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画春宫的意义何在?很黄很暴力

古人画春宫的意义何在?很黄很暴力


来源:网络  作者:潘衍江

外史,工画人物佛像,画山水花草兰竹小品也运思迥别,世以新罗山人比之。他的春宫画多工笔,蕴藉含蓄,雅而不俗。

 

在明代,风气所及,连大家闺秀也喜绘春画。明人徐树还作《识小录》记云:
虞山一词林,官至大司成矣。子娶妇于郡城,妇美而才,眷一少年。事露,司成必置少年于死地,而其子反左右之。司成以惯成疾。其子妇能画,人物绝佳,春 6宫犹精绝。

 

当时,天津杨柳青一带的贫家妇女也精于此道,每年春节前将春画当作年画在市场销售,这就是有名的“女儿春”。

 

这些古代春宫画,对男女人物的姿势、神态、心理大都刻画得细致而真实,可以反映出古人对男女性反应理解的深刻。例如《肉蒲团》描写未央生给他的妻子玉香看春宫画,并把上面的题跋念给她听。第一幅乃纵蝶寻芳之势:跋云,女子坐太湖石上,两足分开,男手以玉麈投入阴中,左掏右摸,以探花心。

 

此时男子妇人,俱在入手之初,未逢佳景。故眉目开张,与寻常面目不甚相远也。第二幅乃教蜂酿蜜之势:跋云,女子仰卧锦褥之上,两手着实,两股悬空,以迎玉麈,使男子识花心所在,不致妄投。此时女子的神情近于饥渴,男子的面目似乎张惶,使观者代为着急,乃化工作恶处也。

 

第三幅乃迷鸟归林之势:跋云,女子欹眠绣床之上,双足朝天,以两手扳住男人两股,往下直椿以下,佳境已入,能恐复迷,两下正在用工之时,精神勃勃,真有笔飞墨舞之妙也。

 

第四幅乃饿马奔槽之势:跋云,女子正眠榻上,两手缠抱男子,有如束缚之形。男子以肩取她双足,玉麈尽入阴中,不得纤毫余地。此时男子妇人俱在将丢未丢之时,眼半闭而尚睁,舌将吞而复吐,两种面目,一样神情,真化工之笔也。

 

第五幅乃双龙斗倦之势:跋云,妇人之头,欹于枕侧,两手贴伏,其软如绵。男子之头又欹于妇人颈侧,浑身贴伏,亦软如绵,乃已丢之后,香魂欲去,好梦将来,动极近静之状。但妇人双足未下,尚在男子肩臂之间,犹有一线生动之意,不然竟像一对已毙之人,使观者悟其妙境,有同棺共穴之思也。

 

以上这些描绘,充分反映了人类性生理、性心理反应之真实。本世纪 60年代,美国的玛斯特斯和约翰逊两位博士经过大量研究,发表了《人类性反应》一书,提出了著名的性反应四周期理论,被认为是真理。其实,这种理论的基本思想已充分体现于中国二三千年前的古籍中,并在古代春宫画中表现无遗。

 

古人画春宫的意义何在?很黄很暴力(组图)

日本的“浮世绘”也是山寨我们的春宫? 应该提出的是和明代的春宫画有密切关系的日本的“浮世绘”。“浮世绘”是从日本“大和绘”的屏障碍、描写闺情与寻常世态的“绘卷”和古典小说的木刻插图等基础上形成的,是描写民间日常生活的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花街柳巷的爱情、歌舞伎演员的倩影与活动,花前月下的吟咏,出野游宴和旅途漂泊等等,都是“浮世绘”的素材;娇媚的名 *、舞女以及“汤女”都是“浮世绘”的主要角色。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浮世绘”的风格和我国明代春宫画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浮世绘”兴起于德川时代 (亦称江户时代, 1603年至 1867),而兴起的 17世纪初正是我国明朝末年春宫画广泛流传的时代。日本“浮世绘”早期著名的大师菱川师宣 (16181694)的《绘本风流绝畅图》是由于看到我国的明代春宫画《风流绝畅图》而加以模刻的,他也利用了当时最新的印刷技术而闻名于时。当然,和我国明代的春宫画相比,日本的“浮世绘”也有不少特色:为了迎合市民趣味,“浮世绘”画家们开始抛弃人物众多的大场景而更多地描绘生活琐细的小节;将组合的人群分解为单独的美人图而加以特写;将来自中国画传统的刚劲线条变为柔和而流畅。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杨贵妃以床功击败了梅妃和三千佳丽
·下一篇文章:杨贵妃死于安禄山“助情花香”性药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1421201932G6K2672477HJE01H98J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