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为之倾倒的极品女人

李白为之倾倒的极品女人


来源:网络  作者:车延高

杨贵妃冠冕堂皇地搬出生活了六年的寿王府,住进骊山的太真宫,成为一名承奉皇命的女道士。
    此后一段时间,苦熬青灯灭旧念,素斋净身待新人。
    玄宗是很有城府和定力的人,待时间把人们记忆中的敏感部分不动声色地删除之后,他以先人后己的高尚姿态出现了。
    先是很正经、很负责地尽慈父之责,声势浩大地为李瑁迎娶韦昭训的女儿为妃,待儿子心满意足,天下人就此罢休之后,他才极低调地诏杨玉环入宫。在明确身份待遇时,玄宗依旧照之前的程序办理,但实际的名分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玄宗先把韦昭训的女儿封为王妃,之后才册封杨玉环为贵妃。实际呢,玄宗废掉皇后再未封后。这样,杨玉环不诏自明地成了大唐王朝的无冕之后。
    李白曾就朝野之中关于杨玉环和唐玄宗的一些传说问过玉真公主。玉真公主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用幽深的眼眸与他对视良久,莞而一笑,说出八个字:“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这是禅语,李白不得其解,只能傻傻地回以一笑。当时,牙齿是白的,对视的眼眸是黑的。
    当李白渐渐从散去的体香中突围出来,让思维重新找到自己,那一行摇曳身影的丽人已经远了,身边草木尚未脱羞,花儿垂首,没有叹声,诗人的感觉是望尘莫及。
    如果说第一眼是公正的,李白认为这位小自己十八岁的堂嫂的确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人胚子,把她和西施、昭君、貂蝉并称为四大美女真得名副其实,她那种丰满艳丽的美是绝无仅有的,一双眼眸不笑带笑,眼底清波透碧,幽幽如水,泛着一种干净、明朗和纯洁。看她第一眼时,李白未加任何思索,脑子里就蹦出三个字——温柔乡。
    当时他第二次转过身去看她的背影,回忆那双扫描过自己的眼睛时,结论出来了:她是那种让男人见了就会怦然心动,一但走进她的世界就会乐不思蜀的女人。
    但马嵬坡事变之后,他对这句话作了重新定位。他认为,“红颜祸水,姿色惑君”,是未近身宫廷生活的局外人对事变揣度后,作出的误判。他认为杨玉环的死就是为堂哥李隆基替罪。
    作为一个被皇上宠爱的女子,“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并不是错。玄宗当帝王是坐江山的人,她身为嫔妃崇拜一个以江山为己任的人,把自己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青春和一切交给这个大自己27岁的老人,是一种出于仰慕和信任,从审美对等去思考,此种婚配于杨玉环而言是牺牲而非罪过。
    从李白入宫三年的间或接触中评断,他认为杨玉环是善良明理、处事有度的女人。刚进宫就听说了一件事,岭南送来一只白鹦鹉,能模仿人语。玄宗、贵妃皆喜欢,起名雪花儿。玄宗与贵妃下棋,看到棋局对玄宗不利时,侍从宦官怕皇上输了,就叫一声雪花儿,鹦鹉立马飞下,扑翅将棋局搅乱。这只鹦鹉后来被鹰啄死,贵妃伤心不已,将其葬于御苑中。李白就想,人心有眼,是以小见大的。对一只小鸟有如此爱心,这位堂嫂的心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在宫里的日子,这位堂嫂对李白一直厚爱有加,每到皇上命他题诗,她就放了架子,为他铺纸、递笔、捧砚,弄得一旁人私下里都说李白不作谦让就是持才张狂,以至流成后来的种种谬传。
    有一回,李白乘与其独处的机会向她道出自己的想法,希望她向玄宗进言,能给自己一个为国效力的合适官位。贵妃对他一笑说:“堂弟你有想法可对皇上直言,我不宜向皇上转言,你知道我的兄弟姊妹相继被皇上封赐,是皇上听一些大臣的偏见之言所致,宫内外已有不少传言,我避之犹恐不及,不想再有任何干政之嫌。”听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风流后主李煜的爱情生活:两个皇后是亲姐妹
·下一篇文章:杨贵妃红杏出墙的真正原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992716173564I90AF3DBG9KIDK61B1.htm