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两个女人的“皇太叔之乱”

始于两个女人的“皇太叔之乱”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佚名

恩惠,不禁痛哭失声:“我如果早点下手,你就不会死了呀!”随后,派人另外选择了一个好地方,把萧菩萨哥迁葬了过去。
然而,萧耨斤终究是兴宗的生母,群臣不断劝说兴宗应该将其迎回。有的大臣甚至说:“以往皇帝和皇太后的生辰,宋朝都会派遣使节前来,送上重礼。现在齐天后已死,法天太后又被囚禁,宋朝不再送太后生日礼来,咱们可是亏了很大一笔啊!”后来,群臣又请来高僧宣讲佛法,据说兴宗因听了《报恩经》而有所感悟,最终迎回了萧耨斤,且“侍养益孝谨”。
萧耨斤遭此打击后,对儿子更加仇视。重熙二十四年(1055),辽兴宗去世时,萧耨斤丝毫没有伤心的表情,看见兴宗皇后悲伤哭泣,她甚至说:“哭什么哭?你还年轻,何必如此哀痛呢?”
兴宗醉酒一句话,引弟弟反心
辽兴宗资质聪颖,爱好广泛。他善骑射,通音律,好儒术,喜欢吟诗作画。但恶习也很多,什么戏谑赌博、喝酒击鞠,游乐狩猎等等,他都喜欢。
他喜欢演戏,常命后妃与伶人们一块表演,自己也时常粉墨登场,让群臣观看。皇后之父萧孝穆以为不雅,刚说一句话,他回头一巴掌,把岳父打得鼻口流血。他沉迷赌博,一日与弟弟重元进行“双陆”博戏,两人均以城邑做赌注。兴宗手气不佳,连输数城,一旁观战的满朝文武,对这场荒唐的赌博都无可奈何。后来,当赌局又要重开时,兴宗喜欢的伶官罗衣轻上前制止了兴宗,他大声喝道:“双陆休痴,与你都输去也!”他提醒兴宗,如果再这样如痴如醉地赌下去,保不准连皇位都会输掉。兴宗听了,如梦初醒,才结束了这场荒唐的游戏。
兴宗更喜欢饮酒,尤其喜欢微服到宫外酒肆滥饮。经常在外喝得酩酊大醉,满嘴胡言秽语,状如街头无赖。
由于对弟弟当初告发萧耨斤废立之事感激在心,兴宗对耶律重元倍加信赖、恩宠无比。先封他为皇太弟,又赐他金券誓书,并委以北院枢密使、南京留守、知元帅府事等重任。在一次酒席宴上,兴宗竟微带醉意地许诺,待“千秋万岁”之后就将皇位传给弟弟重元。
但是,此话毕竟是酒话,清醒后的辽兴宗很快就把许诺忘在一边。从长子耶律洪基6岁起,他就开始培养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先封为梁王, 11岁时,又封燕王。 12岁总知北南枢密院事,加尚书令,进封燕赵国王。 19岁领北南枢密院事, 21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开始参与朝政。兴宗病重之际,又召洪基“谕以治国之要”。因此,兴宗死后,耶律洪基顺利地继承了皇位,是为辽道宗。

此时的耶律重元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事情都讲给哥哥听的小男孩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慢慢明白了皇帝是个什么东西,皇位意味着多么大的权力。而且,母亲萧耨斤与哥哥兴宗的言行,也助长和鼓励了他的权力欲,使他暗自懊悔当年放弃皇位是多么幼稚的一件事情。重元之子涅鲁古也逐渐长大成人,他的权力欲望比乃父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道宗的权力自其即位伊始就受到了叔叔和堂弟的挑战。道宗深知父亲能坐稳皇位和自己能坐上皇位,叔父重元是至关重要的,于是对重元父子依然采取了安抚策略。在即位的第三天,他就封耶律重元为皇太叔;次年,又拜重元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给他以继承皇位的指望。同时,他还先后对重元之子涅鲁古封以吴王、楚国王,武定军节度使,知南院枢密使事。

但是,越来越多的封号并没有满足重元父子俩的权力欲,反而使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耶律重元知道等待侄子的皇位太不现实,他本人虽说也想当皇帝,但至少还没有利令智昏,否则他完全可以抢在兴宗死时与侄儿一决雌雄。但是,重元的儿子涅鲁古性格阴狠,兴宗早就说他“目有反相”。在儿子的再三蛊惑下,耶律重元终于产生了取道宗而代之的想法。

悔不该当年抛了赤金冠

清宁七年(1061),涅鲁古奉调回朝知南院枢密使事,于是他立即抓紧时机鼓动父亲造反,他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史海钩沉:无锡名医薛福辰曾为慈禧太后打胎?
·下一篇文章:风流多情武则天 三招搞定唐高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6108482254263KJIKCIK4A7245K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