲天的浓烟。实际上,那片大火一直烧到第二天还没熄灭。
   
    天野在宁安不敢久留,带着驮炮的马匹,在23日晨出发,开始还穿着"皇军"制服,但走出10里后,就偷偷换上伪军制服,极度狡滑和顽固,如国不是有驮炮的马匹为标志,险些迷惑了我们的指挥人员,敌采取三面包围的战术,占据有利地形,向关家小铺主力连张延发连长的阵地袭击,三次冲锋被打退。我司务长,刘排长牺牲,张延发连长随负伤,还组织全连仅剩的28个人上刺刀,打肉搏战,由于增援部队迅速赶到,在敌寇前面响起了冲锋号,敌人仓惶逃窜,向海林方向逃窜,阵地上留下100多惧敌人的尸体,敌人逃走时四处放火焚烧了关家小铺一带的民房,以泻私愤。
   
    我们在关家小铺一役虽然小胜,但和敌人是一比一的损失,若和镜泊湖墙逢伏击,松已沟火烧敌军比起来不能不说是损失很大的。张宪延连长牺牲,107名士兵阵亡,连同镜泊湖一役牺牲,山市车站阵亡的总共126名烈士,都埋在宁安县东郊花脸沟公墓。
   
    从关家小铺突出来的天野不足300人的残兵,逃抵海林车站时,补充团长李延禄就打点话给山市车站,属令步兵营长徐祥贵和炮兵营长么印清做好准备,阻击从海林来的天野兵车,务求在西逃哈尔滨的路上歼灭它,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们在关家小铺的损失。另为在拉古站,也给亚布洛尼的李延清同志挂了电话,当时他的代号是"中东路"我是"镜泊湖"。我说,我们的"客人"人数不多了,已经到达海林,希望赶到前边迎接。李延清同志说你交给我好了,管保没错。原来只要确定天野残兵来到中东铁路线上。这些在党领导下的铁路工人游击队就会通过各车站的电话联络,得知敌寇兵车,车次和正确通过时间,所以李延清同志在谈话中表示可以承单过去,表示出不要我们分神的意思。
   
    我们这是一着备而不用的"棋"。我说过我们是想在山市车站消灭他们的。却不想敌寇越发心慌了,胆寒了,天野残部,竟在海林站逗留了一天踌躇不动。日军在他们驻地门口筑起装沙麻袋,作为掩护工事。我们埋伏在山市对面的岭子上的么印清炮营,也许等待了一夜过于疲劳,竟在第二天离开阵地。海林只离山市一站之隔,正在这空隙间,天野所率的兵车就到达了。并且又在山市站停了下来。可见敌寇已经极畏怯,竟一站一停,我们住守在山岭山的步兵营,或许以为天野一定又要逗留几天,也估计敌夜间行动。晚间,天冷,他们又在阵地上烧火取暖,这样就给岭下驻守车站的敌寇天野发现,遭到敌人迫击炮轰击,以徐祥贵为首的11名士兵先后阵亡,而炮营长么印清又不在,失去大好战机。
   
    以共产党员李延平为首的铁路工人游击队却不同,他们得到天野残部到达海林车站的消息后,连夜从亚布洛尼,赶到高岭子,这是他们选择在中东铁路西段最有力的伏击地势,火车在这一带走的是盘山道,他们在两边陡崖下坡夹持的铁路转弯出,设下埋伏,得到天野兵车26日从山市开出的情报,就把铁路上的道钉拔掉了,使铁轨错了节。当天,天野兵车途中未作停留,在抵达高岭子时,火车一出轨,铁路两边的工人游击毙队,当即用集中的火力和手榴弹轰击横躺竖卧在铁路两边的军用车箱,尽管铁路工人游击队员作战没有经艳,枪也打不准。但敌寇天野少将终于在这里游击队员击毙了,总计消灭敌人200左右,从高岭子逃窜出去的残敌不足百人逃向哈尔滨。
   
    这是镜泊湖连环战役中的最后一次战斗,天野部队号称"万人大军",3月13日从敦化长驱直入耀武扬威,就这样被我们沿涂伏击又加零打碎敲,直到3月27日终于击毙敌酋,笑料灭几尽。前后为期不过14天。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中国:拥有最烂的足球队与最强的军队
·下一篇文章:被猪牵着鼻子的虎——名将王耀武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79101044488IGJFE2D7255D0C35E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