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遭受“裸刑”的皇后

史上唯一遭受“裸刑”的皇后


来源:网络  作者:刘秉光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不久前看到了一篇《中国历史上不惧裸刑的六个女人》,文中列举了从古至今遭受“裸刑”的六位女中豪杰,其中一位就是前秦皇帝苻登之妻毛皇后。该文作者称毛皇后被俘后,“姚苌见之不禁大为心动,竟欲纳她为后”,毛皇后非但不从,反而大骂“姚苌无道”,姚苌大怒,“喝令手下将毛皇后推出帐外施以裸刑斩首”。历史上的毛皇后果真受过“裸刑”吗?笔者通过查阅相关史籍,发现这种说法有误。据《晋书》记载,“苻登妻毛氏……登为姚苌所袭,营垒既陷,毛氏……众寡不敌,为苌所执。苌欲纳之,毛氏骂……姚苌无道……苌怒,杀之。”《资治通鉴》也称“毛氏……众寡不敌,为后秦所执。苌将纳之,毛氏骂且哭……苌杀之。”两部正史中,均没有指明毛皇后被杀前被人脱光衣服。显然,作者是凭空杜撰,近乎意淫。  

 

那么,中国历史上有没有真正遭受“裸刑”的皇后呢?笔者翻遍史籍,在《北史》中找到了仅有的一位,即北齐高洋的皇后李祖娥。

 

李祖娥,生年不详,赵郡平棘(今河北赵县)人,父亲李希宗,曾任东魏上党太守、北齐御史等职。李祖娥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且天生丽质,被东魏丞相高欢一眼看中,将她许配给了自己的儿子高洋为妻。李祖娥长得非常漂亮,《北史·北齐书》称其“容德甚美”;清代鹅湖逸士在《老狐谈历代丽人记》中云“高后李祖娥以秀慧而绝艳……秋波善睐,神光动人”,其美貌“亘古所无,所谓横绝千古之丽”,并将李祖娥与西施、王昭君、张嫣、张宝珠并称为中国历史上真正的“五大美女”。与李祖娥相比,高洋“黑色,大颊兑下,鳞身”(《北史·高洋本纪》),皮肤黑、五官歪还好说,而他那满身一碰就掉渣的牛皮癣谁见了都会倒胃口。不过,高洋对李祖娥十分爱重,李祖娥先后为高洋生下了高殷、高绍德两个儿子。

 

天保元年( 550)五月,高洋灭掉东魏,建立北齐。当时,高洋比较宠爱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发妻李祖娥,一个是小妾段氏。立谁为皇后?是个问题。高氏皇族是鲜卑化的汉人,高隆之、高德正等宗室以“汉妇人不可为天下母”为由,奏请高洋“宜更择美配”,恳请“立段昭仪,欲以结勋贵之援”;而尚书令杨愔则“固请依汉、魏故事,不改元妃”(《北史·后妃传》);高洋最后一锤定音,让李祖娥戴上了凤冠。按当时情况,北齐政权草创之初,政局还不够稳定,非常需要一股强大的势力来巩固皇权。高洋的小妾段氏(段昭仪)出身鲜卑贵族,父亲段荣是高欢的亲密战友,母亲是太后娄昭君的亲姐姐,哥哥段韶又是平原王、冀州刺史、司空、录尚书事,段氏本人更是“才色兼美”,和高洋的感情非常好,是做皇后的最佳人选。在这种情形下,高洋坚持立汉人李祖娥,应该说是很重视结发之情的。

 

高洋是一个非常残暴的兽性皇帝,特别是晚年酗酒,精神失常,动辄打骂后宫妃嫔,“帝好捶挞嫔御,乃至有杀戮者”,而对李祖娥却“独家礼敬”。如,高洋为了逗李祖娥开心,时常“袒跣奔跃”;甚至“唯与后寝,侍御皆令出外”(《北史·高洋本纪》),只与李祖娥一人同房。天保十年( 559),神智稍清醒一点的高洋突发奇想,将李祖娥改称为“可贺敦皇后”。“可贺敦”即“可敦”,是吐谷浑、突厥、回纥等少数民族对皇后的称呼。那么,高洋为何要给李祖娥改这么个别扭的名号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高洋有雄才大略的一面,为了统一天下,需要吐谷浑等势力的支持,将皇后改称“可贺敦”,可以拉近周边少数民族政权与北齐的亲近感,是怀柔少数民族、满足国家利益的需要;其二,高洋的母亲娄太后是鲜卑人,一直李祖娥这个汉人儿媳有抵触,将李祖娥称作“可贺敦皇后”,以此来讨好鲜卑积习已深的母亲,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一下婆媳关系。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徐娘半老”典故的由来
·下一篇文章: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92311222CJHC9341568DH963G8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