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杨贵妃如何亲自为安禄山洗澡

揭秘杨贵妃如何亲自为安禄山洗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天宝十载(751年)正月初一,是安禄山的生日。提前一天,玄宗赏赐安禄山金花大银盆等等无计其数的珍宝。贵妃也赐给安禄山几车的宝物。

    在安禄山生日的当天,玄宗和贵妃又赐给水、陆、空各类食物、香药等无数,全用金银器皿盛装,最后干脆连盒子一齐都赠送给了这个干儿。

    正月二日,玄宗在安禄山原官衔上再加封河东节度使,云中太守兼充河东节度采访使;就连安禄山的祖母、母亲全都被封为国夫人;还为安禄山的十个儿子赐名;封安庆宗为卫尉少卿,安庆绪为鸿胪少卿兼范阳郡太守,安庆宗加秘书少监,安尚荣义郡主,改任太仆卿。

    正月十五夜,玄宗和贵妃在勤政楼设宴观灯,特地为安禄山在御座东边摆设一个座位。群臣只能坐在下边。安禄山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殊礼遇,不时掀起帘子,左顾右盼。

    安禄山的得意忘形,引起了吉温和太子李亨两人的注意。

    宴会后,李亨避过贵妃,悄悄劝谏玄宗说:

    “天子面前没有人臣供坐之礼,陛下宠信安禄山,将来必为后患。”

    “‘禄儿’相貌奇特,朕想以恩宠厚结其心,为我所用,你不必担忧。”

    “安禄山左右说安禄山一次酒醉之后,变成了一个‘猪龙’。‘猪龙’再变就是龙,将为害不浅,请陛下千万提高警惕啊!”

    “‘猪龙’不足为虑,成不了大器,我儿尽管放心好了。”

    李亨提出安禄山手下为安禄山杜撰的‘猪龙’故事,目的是想引起玄宗的重视,防备安禄山,见其不为所动,还想再劝谏。这时,广平公主哭哭泣泣地推门进来。玄宗非常惊讶地问:

    “女儿为何哭泣,莫非驸马欺侮你不成?”

    “不是驸马,而是杨家兄弟姐妹。”

    “怎么回事儿?细说原委。”

    “昨夜女儿去观灯,杨氏五家结成大队争闯西门。杨氏家奴挥鞭开道,将女儿打下马来,驸马赶来救护,也被打了几鞭。请父皇为女儿作主,严惩凶奴啊。”

    “恶奴如此狂妄,竟目无皇族。高力士,传旨,将恶奴杖杀,太不像话了,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吗。”

    广平公主破涕为笑,谢过父皇,告辞回家。

    李亨见发生了与杨家有关的事,估计贵妃可能马上就到,怕再要说下去,玄宗不高兴,就急忙告退了。

    果然,李亨前脚出门,贵妃后脚就到,为杖杀杨氏家奴的事来找玄宗抱打不平说:

    “陛下不问事非曲直,仅听一面之词,就杖杀杨家家奴,于理不公。”

    “公主金枝玉叶,岂能遭家奴侮辱。朕不看贵妃的面子,家主也难脱干系。”

    “陛下既然给我三分薄面,光杖杀妃族家人,却一味偏袒公主,外人今后都会蔑视杨家。蔑视杨家,就是蔑视臣妾,蔑视臣妾,就是蔑视陛下,不知陛下可曾想到这样处理后引起的连锁反响和后果?”

     “爱妃谋算深远,言之有理。朕决定免去广平公主驸马程昌裔官爵,以后不许朝拜。”

    “陛下英明公正,妾代杨家谢谢。”

    贵妃急忙差人将玄宗新的决定通知杨家。

    安禄山获知杨家家奴被杖杀的消息,急忙进宫,向贵妃表示慰问,并送上天山灵芝,说要当“琵琶弟子”。女人喜欢恭维、投其所好、为悦己者容的天性,使贵妃对安禄山的来访,显得非常高兴,热情招待,相对就餐。安禄山心里这个乐啊,此后经常以学琵琶为名出入后宫,或与贵妃对餐,或切磋研究《胡旋舞》,想赢得贵妃的欢心,并多次向贵妃表忠心,愿为贵妃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没多久,宫内有人悄悄说贵妃行为不检点,议论安禄山和贵妃有奸情。安禄山怕影响太坏,引起玄宗的疑心,就慷慨解囊,向宫内侍从赠送金银财物,乘机和一些人调情。

    玄宗对贵妃和安禄山的事也有耳闻,但他置若罔闻,不予理睬,他相信他的贵妃很单纯,不会干那苟且之事。

    贵妃对安禄山如此看重,自有见地,当初答应和安禄山结为母子关系,就是为自己的后事着想。她知道将来玄宗年纪大了,总有一天会撒手人寰,宫廷内免不了要争斗流血,安禄山手握天下精兵,身兼要职,是自己被立为国母、或皇太后和立于不败之地的有力保障。随着时间的推移,安禄山地位越来越重要,她越发感到当初的决定是非常的明智正确的。她利用自己高超的交际手腕,把个喜好自己美色的安禄山玩于股掌之上,可望而不可及,只能在下边急得团团乱转,吃不到嘴里,却又不愿善罢甘休,更不想轻易离开。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明朝太监为何敢性骚扰守寡皇后?
·下一篇文章:荒淫隋宫:宣华夫人同侍父子两帝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3102201934KC5E6114FKHB18BEFH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