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怨妇:被爱情愚弄的皇后陈阿娇

千古怨妇:被爱情愚弄的皇后陈阿娇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回卫子夫的专宠,一哭二闹三上吊;为了生下子息,花了9000万去搜罗各种偏方,差不多占当时全国税收收入的一半!为了拴住老公,专门去学习什么媚惑巫术之道——她按照自己的方式尽了所有的力气。

  结果相反,这个男人离她越来越远。最终,被废长门宫,抑郁而亡。

  这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如果不是汉武帝,而是普通的大臣或者平民,或许,她会幸福一生。

  我们看着这个错误的爱情,看着她一次又一次拙劣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希望的渺茫。她是一个真心去爱的女人——她的拙劣反衬了她的真心与幼稚无知,她还是个孩子。

  她还是个孩子,却没有遇到一个可以让她成为女人的男人。汉武帝需要的是女人。相比刁蛮任性的她来说,卫子夫、李夫人都是可以跟武帝构成两性关系的对面的一个,而她不是。

  我们幼年的时候,常拿自己的爱当做悲壮的审美对象(其实是自恋)。可这个男人不爱她,或许爱,但是不能把她当做一个女人来爱。她无法站在他的两性世界里,而只能站在他心理世界的一个角落,成为被他呵护和珍藏的观赏品,成为他需要照顾的孩子。

  所以她在他面前不能成为女人,也无法成为女人,尽管那是个风流得出名的男人,尽管他拥有过无数女人,他们之间,纯情得没有一丝瑕疵。

  每个女人都曾经是女孩儿,每个女孩儿都曾经有一个憧憬,每个憧憬都充满着幼稚的激情与幻想,虽然当时看着灿烂炫目,但在未来的不远处,有她命中注定让她成为女人的那个男人。那个时候,她才会真正成熟,而这个时候,真正的男人是放手。

  不爱,放她一条生路,让她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真爱。有时候,残忍是另一种慈悲。

  汉武帝需要利用阿娇登上王位,何况那个时候武帝还不懂爱情。那么历史如果能够假设,如果汉武帝早知道了不合适,会放手吗?答案是不会。

  在政治的角逐场上,为了权力什么都能做,何况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所以,阿娇的悲剧,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在对的时间里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悲哀。

  千古的怨妇

  《长门赋序》云:“孝武皇帝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因于解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上,陈皇后复得亲幸。”

  这一定不是真的。

  

  男女之间分手,如果一方感到如释重负,复合的可能性就没有了。武帝身为帝王,因为皇位的关系总在阿娇面前抬不起头来,有血性的男人很难跟这种女人进入恋爱关系,因为觉得备受压抑没有自尊——如果男人有征服你的欲望,你就很难进入他内心的恋爱领地。

  相对于这份寄托着沉重恩情的感情,武帝采取的是远远逃避的态度,让这烦人的娘儿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他把阿娇打发到长门宫,虽然许诺长公主自己会时常看望阿娇——鬼才相信,没事干吗自找不痛快?

  只要见了阿娇,武帝就会想起自己欠人家的,就会看到她恃恩要挟的嘴脸,那种恩情不能回报的愧疚感折磨着一个男人的自尊和自信——没人想把债主当老婆。

  爱情要的很纯粹,在最接近于生命这个层次上,它要“自然”得一尘不染,妄加之于其他任何情感都是一种亵渎,也是一种负担。而只要成了负担,人性就会跟爱情自然分离——所以盈盈跟令狐冲说:“我不要你的感激。”

  因此有长门怨,孤零零守着偌大的宫殿,回想当年盛宠一时,荣华富贵如烟而去,镜中依然如花似玉,可是那个男人永远不愿意再见她。

  因为心胸和心智不够档次,阿娇终于从武帝的债主变成所有人的债主——欠过债的人都知道,这个星球上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债主——无论她长的多漂亮。

  她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千金纵买相如赋”,结果依然是被冷落,因此得宠的是一个男人—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花鼓女当上了大宋皇后:宋真宗为何偏爱二手货
·下一篇文章:北齐胡太后:做太后怎比得做妓女快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9927164321CDAJ797CD11EFF9F3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