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色艺最佳姐妹——赵飞燕·赵合德

史上色艺最佳姐妹——赵飞燕·赵合德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帝一样,有生之年,都沉醉在漂亮女人的酥胸上,而赵合德女士又是美女中的美女,刘骜先生更在她身上付出全部精力。呜呼,男人最大的悲哀正在这上。女人性行为过度,也就是纵欲过度,影响非常的小,盖上帝造人,就使男人担任主动的冲击角色,所以男人一旦性行为过度——纵欲过度,立刻就现出原形。刘骜先生的身体逐渐地不能支持。有一天,去长信宫朝见他娘皇太后王政君女士时,老娘看他弯腰驼背,骨瘦如柴,一副“痨病鬼”模样,痛彻心腑,垂泪曰:“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听说侍卫官班伯先生总是规劝你,你要好好地待他。”

 

然而,事关人类最原始的兽性冲动,不要说班伯先生劝没有用,就是老娘劝同样也没有用。呜呼,大多数男人都是性的奴隶,为了性的发泄和满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笑林广记》上有一则故事:一个老头娶了一个少妇,旦旦而伐之,终于一病不起。医生诊脉已毕,叹曰:“你阁下骨髓已尽,只剩下脑髓啦。”老头大喜曰:“脑髓还可供战几回的?”咦。

西门庆式之死
男人之所以称为男人,某种意义上,主要表现在性行为的能力强度。一个男人最大的羞辱莫过于被女人指摘为性无能,这比当众照他雪白的屁股上打五十大板,还要面目扫地。而纵欲过度,却一定带来性能力衰弱,为了维持男人的尊严和继续性的享受,只好乞灵于药物。这种药物,俗谓之“春药”,学院派谓之“催情剂”。读者老爷闲下无事,请翻阅一下报纸上的分类广告,这类广告多啦,“阳痿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都有神医奇药,供君选择。今固如此,古更激烈,尤其是皇帝老爷,美女如过江之鲫,前已言之,每人看一眼都能累出白内障,更别说每人上一次床矣。因之皇宫之中,“春药”更为发达。盖臭男人为了讨女人的欢心和维持男性的威风——试想一想,如花似玉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到床上,静候并且渴望着大战爆发,臭男人却在旁边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干着急,纵是盖世英雄,都会无地自容。而药物既是唯一的希望,当然拼命猛吃。

问题是,任何春药都严重地伤害身体。举世闻名的西门庆先生,就是丧生在春药之下的。《金瓶梅》上关于这一段,有详细的描写,摘录几行,请读者老爷跟刘骜先生之死,互相对照。书上曰:(潘金莲)(拿了三粒药丸)拿烧酒都送到西门庆口内。醉了的人,晓的什么,合着眼只顾吃下去。那消一盏热茶时,药性发作起来……勒勾约一顿饭时,(西门庆)那管中之精,猛然一股冒将出来,犹水银之泻筒中相似。忙用口接咽不及,只顾流将起来。初时还是精液,往后尽是血水出来,再无个收救。西门庆已昏迷过去,四肢不收。妇人也慌了,急取红枣与他吃下去(可能红枣能消解他阁下所服的那种春药),精尽,继之以血,血尽,出其冷气而已,良久方止。妇人慌做一团……西门庆苏醒了一回,方言:“我头目森森然,莫知所以。”这是一个开端,接着——比及到晚夕,西门庆又吃了刘橘斋第二帖药,遍身疼痛,叫唤了一夜。到五更时分,那肾囊(睾丸)肿胀破了,流了一摊血。龟头上又生出疳疮来,流黄水不止,不觉昏迷过去。最后——过了两日,吴月娘痴心只指望西门庆还好,谁知道天数造定,到了正月二十一日,如火烧身,变出风来,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挨到早晨,巳牌时分断气身亡。刘骜先生正是西门庆先生的翻版,他阁下到了后来,连走路都有点迟钝,面对着娇艳欲滴的赵合德女士,束手无策,只有握着赵合德女士的玉足,才能勃起。于是,史书曰:“有方士献大丹,其丹养于火,百日乃成。先以大瓮贮水满,即置丹于水中,水即沸腾(柏老曰:好家伙),乃易去,复以新水,如是十日不沸,方行服用。”一种投到水里水都沸腾的药物,以皇帝之尊的千金之体,竟敢吞下肚子,以博一欢,可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矣。刘骜先生每次


·上一篇文章: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下一篇文章:千古奇谈: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9233433I174D1027F6GABEFD7E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