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古顿巴系列故事:新婚之夜

阿古顿巴系列故事:新婚之夜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宗本老爷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听说还要当一次新郎呢!” 

  “嘿,他简直成了一个老狐狸精了!” 

  宗本即将举行婚礼的“喜讯”,在全县范围里,被人们传说着、讪笑着… 

  当这“喜讯”传到阿古顿色的耳朵里以后,他就托人给那个宗本老爷捎去了这样的口信:办喜事的那天,他阿古顿巴决定再去戏弄他一番。 

  宗本老爷得到这个口信时,冷笑了几声说: 

  “好哇,只要他阿古顿巴的头是铁打的,腿是铜铸的,叫他来好了!”但为了以防万一,宗本还是布置自己手下的亲信和喽罗们,注意防范阿古顿巴。显然,宗本老爷嘴里虽说不怕,心里还是有些胆怯的,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被阿古顿巴捉弄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转眼的工夫,宗本老爷的喜期到了。这天刚过午,远远近近的亲戚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来到了宗本家。顿时,人喧马嘶,宾客满堂,好不热闹! 

  黄昏时分,年轻美貌的新娘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前呼后拥地到来了。一时间,宗本老爷门前人声鼎沸,鼓乐齐鸣,人群骚动起来。正在这杂乱当儿,突然在挤挤攘攘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头戴狐皮帽、身穿长袖袍的精悍男子,在那里指手画脚,说东道西。他一会儿奔到厨房对厨师说:“再加做五桌酒席!”一会儿又跑到做菜的跟前嚷道:“酥油茶太淡了,再多放几块酥油!”宾客瞅他那种雍容大方、忙而不乱的举止言行,都非常敬佩。女家的人心想:“新郎家有这样一位精明强干的好管家.真是了不起!”男家的人心里想:“新娘家真是想得周到,为了办好今晚的婚礼,还派了这样一位能干的好总管来!” 

  其实,这位精明能干的男人,既不是女方的总管,也不是男方的总管,他就是大名鼎鼎、特来戏弄宗本老爷的阿古顿巴! 

  婚礼的高潮过后,阿古顿巴钻进厨房,见那些操作具体事务的厨师和管跑菜、打茶、供酒、敬酒及碗筷的佣人们正在团团围坐,大吃大喝,就十分诚恳而热情地说道: 

  “诸位辛苦啦!我来陪你们痛痛快快喝几杯!”说着,就抬腿就席,在场的人们极其热情地接待了他。心想:这位总管真是通情达理、平易近人,竟和我们同吃同喝,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不消说,阿古顿巴当然趁机美美地、饱饱地吃喝了一顿。 

  吃罢,阿古顿巴殷勤地对众人说: 

  “不早啦,请诸位快点休息去吧!剩下的事,明天再料理,不碍事。”男女佣人一一向他道谢辞去。 

  近客已陆续回去,远客也相继就寝,阿古顿巴见楼上鸦雀无声了,就悄悄地走进马房,把宗本骑乘的那匹“西宁马”换上一头牦牛,把马鞭换成一把长刀,又把拴在墙上的长枪换成木杠。之后,又走到男女佣人挤在一起的草棚外边伸进头去瞧瞧,只听他们鼾声如雷,早已呼呼人睡。于是,就扛来几根大木料,把门堵住。 

  当他把楼下的事情安排停当以后,又悄悄地上了楼。首先到客人住的地方走了一遭瞅见他们一个个和衣而卧,偎依在一起活像一条条死狗。阿古顿巴就轻手轻脚地把女客们的发辫交错地结在一起,又朝每个男客的袖筒里塞进一块石头,然后,才转过身来,向宗本老爷的洞房那边走去。他在房门口倾听了一下,里面是死一般的寂静,连青油灯都已经熄灭了。他用一把铁锁在外边给倒锁上了。心想:你不让我进去,我就不让你出来! 

  “砰,砰,砰!”阿古顿巴在外边猛敲着宗本老爷的房门。 

  “谁呀?”宗本老爷在里边问。 

  “我-阿古顿巴呀!”接着他又说道,“宗本老爷,您自己睡得这么早,我正想来逗逗您哩!” 

  宗本一听是阿古顿巴,立刻气上心来,再听到他这番肆无忌惮的话语,更是气上加气,无法容忍,就一骨碌爬下床来。 

  阿古顿巴在门外听见他起床的声响,就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 

  “今晚是您的新婚之夜,您就甭起来啦,我们改日再见吧!”说完,阿古顿巴就急忙下楼去了。走到楼梯口,他从怀里掏出几把豌豆,把它撒在楼梯上。接着,又在那里屙上两堆屎,屎上还插了许多花针...... 

  等到宗本老爷说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把门打开,阿古顿巴早已走出大门口了。 

  “快把阿古顿巴逮住呀!快把阿古顿巴逮住呀!”宗本一声接一声地嘶喊着。边喊边追下楼来。当他追到楼梯口时,不小心踩上了豌豆,一跤掉在地上,他正想用两手撑起身来,不料两只手心,又被花针满满地扎了进去,一阵疼痛,使得他慌忙地用牙齿去衔针。这样一来,又沾了他一嘴的屎...... 

  这时,只听他扯着嗓子朝着楼上、楼下的人们恶狠狠地咆哮着: 

  “你们这班蠢货,难道都死净啦?快去追阿古顿巴呀!快,快去追呀!” 

  其实,早在他摔跤以前,楼上的人们就被惊起,井乱成一团了。瞧瞧那番热闹吧!当女客们正要起身时,都觉得谁故意揪着自己的辫子不放,从而互相埋怨、互相撕扯,以致越撕扯,彼此的发辫就揪得越紧,也就越疼。男客们呢,正要翻身而起,一甩手就把袖口里的石头掷向对方,彼此打得头破血流又是一阵相互咒骂...... 

  至于躺在外边草棚里的佣人们,甭说门已被堵死,就是能出来,他们也帮不了宗本老爷的忙。 

  宗本见四下求援无着,就独自跑进马房,牵出专归自己骑乘的“西宁骏马”,从墙上取下自己专用的长枪,一心要去追捕阿古顿巴。宗本老爷跨上马,谁知马走得比人步行还慢,他就使劲朝“马”脖子上抽上一鞭(其实是砍上一刀)!霎时,血流满地,“马”头与“马”脖子分了家啦!于是,他就端起“长枪”,心想:抓不着活的,就干脆打死他算了!一摸枪栓,才知道是根木杠! 

  木杠有啥用呢?他也知道,身强力壮的阿古顿巴,可不吃这个! 

  这时,阿古顿巴在他前边不远的地方停住了脚,回过头来,对宗本老爷笑笑说: 

  “您还是赶快回去吧,免得着凉啰!”接着他又朝宗本老爷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说道: 

  “哎呀呀,瞧您裤子都没穿,多寒碜……” 


·上一篇文章:阿古顿巴系列故事:宗本下马
·下一篇文章:阿古顿巴系列故事:宗本见龙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jizhi/07310154224G9J0AKDC15FBKACHJE3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