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来源:《读史做女人》  作者:君子心

为周军俘获,北齐灭亡。

  她的任务完成了,但是北周并没有让她重见天日,在高纬以谋反罪杀掉以后,皇帝又把她赐给了弟弟宇文达。按照史书的记载,这位仁兄是端方正值,不近女色,有人猜测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北周皇帝才把妖精赐给了这个男人,但是他居然也没抵挡住小怜的糖衣炮弹,“见而奇宠”(《北史 ? 卷十四》),非常宠爱她,甚至冷落了正妃李氏。

  这个现象似乎不是在说明小怜征服男人的魅力——男人如果不好色,对妖精是有充分警惕心的,你看看水浒里面的家伙就知道了,除了王英以外,都是变态的和尚式的英雄好汉,对妖精只有杀之而后快的道理——宋江之阎婆惜,武松之潘金莲,燕青之李师师具是如此。——小怜在外面是有名的亡国祸水,宇文达不是好色之徒高纬,如果不是因为别的原因,他不可能轻易地信任宠爱这样一个女人。——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早就认识。

  言情JM们注意了,故事来了,这本来,也许就是一个范蠡与西施的故事。

  任务完成了,又可以重新归于主人的怀抱,可是人还是那个人,心却不是那颗心。

  “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膝上弦。”(《北史 ? 卷十四》)——当初送之入齐也许万般不愿,但是现在归来却满面尘霜应不识,高纬对她实在太好了——虽然那是个昏君,虽然好色,虽然千帆不是,但是毕竟,他对她真心——败军路上上,他冒天下之不违封之为左皇后,给她一个男人最后的承诺;逃跑之刻,他扔下母亲、妻子、儿子,只带着她奔去青州;归降之时,他一无所求,只乞北周皇帝赐还她一个——他送给了他所能及的所有,荣华、富贵、江山甚至,生命——

  (“内参自晋阳以皇后衣至,帝为按辔,命淑妃著之,然后去。帝奔邺,太后后至,帝不出迎;淑妃将至,凿城北门出十里迎之。复以淑妃奔青州。后主至长安,请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北史。卷十四》)

  她呢?还给他的,不过是一辈子的欺骗罢了。

  在人性的渺茫里,她自己也弄不清自己归于何方,从前那份报效君恩的慷慨,那份舍身为国的决绝,那铲除暴君的刚烈……都随着世事飘摇而去,眼前晃来晃去的,却只有那个男人的影子,纵然他对别人万般不好,他送给她的,却是一个天下。

  6.自缢

  因为这种秘密的契合或者某种莫名的歉疚,尽管小怜不忘旧人,但是依然成功得独享了宇文达的爱,而那位一向贤惠而得宠的正妻李氏却被凄凉地冷落了——她仅仅是个人女人,政治,她并不懂,所以打破头都想不出这么端方的丈夫,居然无端迷上了那个臭名昭著的狐狸精,这让她咬牙切齿,痛恨不已。

  小怜从来没想到,无意中,她又树立了一个强敌。恐怕那个时候,她也不再费心思去得什么恩宠,显示什么技能,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个男人终于被她彻底毁了,大好的江山已经归于北周,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曾几何时是梦寐以求,但是现在,她只感到了疲累。

  狐狸精也罢,祸水也罢,那都是别人传说,从进入北齐的那个时刻,她已经不再是自己,而现在,在迷失的挪威森林里,她只茫茫去寻找那个可以依靠的所在,哪怕是宇文达,也只有这样一个,人生重叠起来的只是那么多遗憾,如此而已。

  可惜,还没有完。

  杨坚篡权登基,她的新丈夫正是新政权的绊脚石,很快,在政治的仇杀了,她的靠山轰然倒塌,连同她多年以来所效忠的,所信仰的,所坚持的,一起,轰然倒塌——北周灭亡了,她却依然遗憾地活着。

  杨坚知道她是谁吗?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只不过无论怎样,她已经没有用了。只是作为亡齐灭种的最有力的工作,杀之无名,而这个时候,有个男人站出来要她——李氏的哥哥,李询。

  很明显,这是一种报复,一种侮辱,李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史上唯一遭受“裸刑”的皇后
·下一篇文章:靠投资女儿婚姻获得三个王朝国仗地位的人——独孤信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811154835EDK6F9IGEE8K35JJ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