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少室山房笔丛·艺林学山》)

5、赵佶宠嬖误国。宋徽宗赵佶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玩女人乐此不疲,纵欲无度,对男人的兴趣也不小,常召一班优伶艺人一起打诨嬉闹以相娱乐。他在宫廷画院中集中了大量的画师,整天与他们一起流连于花草虫鱼之间,从那纤巧襛丽的事风就可以想起当年宫廷画院中的一种极其暧味的气势。宰相李邦彦及副相王黼,这一对宝贝宰相不好好地辅助人君,做国家的栋梁,而是不学无术,专投人君之嗜好,迎合徽宗淫亵的心理。《宋人秩事汇编》称其“虽为相,然事徽宗考极亵”,其行为极其下流无耻。每当徽宗饮酒时,为了给其助兴,王黼常穿着“短衫窄裤”,脸上身上涂红抹青,夹杂在倡优侏儒之间,说一些市井流传的淫词浪语取悦,全然不顾自己朝廷命官的身份。“亲为俳优鄙贱之役,以献笑取悦”。宰相李邦彦也唯恐落后,如西洋人搞化妆舞会一般,自己设计奇形怪状的面具,扮出种种丑态。更为异想天开的是,他竟用各种颜色的薄绢作成游龙神龟图案,预先用胶水粘贴在皮肤上,露出花花绿绿的躯体,装成狐鬼模样,上窜下跳,左舞右蹈,令人目不暇接。徽宗龙颜大悦,哈哈大笑,举起王杖来敲他,他竟“娇若游龙”,哧溜一声顺着柱子爬到屋梁上,继续扭屁股,挺肚皮,做鬼脸。堂堂宰相,竟与江湖卖世的戏子无异,北宋的“气数”不是早已注定了吗?

 

6、武宗广嬖男色。武宗正德皇帝要算明代帝王中最荒淫好色的皇帝。即疯狂地渔猎女色,同时又大搞同性恋,广嬖男色。

在武宗诸男宠中,最出色的要数钱宁、江彬。

钱宁自幼家贫,但长相俊美。幼时寄食在太监钱能家为奴,得冒钱姓。正德初年,太监刘瑾弄权,钱宁又凭着他那张俊俏的小白脸以及乖巧的性格,博得刘谨非常喜爱,刘谨不原自秘,又把他荐于正德皇帝。正德皇帝非常喜爱,命他侍寝,赐国姓,收为义子。武宗爱男色,凡他喜爱的男宠,他都收为义子。武宗与钱宁常在豹房彻夜交欢,竟至“从此君王不早朝”。每当事毕,钱宁则“玉体”横陈,充当武宗的枕头。武宗便倚着钱宁这个肉枕,酣睡长眠,效法哀帝董贤的故事。钱宁不仅自己与武宗搞同性恋,同时还非常积极地为武宗广泛搜罗美男,另外一位得宠一时的男嬖江彬便是因投靠钱宁,得以仰承皇恩的。

钱宁甘愿与武宗的后庭之戏,倒不仅仅是迎合武宗的这种猥亵的心理,以干求功名,他自己显然也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龙阳君,是个十足的同性恋者,背着武宗,他也大玩小白脸,养男宠。正德在他的引诱下,越发荒诞不经。江彬本一个武夫,孔武有力,十分骁勇。江彬时任大同游击,是个边将,一直不得发达,乃投到大名鼎鼎的钱宁门下舍身布施,广贿财物,哄得钱宁高兴。钱宁于是将他引入豹房,觐见武宗。武宗见江彬长得英俊,又能言善辩,讲起兵法滔滔不绝,十分喜爱。当夜便留江彬侍寝,江彬肌肉发达,身材健美,武宗幸之,美不胜收。一宵恩爱,滋味自与钱宁不同。以后便留侍左右,与江彬同卧,俨如夫妇一般。

会延绶总兵官马昂,因骄纵贪淫,被革职,闻老相识江彬得宠,乃谒彬希图复职。彬微微一笑……江彬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呢?原来马昂有一妹,长得美艳绝论,江彬未发迹时就见过数次,暗暗垂涎,单相思了很久,偏偏弄不到手。后此女嫁给了指挥毕春,江彬仍时时思念,不肯死心。此番江彬勾武宗色心,奉旨广选佳人,江彬遂借端设计,要将昂妹充入宫中。一则可销前日闷气,二则可借此固宠,三则说不定借机还可奸她一番,以遂平生之愿。马昂无耻小人,竟依计照行……

马昂妹来到京城,江彬接着。看到平生最想念的人,此刻

千娇百媚,比当初见时更为鲜艳,不禁色心蠢蠢而动,上前楼住就要求欢。马氏已知江彬不比昔日,如今正如日中天,也很艳羡。两人足不出户,关在房中,足足呆了三天,方才力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我国古代皇后娘娘最早的一例婚前体检
·下一篇文章:史上色艺最佳姐妹——赵飞燕·赵合德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9232922G84HH2K150H43EGFH32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