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见而奇宠:北齐淑妃冯小怜的邀宠秘术


来源:《读史做女人》  作者:君子心

抚擦、或亲吻,无不婉转承欢,是一个天生的*,——在性的能力上,让高纬得到了最大满足。

  说到这里,看官们是否注意到了,这个婢女来路不明,技能高超,聪慧谋断,而且基本上都对准了高氏的弱点?!

  到底是个怎样一个女人?

  3.迷恋

  诗人李商隐的《北齐》诗有这样的诗句“小怜*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这来源于一个香艳的传说。

  高纬宠她宠到什么地步呢?“选彩女数千,为之(冯小怜)羽从,一女之饰,动费千金。”;被送在当年为曹昭仪盖的隆基堂居住,但她“恶曹昭仪所常居也,悉令反换其地”,(《北史 ? 卷十四》)叫人把“极其绮丽”的隆基堂从地板挖了一遍。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也常常让冯小怜腻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甚至,为了表达自己那份独享的艳福,让小怜横陈在隆基堂上,以千金一观的票价,让有钱的男人都来一览秀色。

  高纬为什么会这么宠爱小怜,我想不会仅仅是因为小怜床上功夫太好。看官们仔细阅读史书就可以发现,高纬本身是有一些“行为艺术家”的特色的——他善弹曲,被民间称为“无忧天子”;对宠爱的女人们异常的纵容,似乎把江山天下、富贵浮云视若无物:再就是这段“*横陈”的传说——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男人所能做出的事情。

  男人的独占欲是很强的,他们甚至会希望跟你分手以后你爱的还是他。——但是高纬却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的心思,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摆出来给所有人欣赏——说他变态也很正常,他们高家一家子都可以作精神科的范例与标本——但是除此以外,应该还有别的。

  在金庸十五部书里,笔者最讨厌的就是那个段誉和那个美得没边的王语嫣,就不明白王语嫣有什么好?让段誉舍弃了情深义重的木婉清,而且段公子的那种执着似乎并不能解释为爱情,两者也没有什么共融之处,——那么就只剩下一种解释,这是对于美的惊叹与迷恋。

  就象中世纪的骑士们为了贵妇人付出名誉跟生命一样,你说他们之间有多少精神上的交流与沟通?——似乎更多的是一种感官的欣赏,但是,可以料想的是,小怜擅歌舞,与高纬似乎兴趣相投,并且在某些方面具有惊天绝世的才艺才震惊了高纬,在行为艺术家高纬看来,小怜就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一个迷恋和崇拜的对象,他可以为她付出一切,包括江山祖业、富贵荣华甚至生命。

  那么,崇拜与迷恋是不是爱?

  群里有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结婚前两个人轰轰烈烈地恋爱,结婚后迅速冷却并以离婚收场,那么,他们是不是真爱?——有时候很难回答,我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彼此的感情是真的,但不是成熟的。因此,是真感情但不是真爱——真爱是建立在双方心智正常而成熟的两个人身上、掺杂理性因素的、可以经得起任何考验的(包括岁月的考验)感情。

  因此,迷恋不是爱,但是,它却比爱更真切、更激烈,更可怕,更因为失去理智而具有毁灭性。

  高纬对小怜便是这样一种感情,在他的眼里,小怜便是整个世界——这将不再是一个皇帝对妃子的感情,也不再是男人对女人,而是青春期少年对他的女神——那个时候,玉体横陈的不再是裸体,而是一种超越地欣赏与膜拜。

  小怜呢?最让人好奇的就是她的心态,《隋书》《北史》与《通鉴》里面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那个“慧”字,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怎么会让那个变态世家的皇帝这么摆布?——似乎不能说是她为了完全得取悦于高纬,以他当时对她的迷恋,她完全可以说“不”的,但是她答应了,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也许这个缺口可以解释她一生的悲剧。

  4.故意

  《无间道》里刘德华这样说:“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长时间冒充一种身份的时候,常常会演戏过度的,有时候你也分不清你到底是谁,所以《色戒》里的女主角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史上唯一遭受“裸刑”的皇后
·下一篇文章:靠投资女儿婚姻获得三个王朝国仗地位的人——独孤信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1052811154835EDK6F9IGEE8K35JJ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