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巧巧

能巧巧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王家庄有个媳妇叫能巧巧。她不光模样俊,心眼好,还精明过人,千能百巧。能巧巧摊了个生性乖僻、做事古怪的老公公,人们都叫他“王别古”。
这一天,王别古和儿子要下地干活,就交待儿媳妇能巧巧:“眼下活紧,俩爷俩都在地里吃饭,你蒸没底的馍馍,烧锅九开汤,熬上二十样菜,送到鬼头集去。”说完就下地了。
    到了该做饭的时候,能巧巧刀铲瓢勺“平平叭叭”一阵响,饭菜做好了,收拾了挑子,担起来就送饭去了。
    王别古老远看见儿媳妇向这里走来,心想:她怎么知道鬼头集就是挨乱葬岗子的这块地?等能巧巧放下挑子,揭开饭菀子,他更吃惊,不过他还是说:“拿出没底的馍馍吃饭吧!”能巧巧把窝窝头递给他,他翻来复去地看:是没底,对了。能巧巧又舀汤端给他,王别古喝了一口问:“这是什么汤?”
    “九开汤呀!爹。蒸没底馍馍的馏汤水,开了好几滚,十开也过了。”王别古心想:不假,也对了。
    能巧巧端出菜来王别古把眼一瞪说:“怎么才四样?”能巧巧不紧不慢地说“炒韭(九)菜,调韭(九)菜,生韭(九)菜和熟韭(九),二九一十八,再加一盘子萝卜和一盘子虾。爹这不够二十样子啦!”王别古心想:都做对了。没话说,只好闷闷地吃饭。能巧巧等他爷俩吃完,收拾了碗筷,担起挑子回家了。
    王别古虽然佩服能巧巧机灵,可猜破了他的别古话,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收工回到家里,见能巧巧正做晚饭,就说:“我饿了。你把那外长骨头里长肉的拿些来,我先吃点垫垫饥。”能巧巧答应一声,到锅屋端来半筐子煮好的鸡蛋。别古连连点头。能巧巧抬腿要走,他又喊住了她:“这几天没大事,你拿这一丈布给我做件褂子,做床单被,做两条口袋,剩下的再做条大手巾。”能巧巧笑嘻嘻地接过布出去了。
    第二天,能巧巧把的褂子递给公公。别古接过褂子抖了抖说:“单被呢?”
能巧巧说:“爹,你白天穿着是褂子,晚上往身上一搭就是单被。”
    “两条口袋呢?”
    “袖口一扎就是两条口袋。”
    “还有手巾呢?”
    “大襟一掀能擦汗,正好当手巾。”
    王别古没了话说,吃完饭就和儿子下地了。锄着地,心里想着能巧巧的机灵,口里还咕念着:“还是儿媳妇,真能!真管!真行……”他儿听爹夸自己的媳妇,有些不好意思,就说:“爹,干活就干活,尽念叨么!”别古一听,烦了:“怎么?你给我打话巴!”举起锄杠就砸儿子。儿子撒腿就跑,跑到家已上气不接下气。他媳妇问:“跑么?看喘的!”
    “咱爹要打我,在后面赶来了!”
    “因为么?”
    “我接他的话一说,他说我给他打话巴。”
    能巧巧把男人拥进屋,自己走出来,别古已追到院里:“那个人呢?”能巧巧迎上去:“爹,什么事,还生这么大的气?”
    “我说话他给我打话巴,我非揍他不行!跑哪去了?”
    “他上园了。”
    “上园干么去?”
    “扛了一张镢,听他念叨着,说是去刨旋风根。”
    “胡扯!旋风还有根?”
    “爹,旋风要没根,话也就没巴了!”
    王别古嘴张了几张,没话说,不好再打儿子,就低着头回地里去了。
东庄上的张三,好和王别古说个笑话。他骑着马走亲戚,路过这里,见王别古正锄地就招呼了:“别古哥你锄地?”王别古也很客气:“张三弟,下马歇歇!”
    “不啦。我说别古哥,今儿你锄几锄板了?”
    别古愣了,谁单数着锄了几下?张三见别古光发呆,哈哈笑着打马走了。王别古被耍笑,肚里憋气不锄了,挟起锄头往回走。到了家脸还阴沉着。能巧巧见了问道:“谁又惹您生气了,爹?”
    “那个张三。他骑马路过咱地头,问我锄了几锄板,你说憋人不憋人?”
    “爹,您不问问他的马抬了几蹄!”
    一句话提醒了王别古,他就又回到地里等张三。
    张三走亲戚拐回来,别古停下锄迎上去:“张三弟,你光知道骑马,你知道你的马抬了几蹄了?”
    张三被问住了。他跳下马,伸着大拇指说:还是别古哥,我问你地锄了几下,你问我马抬了几蹄,你说不上,我也说不出。好,堵得好!真有两下子。”
    “什么两下子,比我儿媳妇,一下子也不一。”
    “儿媳妇?”
    “是的。她比我强,比你也不差。”
    “那我和她比比,她要是赢了我,我就把这匹马送给她。”
    王别古可知道儿媳的能耐,就领着张三往家走。到了门口,别古说:“你先等等,我给她说一声。”别古见了能巧巧,把张三要和她打赌的事一说,能巧巧点点头说:“爹,走吧!咱赢他匹马去。”
    王别古在前,能巧巧在后,来到了门坎,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停住了。见门口站着张三,就说:“张三叔,您说我是在门里还是在门外?”张三“吭哧”了一会子,说不上来,只好把马交给王别古。
    谁知张三这马是借庙上老和尚的,他和老和尚一说,老和尚气得一拍桌子:“你真没用,把马输给了一个妇道人家。走,跟我要去!”张三有点打怵:“恐怕您也说不过她。”
    “哼!我不要一张嘴,用半张嘴就能把马要回来。”老和尚拿了贴膏药,封住了半边嘴。来到王别古门口,呜哩哇啦地喊:“王别古,叫你儿媳妇出来!”
能巧巧听门口有人喊,就走出来:“张三叔,这位师傅,你们有什么事?”
老和尚嘴上糊着膏药,不光话说不清,也觉得不舒适,就用手捂着,大声说:“甭装糊涂,快快给我的马!”
   能巧巧说:“马我正用着呢!”
    “甭给我累坏了!你干么用的?”
    “我套上耕锅烙巴来!”
    “耕锅烙巴?你不怕它往锅里屙屎?”
    “不要紧的,我用膏药把腚给它糊上了。”
  

一九八七年七月七日采录于洪绪乡洪绪村
讲述者:俞义章 男 洪绪乡光明村 农民
搜集者:田一波 男 东戈镇田庄村 农民


·上一篇文章:聪明的贤妹
·下一篇文章:木匠捉弄富人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izhi/07312153232C5HCBJA61I55E05A8CB.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