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上史册的抗战:中国曾歼灭日军一个旅团

未上史册的抗战:中国曾歼灭日军一个旅团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燃点

未上史册的抗战

抗日战争最早的一次战役------1932年3月13~27日

最早在中国毙命的日军将领------天野少将

最早在中国战场被歼灭的旅团------天野旅团8000日军

完全由抗日军民自发组织的以少胜多的辉煌战役
    1931年9月18日东三省迅速被日寇占领,立刻遭到东北各阶层民众的激烈抵抗。当时驻延吉原东北军21混成旅7团三营率先起义,组织抗日联合军。在1932年2月22日,24日,28日连续攻克被日伪占据的敦化,额木,蛟河三座县城。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缴获大量枪支弹药,鼓舞了扛日斗志。爱国志士纷纷加入抗日队伍,由当时的1千多人壮大到4600人。给驻吉林市的关东军造成极大恐慌。急调天野少将旅团长率8千多日军,40多辆军用车,配有炮车,骑兵,向敦化急驰而来。
   
    我抗日武装在敦化--宁安县之间的一个叫“棺材脸子村”的地方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由抗日救国军司令王德林主持,抗日自卫军司林李杜和联合军参谋章节补充团长地下党员李延禄,吉东中心县委书记孟泾清和其它爱国人士参加。会上一致决定:把队伍拉到镜泊湖山区,利用熟悉的有利地形和敌人的骄傲气焰,伏击,截击,偷袭敌人。选择了一个名叫墙缝的5里长的狭谷做伏击点。
   
    1931年3月13日夜(这是中华民族值的永久纪念的日子),天野8000日军浩浩荡荡占领了墙缝入口处前面的瓦房电村,抓获了当地裂户陈文起做向导。天明前从瓦房店出发了(事前已有村民史义德父女送信:鬼子从瓦房店出发了)。借助依稀看见敌寇军队的红肩章。刺刀和抗枪的肩膀......
   
    当敌人完全进入伏击阵地之后,已埋伏了四天的补充团700名士兵,见信号枪一响一跃而起,手榴弹沿着5公里的狭谷纷纷落下,到处是爆炸声,零乱的跑步声和临近死亡的惨叫声,还夹杂着日军官的命令声,带着一种意外的惊慌和恐惧。700名士兵顿时精神焕发,勇猛无比,脱掉棉衣和冒子,只穿短褂往外抛手榴弹,在那狭路口外的开阔地上,敌尸遍布,芦草叶子上血迹斑斑,日军的军冒,枪支,倒地的马匹到处都是。所有大块岩石之间的空隙处,都有一堆堆日军官兵横躺竖卧的尸骨未寒。
   
    我们占据绝对优势,只要哪里有日军的小股部队冲锋,手榴弹就向那里投去,日军尸体伤兵积压成堆,不足一小时就奸敌数百人。在战斗中有敌人小队飞机的出现,并不让我们但心,说明敌寇天野部队已受重创,不能自持地向吉林求援了。我们打退敌人的四次冲锋之后,炮声消失了,枪声已逐渐稀疏,长达5公里的阵地上,逐渐冷清下来。
   
    这时,山上05阵地连长朴重根报告:敌人已在狭路口外停至前进。进退不得了,但有可能绕道后面去包抄我们。由于胜利已成定局决定及时撤出战斗,保存实力绕到敌人前面去,再打它第二个回合,将天野这头重伤的野兽再补上一枪,于是立刻派崔永贤营长带500名煤矿工人组成的兵力去松已沟设伏,每人发一小盒火柴。
   
    战斗进行了10个小时,于3月14日下午两点结束。敌人残余部队在南湖头山岭上盘距着掩护搬运伤员,用军用卡车运往敦化,炮车的马匹也卸下来用于搬运伤员。受伤的高级军官大佐,大尉用停在镜泊湖上的飞机运走。敌人阵亡官兵,被堆成三大垛。连同枪支一同烧毁,被烧毁的枪筒残品1500余件,另外我们还搜出完整无缺的三八式步枪2000多支,可见敌伤亡在3600~4000以上。
   
    这一仗,补充团牺牲党员朴重根连长,左征连长,刘连连长和战士共8名官兵。为敌军带路的陈文起,使日军吃尽了苦头。被带到一个黄姓村村民的房梁上,双脚离地英勇不屈,虽多处负伤仍大骂不止,最后被日军挑开了胸膛,陈文起的坟墓建在墙缝三里开外的林地上。
   
    天野残部离开墙缝和南湖头又绕过镜泊湖后,看到前面一个叫阎王鼻子的地方,虽然路直但山峰险要(正如我们所料),当时停止前进,长久的筹踌躇不决。已在这里布置疑兵和堵截的补充的补充团姚甲航营,以逸待劳,一枪没放,天野残敌又返了回去,当夜仍在镜泊湖边驻扎。
   
    第二天他们终于想松已沟方向绕道走了,时进时退,极为慌张惶恐。在远山环绕的松已沟,那草木丛生的空地周围,我们的补充团后备队500名战士,有党员崔永贤营长和作战参谋李延平带领,在林子,草地上露宿了两天,正在等待他国。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中国:拥有最烂的足球队与最强的军队
·下一篇文章:被猪牵着鼻子的虎——名将王耀武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unshi/079101044488IGJFE2D7255D0C35E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