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县太爷落网

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县太爷落网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芒•牧林


  大户人家的婚事非同一般,七大姑八大姨,来吃请的人多得很。这间的酒席刚撤,那间又有一拨人入席。喝醉的人,这个吵,那个闹,一直吵闹到后半夜才安静下来。巴拉根仓和县太爷因为赶路再加上在墙根下蹲了大半夜,肚子可有点饿了。巴拉根仓硬说要吃点东西再动手。县太爷拗不过弟弟,两人就进了厨房。财主家办婚事,准备下的酒肉、饭菜多得很。
  “咱俩先点上灯,找点好菜吃吧!”巴拉根仓提议说。
  “不行!”县太爷吓得忙拦住,“会被人看见的。”
  “黑灯瞎火地乱摸,碰了碟碗,撞倒了盆罐,叮当一响,那才容易被人家发觉。咱们点上灯,大大方方地吃喝,谁也不怀疑咱们。”巴拉根仓说。
  县太爷一想,有道理,便同意了。
  这样,哥儿俩在厨房里点上灯,在里间炕上摆了一桌鸡鸭鱼肉,又端来一壶酒,就像是赴宴的贵客,大吃二喝起来。不过,县太爷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生怕被人发现,酒喝着不香,肉吃着咽不下。可是,巴拉根仓却满不在乎,猛吃猛喝不算,还提议说:“哥,咱俩这么不声不响的吃喝,实在别扭。来,划着拳喝吧!”
  “咿!那可不成。”县太爷吓得全身打战。
  “那好。”巴拉根仓绷起脸说,“我现在就喊‘县太爷偷宝来了’。”
  “别,别,哥哥依你就是了,千万别乱嚷嚷!”县太爷看巴拉根仓喝得有点兴奋,只好让步。
  他们哥儿俩正在厨房里“七个巧”、“八匹马”地闹腾着,被更夫听见了。更夫走过来一瞧,一个年轻小伙子跟一个小孩儿正在喝酒哩!他仔细端详,是陌生人。更夫急忙跑到内院上房,站在洞房窗下报告小王员外。新婚夫妇刚入洞房,二人耍闹着还没睡呢!一听下人报告,小王员当下走出来,跟更夫到厨房一看,只剩下那个青年人,小孩子不见了。
  那个小孩子去哪儿了呢?原来,巴拉根仓故意逼着县太爷划拳引来更夫。他一听到外边有脚步声,便以盛饭为名下了地,趴在炕沿下。当新郎和更夫推门进屋的时候,他就溜出了厨房。
  县太爷就这样直愣愣地坐在炕上,被小王员外抓了个正着。小王员外和更夫又在屋里找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孩子。
  “大喜的日子,审案不吉利。”小王员外说,“先把这个小子装在口袋里,扔到外间,明天再审问。”两人连姓名、缘由都没有问,就把县太爷装进毛口袋。更夫把他扛到洞房外间,扔在墙角下。然后,新郎又回到洞房,跟新娘打开钱匣,欣赏了一会儿陪嫁的宝物,戏耍了一番才睡下。
  巴拉根仓溜出了厨房,站在墙旮旯暗处,看清了刚才所发生的事。大财主家大院套小院,左一个门,右一个门,说不清有多少院、多少门。可是,这么大的院子里,除了一个更夫在敲敲打打地走动外,再也看不到人影儿。这时,巴拉根仓想:刚才吓了吓县太爷,把他吓得差不多了,该把他救出来。怎么个救法呢?我还得把仇人王员外的宝物拿到手呢!怎么去偷那如意呢?想着,想着,巴拉根仓终于想出了个妙策。
  巴拉根仓拿定了主意,便走出王员外的大院。来到场院里,他把一垛干秫秸给点着了。更夫突然看见后院起火了,便敲着锣喊叫起来:“着火了,后院起火了!快起来救火呀!”
  人们闻声赶到后院救火去了。新郎小王员外也爬起来,把新娘留在洞房,跑到后院。
  趁大伙在场院忙着救火时,巴拉根仓急忙跑进洞房外间。这是一明两暗的三间房,东间是小王员外的新房,西间住着小王员外的老母亲。巴拉根仓到外间一摸,县太爷在毛口袋里挣扎着呢!他打开口袋放出县太爷,又把他领到西间门口,悄悄地说:“你拿着口袋坐在这儿不要动,一会儿我叫你动,你再动。”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老天爷摩顶
·下一篇文章: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卖狗皮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izhi/134122359534K2A0E26DFKIECJJ5H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