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后宫秘闻:沉溺于野色男宠的荒唐帝王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封建帝王中,有沉溺于野色花柳丛中的花花太岁,也少不了有狂孽侮亵的同性恋者、性变态者。同性恋者,中国古称“男色”或“男宠”。《战国策》有龙阳君与魏王“同枕共寝”,“共船而钓”的典故;《说苑》等书载有弥子瑕与卫灵公“分桃而食”,的典故,都是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君中间。

南朝宋明帝刘彧是个性变态者。他体肥如猪,且因纵欲无度,失去了性功能。后来,他养成了一个怪癖;每到夜间,必须有宫人美人和宫外命妇,光着身子,由他观赏取乐。皇后羞不忍睹,他还斥责道:“你家寒气,不懂此乐!”北齐文宣帝高洋也是个性变态者。他以显露自己的下体为乐事,并且专门逼奸高氏和元氏两家妇女,视若娼妓,令左右侍从与之淫乱,他在一旁观赏。有时,则任意闯进大臣私宅,看到几分姿色的妇女,便强行奸淫。他有一名妃嫔薜氏,本是他堂叔清河王高岳家的歌伎,被高洋强占入宫。他十分爱幸这位美貌的女子,却总是怀疑她曾与高岳有过奸情,逼高岳自杀后仍不甘休,又割下薜氏的头,将其尸体支解,取髀骨制成琵琶,边喝酒、边弹奏、边哭泣,喃喃自语道:“佳人难再得。”并将薜氏以隆重的礼仪厚葬。下葬那天,他披头散发,哭送至墓地。高洋所为,很像现在人们讲的那种“性虐待狂”。汉成帝不但搞同性恋,还是个“恋物癖”。据说女人的脚特别能引起他的性冲动。每次只有在抚摸宠姬赵合德的一双脚时,他才能进行性行为。真可谓丑态百出,臭不可闻!

西汉时期,皇帝搞同性恋之风,史所罕见,从史书上看,西汉十二代皇帝中,贪恋男色的竟有五位之多。《汉书·佞幸传叙》说:“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有闳孺。此二人非有才能,但以婉媚贵幸,与王同卧起。”其后,文帝宠邓通,武帝宠李延年、韩嫣,成帝宠张放,至哀帝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1、文帝宠邓通。邓通与宦官赵谈、北宫伯子都是孝文帝宠幸的男色。邓通是士出

身,别无伎能。他是蜀郡南安人,是一个头戴黄帽划船为生的“黄头郎”。传说一天孝文帝做梦,梦见自己想上天,却难以实现,正在万分焦急之时,有一个黄头郎从后面顶了他一把,使自己登上天庭。文帝回头一看,顶托自己的是一个身穿齐腰短衫的船工。好梦醒来,文帝到未央宫两边的苍池边游玩,看到了邓通,猛然忆起梦中就是这个人推托自己上天的,马上召至询问姓名,一听说叫“邓通”,不禁龙颜大悦:“邓通者,登而通天也!”便召幸在身边,整日形影不离。邓通看上去很诚实、谨慎,又不好交际,宫中他也不事休憩从不出宫。

 

邓通以身体、媚行赢得了文帝的万分宠幸。宫中嫔妃无数,文帝一无所幸。邓通受到

文帝的赏赐达十万之巨,官至上大夫。

孝文帝曾经请人给邓通相命,邓通的命运竟是:“终究饥饿而死!”文帝哪忍心让自己的宠色有半点灾殃,马上将四川严道县铜山赏给了邓通,让他开矿冶金,自铸钱币。从此邓通钱流布天下。

文帝曾经长有脓疱,经久不愈,恶臭熏人,邓通就为文帝用嘴吸脓血,丝毫不嫌秽。文帝问邓通:“天下谁人最爱我?”邓通很聪明,他回答说:“当然是太子啦。”恰好太子来探望文帝,文帝当即让太子给自己吮吸脓血,太子嫌脏,不肯下嘴,当他得知邓通常为父亲吸脓时,心中倍感惭愧,同时也恨邓通。

文帝死后,太子继承帝位,即汉景帝。邓通很快就被免了职,闲居在家……

2、武帝昵韩嫣。倍受武帝宠昵的韩嫣是当时韩王的孙子。

当汉武帝还是胶东王的时候,韩嫣与他一起读书,两人颇相情好;武帝即位后,两人更加狎昵无羁。韩嫣善骑射,更善于献媚讨好,人也极为聪明。汉武帝欲发兵攻伐匈奴,让韩嫣先操练士卒,嫣于是更加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不亚于邓通。

韩嫣常常与武帝共起卧,武帝就把他当作妻妾一样看待,全不顾忌朝野上下的议论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我国古代皇后娘娘最早的一例婚前体检
·下一篇文章:史上色艺最佳姐妹——赵飞燕·赵合德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9232922G84HH2K150H43EGFH32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