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来源:《读史做女人》  作者:君子心

可以为一时的感动而出卖同志,卧底十年的梁朝伟要去心理医生——人性那样脆弱而漫长,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呢?

  小怜色艺双绝,身边这个男人又无限崇拜她,爱护她,并且在某个领域还可以跟她有相同之处,对于“玉体横陈”的疯狂行为,她亦是能理解的,艺术本身就带着疯狂的气息,某种程度上,小怜也许就怜悯了这种共同疯狂。

  但是政治就是政治,她很明白。

  “周师之取平阳,帝猎于三堆,晋州亟告急。帝将还,淑妃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识者以为后主名纬,杀围言非吉征”(《北史 ? 卷十四》)——周朝攻打平阳,晋州告急,高纬正跟小怜在围猎取乐,听了这个消息要回去,结果小怜撒娇说“再杀一围”——周军占领了晋州。

  “及帝至晋州,城已欲没矣。作地道攻之,城陷十余步,将士乘势欲入。帝敕且止,召淑妃共观之。淑妃妆点,不获时至。周人以木拒塞,城遂不下。”(《北史 ? 卷十四》)——当时已经到晋州了,城池快被夺回来了,结果高纬不让战士们再攻了,召小怜来观看,结果小怜要梳妆,慢慢悠悠拖延了许久才到,此时周人已经用木塞城——城池已经不可破了……

  攻平阳,在即将重返北齐怀抱的时候,小怜却认为天色已晚,使她无法看到攻城之战的盛大场面,而要求在第二天天明以后再行攻城。第二天天昏地暗,北风怒吼,初雪飘落,大地渐渐一片银白,冯小怜又认为气候不佳,要求暂停攻城。北齐大军竟然平白无故地丧失了两次大好时机。等到雪雾天晴,北周武帝已亲率大军赶到平阳,两军连日血战,齐军大败,退入晋阳,轰轰烈烈的平阳之战又以齐军惨败而告结束。

  晋州之战——“帝恐弩矢及桥,故抽攻城木造远桥,监作舍人以不速成受罚。帝与淑妃度桥,桥坏,至夜乃还”(《北史 ? 卷十四》)——作为北齐经营多年的北方重镇,城高壕深,守备严密,城中粮谷器械充裕,支持一年半载决无问题。周兵远来,又值严冬,要不了多少时日便会知难而退。本来是想等着北周军队自动撤走。不料事出意外,北周的大军并没有撤退的迹象,也没有积极进攻的打算。于是命人在城中建筑一座高耸入云的天桥,时常与小怜一道登桥遥望城外敌军的情况。传说,这个时候,小怜为他又挑选了一批面目校好,身材绝佳的侍女,加以训练,很快地便组成了一个舞团,让高纬观赏她们的舞蹈,以消愁解闷……

  “东偏少却,淑妃怖曰:“军败矣!”帝遂以淑妃奔还。”(《北史 ? 卷十四》)——有一天,天桥忽然垮了,小怜大喊“要输了”,胆颤心惊,一再要高纬放弃晋阳返回邺城。于是皇帝弃城,北周轻而易举地夺得北齐重镇晋州……

  高纬这种行为艺术家暂且不提,小怜在军事里的每次表现,有人说是政治幼稚的结果,可这样聪慧地能在宫廷从婢女成为宠妃的女人会这么白痴吗?——很明显,她是故意的。

  5.迷茫

  纵观古今中外的特工们,往往会时常面临自己的尴尬,他们处在人性与忠诚之间的两难选择里,永远找不到出路——其实只要干了这行,自然是人尖里的精英,除了具有高超的技能以外,还必须保持对国家的深度忠诚,可是,人毕竟是人,即使在戏里,也难免也动真情——李安在《色戒》里就讨论了这样一个主题:人性与国家,爱情与政治,你选择哪个?

  不得不说,小怜是个称职的间谍,她成功地赢得了敌人的宠爱,并且以区区弱小之躯,为北周赢得了战机、时间、甚至北齐的江山。

  我们很难推测她的这份忠诚来自哪里,诗人们只记得那段“*横陈”的香艳,史官们只懂得红颜祸水亡国灭种的教训,而她的横空出世,她的色艺双绝,她的高超手腕与政治天分都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中,我们不懂,她那个时候也不懂,在她完成任务的那个时刻开始,她的命运也走向了终结……

  承光元年(577年),高纬与小怜同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史上唯一遭受“裸刑”的皇后
·下一篇文章:靠投资女儿婚姻获得三个王朝国仗地位的人——独孤信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811154835EDK6F9IGEE8K35JJ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